首页 > 公告频道 > 公告详情

第一赛季冠军及入围作品公示

2018-03-02 14:32:14

2017-2018年度华语言情大赛第一赛季(2017.10-2017.12)圆满落幕了。

本届大赛一经启动,就得到了广大作者与读者朋友们的密切关注和积极响应。在这期间,作家们挥墨泼毫、各显神通,读者们也积极参与,为喜爱的作家、作品使劲点赞,努力打CALL。

经过一翻风起云涌的角逐,许多优秀作家、作品脱颖而出。根据大赛的规则,按照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评选出以下15部人气作品,作为第一赛季的优秀入围作品。

常规赛区:

纳兰雪央《晚安,总裁大人》

陌。《命里缺你:总裁的第25根肋骨》

胖虎22爷《寒月夜,妖孽欲成双》

不知春将老《二度为后:王爷,请自重!》

倾城妃雨《神医狂妃:腹黑王爷恶魔妻》

安岚《新妻上岗,总裁,狠狠爱!》

秦嬷嬷《盛世军婚:首长小妻超V5》 

恍若晨曦《宠妻108式:韩少,狠狠爱》

叶落葵《帝姬传奇:华都幽梦》

落月LY《妖夫当道:娘子乖乖入怀》


影视赛区

萧小月《娘子会整容,夫君别过来!》

小静123《双面美女》

伯文叔《极品孤女,腹黑首领放过我》

庞钠文《铁雪云烟》

飘叶恋根《夏夜星海有梦》

(请这十五位作家,尽快联系责编,以发放入围奖品。)

其中纳兰雪央的《晚安,总裁大人》凭借着超高的人气,稳占榜首。同时也凭借着其良好的文笔、精彩的剧情,得到了评委组的一致好评,成功摘取了第一赛季冠军的桂冠。

本赛季所有入围作品,都将报送到给大赛合作单位,进行版权推荐。请入围作家尽快联系责编,填写推荐表。没有入围的作家也不要气馁,第二赛季已经在火热地进行中了,未入围作品可继续参与。

赶快加入我们吧,期待下一次与大家更好的相见!

编辑强推

  • 宝贝轻轻:总裁的独家宠爱

    宝拉

    【正文完结】婚前,她以为男神遥不可及,婚后,男神却三天两头与她负距离。终于有一天,沈轻轻忍无可忍拍桌而起:“魂淡,说好的契约婚姻呢?我要翻身!我要把歌唱!”男人噙着邪恶的笑,“乖,今晚老公让你翻身,让你哼哼唱!”“你……我要……唔……”离婚两字未说出口,男人霸道的唇舌已覆下……世界上最美的爱情,就是你暗恋某个人时,他刚好也爱着你!这是一个腹黑霸道的男人与乐观善良的元气少女相互扑倒、恋恋情深的故事!

  • 重生军婚,首长宠妻甜如蜜

    妖画画

    【1V1双洁,重生军婚文】“首长,你看咱俩都不是自愿的,这事就当没发生过吧。”他冷笑,“怎么,睡了不认账?”上辈子,夏初一婚前失贞,被家里人唾骂为淫娃荡妇,逼她嫁给跛足的老鳏夫。舅舅、母亲接连因她而死。只身逃到南方打工,辛苦半生,最后惨死渣男之手。重活一回,她定要保护爱她的和她爱的人,改写天命。陷害她的,她要让她自食其果;逼迫她的,她要让他跪地求饶;杀害她的,他要让他生不如死!顺便,前面那位长腿面

  • 军爷宠妻:重生媳妇有点猛

    細辛

    【又名重生七零之媳妇不给肉吃怎么破,双洁1v1】被神秘人推下楼后,陈姒锦重生了。她发誓,这一世要挽回所有的悲剧,带着家人奔小康!诶诶,有些不对劲!那个终生未娶的杨阎王,怎么时时盯着她,处处护着她啊。偶尔闯入脑海的画面,她越发肯定前世与杨阎王纠缠极深,这个认知让她心慌慌。某天,怼天怼地的陈姒锦被阎王拖入澡堂。她疯狂摇头,“别别别……我还是个孩子。”“某人未成年时,偷看过我洗澡。”“……”经年后,两鬓

  • 前妻有毒,总裁吃上瘾

    寄语暖馨

    在秦畅和冷墨寒的婚姻里,秦畅成了小三,成了破坏妹妹和丈夫幸福的罪魁祸首。婚后,面对丈夫时不时上演家花没有野花香的戏码,秦畅终于忍无可忍。冷墨寒,不是只有你能找野花小草,我也可以。于是乎,某人头顶白压压的蓝天,慢慢的绿了起来。因为秦畅不仅找了个男小三,而且还——“前爸爸,你好,我叫小宝,以后就要麻烦你包养喂食了。因为我妈妈说了,她要养爸爸,养孩子的事情就交给前爸爸。"看着那一大一下,一个模子里刻出来

  •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绿依

    她,雪凡心,二十一世纪赫赫有名的医学天才,却穿越到镇国公呆呆傻傻的废材小姐身上。当丑颜褪去,她的绝色容姿,她的万丈光芒,凤惊天下。他,夜九觞,神秘莫测的九皇叔,够冷酷够霸道够腹黑,某个无聊日,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小东西,从此开始他天上地下的漫漫追妻之路。世人都瞎了吗?难道没看见这只贪吃的小狐狸才是真正的明珠?管他世人瞎不瞎,总之这只贪吃的小狐狸必定是他的囊中之物,先养肥点,以后的肉才好吃。

  • 八零小俏媳

    长石

    (重生军文1V1甜宠无双)传说,战功赫赫的年轻连长卫寒川其实是个冷面煞神,小孩见了都能被吓哭。有人私底下问萧婉,“守着这样的男人,军嫂不好当吧?”萧婉想到那个每每执行任务回来就变成一头怎么也喂不饱的野狼的男人,甚是赞同的点头:“太不好当了!”燕都人人知道,卫连长护媳妇护的跟命一样,这事一点不假。“这是我卫寒川的媳妇,你们谁想给她脸色看、谁要欺负她,得看小爷我答应不答应。”卫连长紧搂着萧婉,指着卫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