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告频道 > 公告详情

第三赛季冠军及入围作品公示

2018-08-22 18:23:28

2017-2018年度华语言情大赛第三赛季(2018.04-2018.06)圆满落幕了。

承袭前两个赛季的热度,本赛季启动之初,就得到了无数作者和读者朋友们的广泛关注。大赛举办期间,作者们积极开拓自己的脑洞,创造了许多质量与创意并重的作品,赢得了广大读者的青睐。读者们通过自己的方式为喜爱的作家和作品提供支持,大赛氛围空前高涨。

在一翻激烈的比拼与评选之后,许多优秀作家及作品崭露头角。根据大赛规则,按照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评委组选出以下15部人气作品,作为第三赛季的优秀入围作品。

常规赛区 

明珠还《一遇总统定终身》

素时了了《他的情深似海》

忆昔颜《重生90甜军嫂》

水墨莲华《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夏夜梦戈《厉少养妻实录》

周执安《帝国军少,恋爱中》

长石《八零小俏媳》

祁晴宝宝《被太子惦记的倒霉郡主》

温暖的裸色《最后一个女军阀》

Alice慕灵《蔺先生,一往情深》

影视赛区 

烟了了《久爱成疾》

长石《军婚你也敢逃》

冰雪不懂情《倾城侠女斩妖除魔记》

秦烟《他爱我美貌动人》

沐若花汐《新界名媛》

其中明珠还的《一遇总统定终身》自上架当日便火爆全场,好评如潮,凭借超高人气稳居榜首。此文精炼的文笔,引人入胜的情节、环环相扣的剧情令人拍案叫绝,在吸引众多读者的同时,也得到了评委组的一致好评,成功加冕第三赛季冠军。

本赛季所有入围作品,都将报送给大赛合作单位,进行版权推荐。请入围作家尽快联系责编,填写推荐表。没有入围的作家也不要气馁,下一季的比赛已在火热筹备之中,未入围作品均可继续参与,我们期待与你再次相遇!

赶快加入我们,让我们以创意为海,以文字作舟,以笔为桨,共同造出属于我们的言情盛世!

编辑强推

  • 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穿来清朝,温馨基本上就绝望了!在这个清穿多如狗,主子遍地走,前有李氏恶虎拦路,后有年氏步步紧逼,还有福晋四处放火,想要安安逸逸的过日子,简直是难如登天。论想要杀出重围,安稳度日,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四四一本正经表示:“……来撩我啊,撩到就是你的,爷让你安稳一辈子!”温馨泪奔:“四爷,求不约!”撩了你,更绝望啊。

  • 旺夫小农女

    夜寒梓

    什么叫旺夫,把傻子相公都能旺成万岁爷,就说服不服。娘亲太包子,爹爹很快死,穷得叮当响,还赶巧捡了个傻相公。包子娘亲没关系,好好调教还是女强人。穷一点没关系,反正她会制香,还怕没钱赚?捡来的相公傻乎乎,还是没关系,长得帅就成啊。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还被皇上赐婚配了个冥婚,这又是什么鬼啦!许如玥要跑要抗争,傻子相公却先她一步不见踪影……成亲那一日,她问他,“傻子,你不是死了吗?”他轻轻挑开她的衣衫,

  • 暴君,你又被逼婚了

    灵婉兮

    “主子,七皇子又来逼婚了!”“关门,放大黄。”“大黄拦不住……”某女扮男装的皇子踹门入屋,直接将当朝第一大宦官壁咚在榻!“嫁本王或本王娶你,二选一!”“本座,对男人不感兴趣。”她暗嗤,一太监,不信还撩不到手了!她医毒双绝的现代少女,赶上了穿越大潮,成了最废物皇子,照样混的风生水起!她的任务很简单:夺帝位,败国库,灭此国!本想寻个大反派抱大腿,助她毁国大业,应该很快狗带,哪想……大佞臣竟一跃成了隔壁

  • 栖寻

    陆芷安

    人人皆道林侍子冷情,恶名昭著的缘由不过因为她报复了一个无辜的人。可是后来这个无辜的人一步步侵入她的生活,介入她的婚事,扮猪吃老虎生生要将她扯入万劫不复。侍子说:“我生来冤孽,星宿谶言注定杀身成魔,你也敢这般放肆?”那个人说:“侍子,彼此彼此。”侍子想,她大概要认命了。两个同样该死的人相互取暖,好歹日子不那么绝望。只是多年后的重逢,彼此身份皆已大改。扶山王爷,魏侯未婚妻子。除此之外。她也是毁他一生的

  • 萌宝1加1

    千层雪

    【正文完结,番外进行中】传闻,S市权势滔天的权大boss一夜之间奉子成婚,喜当爹。传闻,权先生的妻子是一个麻雀变凤凰的故事中的幸运儿。掩盖于传闻之下,他们的日常是这样子的:“我要翻身做主人!”“你要怎么翻身作主?”“我告诉你,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碰我!”“做梦!”新婚夜,她醉熏熏的宣告主权,回应她的是他的饿虎扑食。“签字吧!我们离婚!”看着离婚协议书他讥讽一笑,抬手撕得粉碎,将她逼至墙角,“流影,

  • 原来你暗恋我呀

    唐言蹊

    四岁的陆西泽见到刚出生的楚瑶,嫌弃:“真丑。”十岁的陆西泽看着六岁的楚瑶,臭屁:“谁喜欢她谁是小狗。”十五岁的陆西泽把十一的楚瑶堵在学校门口,威胁:“听说你今天收到情书了?丢掉!”十八岁的陆西泽推开十四岁的楚瑶,冰冷:“我说过,谁喜欢你谁是小狗,楚瑶,从今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让我恶心。”二十六岁的陆西泽俯身在二十二岁的楚瑶耳边,低语:“汪汪……”楚瑶:“陆西泽,你脸疼不?”世间最美,莫过于我明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