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十世遇卿

第八章 十八年后,初见不识

十世遇卿 浑清溪 1685 2018-03-14 00:50:21

  时光如流水,匆匆便是十八载。这十八年里,玉燃只在柳云裳十岁那年见过一面,倒也没有多优待那位永乐郡主,只是偶尔问起关于她的消息。后宫无女眷,所以也未曾召见她,平日里多派黎掣去看她,自己则默默等她及笄后娶她。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柳云裳不是当年的轩辕寒,也就是他的颜洛,所以不是很想见她。但帝凰之女降生的祥瑞之兆世人皆知,也皆知那相国府的千金及笄后不久将为皇后。

  八月十五中秋佳节,玉燃在宣武殿设宴,明面上是宴待群臣,实则宣布他与柳云裳的婚讯。酒过三巡,柳元站起身来端着酒杯:“陛下,臣知陛下素来好善舞者。小女不才,近来习得一舞,不知殿下是否准许小女为陛下献上一舞?”言语中满是自豪。

  “准。”今日玉燃喝了很多酒,不知是为即将娶到他日思夜想的寒儿而高兴,还是为心中的那一丝异样而烦闷,眼神也变得有些迷离。修长的手指把玩着酒杯,时不时将目光飘向看着殿门口。片刻后,一袭火红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身姿纤弱却有种说不出的韵味,一脸不情愿倒是显而易见,玉燃一时之间失了神,当初颜洛为他跳洛神舞时亦是这样一身放肆的红色,神情却是桀骜。玉燃自动忽略了柳云裳脸上的不情愿,激动的有些泪目——他终于又可以和寒儿在一起了。

  柳云裳太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他们甚至没有注意到她身后的一位少女。看上去和柳云裳一般大,只是相貌太过普通,头发绾成仕女髻,五官又平平,一脸清冷的神色更是不讨喜。所以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她,除了玉燃。玉燃从看到柳云裳的惊喜与失神中醒来时便注意到了这位少女,她的清冷他看在眼里,一个丫鬟本不配玉燃多施舍一眼,可是眼前这丫头,从进殿起就不曾看过自己一眼,不似柳云裳的不情愿,少女藏于眼底的是一抹嘲讽之色,大概是不喜这殿内的奢靡浮华的氛围吧。

  “臣女拜见圣上。”柳云裳端庄行礼,仍是不情不愿。

  玉燃收回目光,转而投向柳云裳,眼神颇为赞许,不愧是他的人,面对现如今一国之君的他,她也不惧分毫,便认定了眼前这个倾国倾城的女子便是他的颜洛、他的轩辕寒。“平身吧。”掩住心中的思绪,声音沉稳而有磁性。

  “谢陛下。”柳云裳欲起身,脚下一软却是没站稳,幸得身后的少女及时伸手扶住她。

  “没事吧?”玉燃言语中透露出一丝关切。

  柳云裳眉头微蹙:“谢陛下关心,臣女无碍。”言毕抬眼偷偷瞄了一眼玉燃身旁的黎掣,玉燃将柳云裳这一举动看在眼里,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们。

  片刻无声,柳元有些着急,轻咳一声:“裳儿,你不是要为陛下献舞吗?开始吧。”

  “是。”柳云裳的眉头蹙得更紧了,这舞今天是不得不跳了。她转头看了一眼那少女,少女点点头便坐下开始抚琴。琴声先是柔和而绵长,似一杯薄酒,寡淡却令人回味,柳云裳身姿纤细,和曲而舞,却是舞得很是生涩;渐而琴风一转,旋律开始加快,有些不羁又有些超然的味道,一如烈酒入喉,令人口干舌燥却欲罢不能,柳云裳的舞步也随之加快,舞姿中带着力道,唯一不足便是看着很刻意。这是洛神舞和《琴瑟绝》,玉燃面上仍是风轻云淡的样子,内心却已是波涛汹涌,被这一舞一曲掀起的惊涛骇浪看来是难以平静了。万年前颜洛排了这洛神舞,他谱了这《琴瑟绝》,普天之下,除了他和颜洛,再无人知晓。今日再现,怎叫他不激动?

  玉燃看着柳云裳,目光有些痴缠,轻轻唤了一声“洛洛”,声音有些低哑,带着浓郁的悲伤。在座的人都听到了玉燃的一声轻唤,面上皆是疑惑,却又不敢多问。听到这声“洛洛”的当然也包括了那位抚琴的少女,她惊愕地看着玉燃,却不敢出声,她就叫“洛洛”,是相国府张管家之女。

  “陛下,您醉了。”黎掣看到玉燃看柳云裳的眼神,心中一慌,转身对玉燃说到。

  “是啊,朕是醉了。”玉燃一笑,看着柳云裳的眼神清澈了许多,抬眼看了一眼柳元:“相国,柳氏永乐郡主云裳品貌端正,心性纯良,是为皇后的不二人选,择日举行封后典礼吧。”

  “臣遵旨。”柳元先是作揖,后领众臣行跪拜之礼:“恭喜陛下。”声音响彻宣武殿。

  这一席话在柳云裳脑中炸开,令她一时晃了神,不由地向黎掣看去,黎掣冷漠的神情中闪过一丝心痛。她终是要成为皇后的,这事他十八年前便知,却还是不知死活地爱上她了,她亦如是。

  同样有异样的,还有洛洛。她在听到玉燃说要立柳云裳为后的时候,心中一痛,像是有什么宝贵的东西丢了,却又不知为何。

  玉燃眼神扫过这三人,将他们的神情看在眼里。黎掣和柳云裳的神情让他微愠,黎掣胆子很大,对柳云裳竟动了不该有的心思。看到洛洛时,玉燃神色一滞,他不知她叫什么,甚至不知道她是谁,可是看到她的神情,他想起了和轩辕寒成亲的那个晚上,她也是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这种感觉让玉燃很不悦,却也没说什么,抬脚便走出了宣武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