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见轻心 霍少的挂名新妻

    开心果儿

    现代言情已完结68.86万

    “知道为什么娶你?”婚房,男人声音漠漠。 “是。”唐语轻乖巧点头。 “这段婚姻不过各取所需。你若是让我满意,不会少了你的好处。若是痴心妄想……”男人黑眸危险地眯起,“你该知道,我霍行琛三个字,不是糊弄人的。” *** 24岁,唐语轻成了霍行琛名义上的妻子。 登过记,见过家人,G城却几乎无人知晓她的存在。 她懂分寸,知进退,乖巧地守着妻子的本分,在任何需要出现和消失的时候,都拿捏准确。 当然,霍行琛深知,她的乖巧懂事,只是因为——钱。 *** 25岁,唐语轻成了霍行琛事实上的妻子。 她依然得体大方,淡定地处理层出不穷的绯闻,娴熟睿智。 “不知醋?”他捏着她尖巧的下巴,眯眼。 “该不该吃醋,我会分清场合。”女人巧笑倩兮。 “譬如……吃醋?” 唐语轻笑容明艳,对上他狭长深邃的眸;“你想摆脱某个女人的时候。” *** 26岁,霍行琛提出离婚,唐语轻第一次成为G城热议的对象。 她签好离婚协议书,净身出户。 霍行琛仍有些不敢相信,这么好的机会,这个女人,竟然没提半个钱字!

  • 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

    莉莉薇

    玄幻言情已完结600.9万

    他高高在上,是神秘可怕的蛮荒之王,一眼能看尽人之姻缘,厌恶女人到了极点,却在见到她的第一眼就认定了,一路宠之,疼之。 她卑微穿越,一身神奇医术,不为身边众多美男动心,只想变得强大,能配得上那个神一样的男人,可是等确定自己心意时,却发现自己已成婚多年…… …… 委屈时: 她用力的捶打着眼前的冰山大美男。“别人都说是我高攀了你,可明明是你老牛吃嫩草!” 某男抓住重点,笑得无比妖孽,“那也得为夫吃了才能再次确认这小草儿嫩不嫩!” 说着,他扑灭红烛…… …… 世人说: 蛮王是没有心,七情已绝的人。 某女却挺着大肚子无比悲催的想,他能绝七情,那她肚子里的东西是谁塞进去的?

  • 婚期一年

    宝拉

    现代言情已完结265.2万

    【已完结】 (世界上最美的爱情,就是你暗恋某个人时,他刚好也爱着你! 宠文、1V1双处,坑品保证!) 婚前,她以为男神遥不可及,婚后,男神却三天两头与她负距离。终于有一天,沈轻轻忍无可忍拍桌而起:“魂淡,我要……” “乖, 我知道你要!” “我是要……” “离婚”两字未说出口,男人霸道的唇舌已覆下…… 这是一个腹黑霸道的男人与乐观善良的元气少女相互扑倒、恋恋情深的故事!顾祁森,28岁,S市最耀眼的贵公子,令无数女人趋之若鹜的钻石男神! 他权倾一世,垄断城市经济,却唯有婚姻不能自主! 被爷爷设计娶了一个陌生女孩,新婚之夜,他直接叫来警察:“这个女人私闯民宅,把她带走!” 原本只想给她一点小教训,谁知竟低估对方不要脸的程度—— “老公,我错了,我不该拒绝跟你同房,老公……” 第二天,小道消息传出:顾氏集团总裁魅力值锐减,洞房花烛夜惨遭妻子嫌弃…… 片段1: 某女:“老公,你这么招人喜欢,偶表示亚历山大肿么破?” 男人酷酷丢下结婚证:“宝贝拿着,上阵杀敌去!” 某女一脸懵逼:“啊?杀什么敌?” “情敌!” “……” 片段2: 某女抱着一对龙凤胎:“老公,孩子们叫啥名字好呢?” 男人随口应答:“嚎嚎,啕啕!” “为什么?” “这么喜欢哭,嚎啕大哭多适合!” 某女:“……”

  •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秦烟

    现代言情已完结269.52万

    【完】 番外2:《医不小心嫁冤家》 去做处-女-膜修复手术,发现为自己做修复手术的医生和破自己处-女之身的禽-兽是同一个人,舒蔓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怄死过去。 看到明晃晃镭射灯下面那张棱角深刻,五官如铸的俊逸容颜时,舒蔓直磨牙,披着人皮的狼,说得就是厉祎铭这种医冠禽兽。 “既然已经破了,再给你补一次是不可能了,不过你要是想,我倒是可以将补一次,换成再做一次!” 手术台上,以身试验,厉祎铭表示上次做是走肾,这次做是走心。 厉祎铭的人生格言:身为医生,见到的男性患者不再少数,有的男人自控力不好,有的男人肾不好,遇到了舒蔓以后,他才知道,自己是特么病的最严重那一个,不仅自控力不好,连特么肾也不好了! 正文: 新婚当天,她惨遭神秘人的入侵。 婚内出-轨的爆炸性新闻传遍盐城,乔慕晚成为名副其实的豪门弃妇。 “乔慕晚,你别妄想离婚,荡-妇的名,我要你坐实!” 年南辰撕毁了离婚协议书,将一叠艳-照,毫不留情的甩在她的脸上。 面对众叛亲离的场面,那个曾毁了她的男人,将她堵在墙角,暧-昧的附在她的耳畔,低声道—— “小慕晚,你可以向众人宣告,艳-照里的奸-夫就是我厉祁深!” “不……” 乔慕晚惊慌失措的后退着身子,却抵不过这个男人对自己强势的占有。 心悸的撩拨,涣散着她的理智,厉祁深用最直接的方式进入她,宣告着他的主权。 极致的缠绵过后,他餍足的退开自己的身子,修长的指挑高她的下颌,眸光灼热的落在让他发疯的禁地。 “这块地,我承包了,期限,终生!”

  • 暖婚,我的霸道总裁

    日暮三

    现代言情已完结236.5万

    乔陌笙一直以为自己嫁的是简家三少,所以在民政局等到的是简家大少简深炀的时候,她懵了。 久居上位的简深炀是个沉默寡言,清贵冷傲的独裁者,养个妻子像养个眼皮子底下的小动物一样,独断的要求其乖乖听话,不许逆许他半分。 去聚会,半小时不到,管家奉命而来:“夫人,先生请您回家。” “我才刚到,迟些再回去。” “夫人,先生会不高兴的。” 除了上学,无论她做什么,她前脚离开,后脚他就叫人“请”她回家。 她简直要疯了:“简深炀,你想干什么?讲点道理行不行?” “乖,不要惹我不高兴。” “是你在惹我不高兴啊!” “你不需要做那些无谓的事情。” “可对我而言并不是无谓的事情!” 他看她像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你看你,又惹我生气了。”

  • 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夏日粉末

    古代言情已完结260.41万

    容倾颜,医药世家的继承人,医术高明最后却死在自己的亲人手里。慕容倾颜,圣鸿大陆慕容世家嫡出小姐。虽为嫡出,却容貌丑陋,且是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一朝穿越,当她成为了她。再次睁眼,曾经无法修炼的废物,却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素手翻云,逆天改命,让所有曾经瞧不起她的人追悔莫及。契约神兽,炼制仙丹。遇神杀神,遇佛杀佛,誓要让曾经瞧不起她的人刮目相看。当曾经的废物变成惊世奇才,当曾经丑陋的容貌褪去,她已不再是以前的她。这一切,究竟花了谁的眼,惑了谁的心呢?曾经的未婚夫追悔莫及,曾经小看她的家族万分悔恨。当她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之时,在她的身边一直有着一个他,在为她保驾护航,让她能够自由自在地在天空飞翔。

  • 医妃无价,冷王的神秘贵妻

    焱火焰

    古代言情已完结380.72万

    完结: 她医术毒术惊世无双,喜欢从阎王爷手里抢生意,号称鬼手毒医。 无意身死,再次醒来,却被人逼着和一副棺材拜堂成亲…… 片段一: “唐玥,做好你棋子的本分,否则,本王会亲手了结你。”大手在她的玉颈上来回滑动,只要轻轻一按,身下之人便会香消玉殒。 唐玥妖娆一笑,“杀了我等于杀了两个人,你舍得吗。” 脖间的手松动了些,男人本能的朝着她的肚子看去。 就在这时,唐玥迅速翻身,将男人压了下去,一枚银针抵着男人的脖子。 “做事要有个度,老娘既能救你出棺材,自然也能让你再滚回去!” 片段二: “娘亲,门外有个大叔想插队。” 正在为人扎针的唐玥停下手中的活,眯眸看向门口站着的奶娃娃,“插队费?” “十两银子。” “十两银子你就把老娘卖了!”唐玥一掌将银针拍了下去,顿时,一道杀猪似的叫声响起。 某奶娃弱弱地堵住自己的耳朵,“可是他易容成我的模样,好像快死……” “臭孩子,你怎么不早说!”唐玥丢下手中的活,话音未落人已经没了踪影。 某娃抱着小拳头,默默祈祷,“老爹,我只能帮到这里了,别忘了许我的江山。”

  • 枭宠狂妃:对门那个暴君

    暗香

    古代言情已完结156.94万

    重生前,顾书栊定亲的是洛王侄子司空焱,结果死在大婚前日,血溅闺房。 重生后,顾书栊定亲的是洛王司空穆晟,重生不做夫妻,做你婶娘整死你!   一场精心设计的提亲,一次处心积虑的谋杀。   阴险狡诈的继母,手段狠辣的继妹,薄情寡义的未婚夫。   大婚前日,继妹为了抢婚,一把火点燃了她的闺房,门窗皆被锁死,含冤惨死。   再睁开眼,成为顾家旁支的嫡长女顾云染。      重生归来,铁腕复仇。   可谁告诉她,为什么她家对门住着的是上一世最终登上皇位的暴君司空穆晟?

  • 神医狂妃,废材三小姐

    梓同

    玄幻言情已完结243.65万

    她被叔叔和叔母算计,送给一个脑满肠肥的男人享用,美其名曰废物利用。 她将计就计,设计堂姐做了那人的妾,果断的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只是废材?草包? 呵呵,云沁冷笑,早就不是了! . 她是21世纪赫赫有名的杀手,医毒双绝,绝世无双,离奇穿越,灵魂附着在沧澜国云府三小姐身上。 从此,废材变天才,风华潋滟,傲视天下! 她狡诈、腹黑、狠辣、睚眦必报,惯会扮猪吃老虎,但凡欺负她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他是年轻一辈的王者,少年得志,鲜衣怒马,视女人为无物。遇见她,让他失了心,动了情,对她一宠再宠。 . 本以为这辈子不会对女人动心,她,是他生命中的意外。 本以为这一世不会再爱,他,却让她沦陷。

  • 商界大佬想追我

    陌。

    现代言情已完结252.29万

    “做我的女人!”他薄唇浅勾,极尽诱惑。 “为什么?”她看着他,眸中暗藏着若隐若现的妩媚。 “因为你是我第一个女人,你信么?” 信吗?谁信谁傻!身为席氏继承人,手握几万人宰杀大权的席瑾城,床上会缺女人? “席先生堵了我一个月,找我有事?” “听说你大姨妈来了33天,我请了医生帮你看看!” “……” 她大姨妈来33天,还不是因为他找了她33天?! 对舒苒来说,爱上一个人不容易,可是爱上一个席瑾城,轻而易举。 当她像个瘾君子一样迷恋罂粟般的他,倾尽所有却发现得不到千分之一的回应时,她绝望了。 所有人都对他说:她死了。 他却连她的坟都不曾去过,他席瑾城的女人不可能笨到去死!只可能,跑了。 直到失去,他才知道,这份爱,早已悄然在心底扎根。 若干年以后,他在巡视商场,看到那个跟他几乎一模一样的小男孩。 “爹地,我妈咪每天晚上做梦,都会梦见一个人。” “谁?” “当然是她爱的人啊!” 某爹咬牙切齿,一副要将那人碎尸万段的样子。 “不知道谁叫席瑾城,不过应该是个不怎么样的人,我妈咪的眼光一直有点问题……” 某城额头一排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