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要自由:摄政王追捕逃妃

第267章 玉佩价值

妃要自由:摄政王追捕逃妃 神采菲漾 2030 2018-10-12 21:55:00

  云刹扬了扬手中的玉佩,“大家可都看清楚了,我手上拿的是什么?”有明白的人立即就跪了下来喊道:”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这下不明白的人也知道这玉佩是干嘛的了,于是也跟着跪下的人喊起来了。

  云刹让这阵势也不由得大吓一跳了,为什么还会有人跪下来的,那她之前拿这些玉佩的时候,怎么没有人跪了,云刹把疑惑的目光甩向了李昱。

  李昱马上解释着,这是因为云刹把玉佩高举起来,并且要让大家看见,按照规矩来说,玉佩高举,众人是要面向玉佩跪拜之礼的。之前他们之所以没有跪拜,是因为侧妃娘娘没有高举玉佩的缘故。

  还有这样的道理?云刹也不管是不是李昱在忽悠她了,反正她只要知道,这玉佩很好用就是了。

  “放心,我不会打你们也不会骂你们,只是看着王妃不会管家,明明王府没有多少银两了,偏偏死要面子撑着养这么多下人,王爷是不好动手了,所以临走前给我了权利,让我全权处理。”

  云刹顿了顿,又继续说道。

  “当然,我也不会亏待了大家,活契的,还有多少个月到期,就补多少个月的月钱,一分铜子也不会少给各位的。”

  当即众人窃窃私语,云刹凭着杀手本能观察着这些人的细微神情,这些细微的神情显示着他们都十分满意云刹的承诺,但是似乎又有所顾忌。

  顾忌,对了,他们是王妃的人,肯定要顾忌王妃的手段了,只是,她要怎么做才能杜绝了王妃的出手让他们做到无后顾之忧呢?

  云刹一时之间也想不出来有什么好的方法,可是又不能僵住不动的,当然最好的办法就是王妃能够心甘情愿的放弃这些人,可是王妃愿意吗?云刹想也不想,当然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不可能的事情她也要想办法去变成有可能,要不然这些前脚才走出这个王府,后脚就能骂骂咧咧的诋毁这个王府的声誉。

  可是摄政王还有声誉可言吗?云刹想起身边的人不断告诉她摄政王有多么多么的恐怖和可怕,她是从来没有见过百里辰盛怒的模样,因此她压根就没有什么感觉的。

  但是有些时候,百里辰冷下脸来的时候,她也觉得身旁冷飕飕的,可是也就是这样而已,再然后就是她特别害怕百里辰生气时不理睬她或者是让人打她板子了。

  这时的云刹又想起了百里辰让人打自己板子的情景,可是,那也不至于让众人害怕到那个程度吧?

  不知道摄政王爷和王妃来比,这些下人更怕哪一个呢?云刹有些坏心的想到。

  对了,他们怕王妃,难不成就不怕王爷吗?可是说起来,她也是假传王爷的口谕,狐假虎威罢了,只要百里辰一回来,这谎言马上就会让人戳穿了。

  云刹在这里心急如焚的想着对策,那些聚众的下人自然也是各种不好受的,天冷夜深了还不让回去。

  “娘娘?”云刹耳边响起了韩若离轻轻叫唤的声音。

  云刹有些茫然的回过头来看着韩若离,疑惑的目光注视着她。韩若离指了指兰花,又指了指在院子中间聚众的那些人,意思是兰花已经把这些下人的契约带来了。

  我倒要看看他们是怕王妃,还是更怕本宫,云刹在这一瞬间,立即下了杀鸡警猴的决定。

  “不知道各位对本宫提出来的条件怎样了,如果是愿意的话,现在就可以马上领银子回家去。”云刹站在这些下人的面前高声说道。

  下面的人却静悄悄的,冷场了,没有一个人理睬云刹。

  看来王妃的权威甚重啊,云刹侧头望了望在一旁捆着的顾惜柔。

  都让本宫捆成这样了,这些人竟然还如此顾虑着顾惜柔,云刹恨得牙痒痒的。

  “看来王妃的心腹这么的忠诚王妃啊,啊,既然不愿意解约,那就直接发卖了。不对哦,发卖的只能是死契。”云刹怒极反笑,“小雨,跟本宫把签了死契的下人给拎出来站到一旁。李昱,你派个人赶快去请了牙婆子过来,说我们王府要发卖家奴,现在,马上,立刻,赶快去。”

  李昱领命,当场就安排了几名护卫疾步走出了院子。

  在场的众人,特别是那些签了死契的下人脸都发白了。

  云刹扫视了一圈,有些满意的微微颔首,心想,这些好言好语的不听,非得要动点真格的才乖乖听话。不过现在的力度还不够,光是言语恐吓还是不够的,还得动动手。

  “当然,今夜是本宫大发慈悲,签了死契的不仅可以解约,还可以领两年月钱的银子回家,从此还脱离奴籍。你们最好要想好了。”云刹眼珠子一转,决定先由死契的开刀,签了死契的就是家奴,家奴的话就是奴籍,跟平民百姓可不是同一个等级了。

  不过王爷家奴的日子过得比平民的日子还威风,因此云刹也不确定这个脱离奴籍有没有足够的诱惑力。

  在云刹把话说完后,她就发现了有些人的神情开始变了,变得神采奕奕了,看来脱离奴籍还是有一定的诱惑力,只是这样还不够的,因为那些人只是眼睛微微有些发亮,但并没有立即站出来,说自己愿意。

  是不是还缺一个领头的人?云刹暗讨着,第一个走出来的人,总会艰难许多,正是因为没有第一个人站出来,因此后面的人都会犹豫不决的,谁都不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这样一想的话,云刹马上招来了小雨悄悄的说了几句话,只见小雨听了话以后,让韩若离接替了自己的位置后,不声不响的静悄悄的离开了现场,但不过一会儿,又回来了,回来的时候还朝云刹微不可及的点了点头。

  看见小雨的暗示以后,云刹再次满脸笑容,朗声说道:“本宫知道现在已经天黑了,夜也很冷,也就不再多说废话了,桌子和笔墨以及银两都已经准备妥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