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告频道 > 公告详情

第二赛季冠军及入围作品公示

2018-05-28 14:45:58

2017-2018年度华语言情大赛第二赛季(2018.01-2018.03)圆满落幕了。

延续第一赛季的热度,本赛季一经启动,就得到了广大作者与读者朋友们的密切关注和积极响应。在这期间,作家们挥墨泼毫、各显神通,读者们也积极参与,为喜爱的作家、作品使劲点赞,努力打CALL。

经过一翻风起云涌的角逐,许多优秀作家、作品脱颖而出。根据大赛的规则,按照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评选出以下15部人气作品,作为第二赛季的优秀入围作品。 

常规赛区 

小喵妖娆《最强军婚:首长,求轻宠!》

莉莉薇《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

宝拉《宝贝轻轻:总裁的独家宠爱》

暗香《清穿皇妃:四爷,高抬贵手》

唐渐浓《娇妻高高在上》

秦若虚《99次心动,情迷首席纪先生》

miss_苏《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青青谁笑《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

绿依《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腊笔小酱《蜜妻有点甜:吻安,总统先生!》

影视赛区

若霖龙《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不知春将老《半生缘:少帅的前妻》

燕七y《他如星光般璀璨》

林熙妍E《绝色王妃:霸道王爷专宠妻》

蓝酶汀《恋恋青伊》

其中小喵妖娆的《最强军婚:首长,求轻宠!》自上架当日横扫各大榜单,引发火爆热评,凭借超高人气稳居榜首。其良好的文笔、精彩的剧情,亦是得到了评委组的一致好评,成功摘取了第二赛季冠军的桂冠。

本赛季所有入围作品,都将报送到给大赛合作单位,进行版权推荐。请入围作家尽快联系责编,填写推荐表。没有入围的作家也不要气馁,第三赛季已经在火热地进行中了,未入围作品可继续参与。

赶快加入我们吧,期待下一次与大家更好的相见!

编辑强推

  • 靳少高调隐婚日记

    心婵

    天之骄子靳一生婚前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女人不能惯着,该收拾就得收拾”但当靳少娶了老婆以后,就开始了啪啪打脸的生活……“老公,有人说我的首饰太小气!”“来人,去把各大拍卖行的珠宝全拍下,给我家老婆扔着玩。”“老公,公众媒体又捏造我的绯闻!”“来人,去把各大公众媒体公司都收购下来,给我家老婆骂着玩。”“老公,一堆白莲花绿茶婊造谣欺负我!”“来人,去把那些贱人绑过来,给我家老婆练手打着玩。”京城清贵高冷权

  • 影帝撩妻请矜持

    妖九夜

    燕青城是国民男神、双料影帝,容貌瑰丽如明珠耀耀生辉。时柠,风盛娱乐年轻的女老板,清冷淡漠、年轻有为。他们是青梅竹马,他翻过她的窗户,她看过他的裸体。他爱她,从稚子到成年,爱得疯魔,偏执成狂,爱得全世界都知道他的心意,偏偏她……瞎!电视台直播采访,主持人问:燕神!您觉得这辈子做过最心塞的事情是什么?燕神麻木脸:我在十八岁的时候,装逼写了一封文艺的情书,打动了我最心爱的女孩儿,却因为名字没写完,让她看

  • 原来你暗恋我呀

    唐言蹊

    四岁的陆西泽见到刚出生的楚瑶,嫌弃:“真丑。”十岁的陆西泽看着六岁的楚瑶,臭屁:“谁喜欢她谁是小狗。”十五岁的陆西泽把十一的楚瑶堵在学校门口,威胁:“听说你今天收到情书了?丢掉!”十八岁的陆西泽推开十四岁的楚瑶,冰冷:“我说过,谁喜欢你谁是小狗,楚瑶,从今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让我恶心。”二十六岁的陆西泽俯身在二十二岁的楚瑶耳边,低语:“汪汪……”楚瑶:“陆西泽,你脸疼不?”世间最美,莫过于我明恋

  • 芬芳满堂

    江雪落

    狭路相逢勇者胜,温柔只给意中人!外出野营,她只想烤个野百合根做道甜品打牙祭,可万万没想到这位唐先生会百合过敏,一朝住院急救不说,还就这么赖上她了?开甜品店,他派人来扫货。外出登山,他跟着来挖角。走哪儿跟哪儿不说,不仅不谢她救命之恩,还要她先偿害人之过?行吧,反正去大酒店历练一下也不亏,可没想到这职场变战场,童年梦魇如影随形,昔日好友反目成仇,亲人姐妹对她步步紧逼,父母离世的阴影似乎也别有内情……“

  • 我家枭爷是魔神

    汤淼

    【宠文、双洁、1v1】南玹有个毛病——护短!只要是她在乎的人,谁都别想碰一指头!……北枭也有个毛病——超级护短!谁要敢说他媳妇儿丁点不好,他会亲自教对方怎么做人!……南玹最喜欢做的事——撩枭爷!枭爷:“队里最近有谣言,说你想睡我?”南玹:“这个我得澄清一下,不是谣言!”“来!睡服我!”“好的枭爷!”……北枭最喜欢做的事——宠媳妇儿!南玹委屈脸:“枭爷,你的兄弟们都不喜欢我……”“所以?”“把他们的

  • 一遇总统定终身

    明珠还

    (正文已完结,放心入坑!)阮家小女静微,在阮家活的却不如一条狗。大姐是父母心头肉,小弟是双亲手中宝,阮静微沉默自卑的活了一辈子,到头来甚至为了心爱的男人,落得胎死腹中横死街头的凄惨下场。睁开眼回到十六岁,上辈子纠缠她,而她避之如鬼的那个二世祖,刚刚与她相识。她看着窗外打完球一身臭汗光着上身向她跑来的男人,下意识的抬手,轻轻擦去了他额上的汗…当夜下了晚自习,静微被厉慎珩堵在了操场边的大树下:阮静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