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最美的是你的名字

第55章 恭候

最美的是你的名字 周知不觉 2258 2018-11-09 11:12:29

  这一天,小黄所到之处皆留下印记,三番五次往床上滚被我赶了下来。我见它浑身泛黑,决定给它来个大扫除,让它恢复一只宠物该有的美貌。

  我接好一大盆热水,贴心地试了试水温,黄杉小心翼翼地把它抱入水中。才一碰水,它立刻又跳又叫起来,猛地一蹬挣脱出我们的魔爪,跳上了窗台。

  总不能随“孩子”任性,我们再次捉住它,忍着被抓伤的风险,把它按进盆里强行湿身。它实在是有点脏,水才从它身上打了个滚就浑浊不堪了。

  我一边顺毛一边学猫叫:“喵喵~小黄别乱动,小黄乖!”

  黄杉翻翻眼皮甩我一手水。

  伊伊虽然没来伺候猫大爷,却很热衷在一旁不断地唤“小黄”这个名。

  我看小黄身上的毛裹成一团,冲是冲不掉的,便说道:“给它来点洗发水吧!”

  黄杉挤了满满一把洗发水摸在它身上,它一直很抗拒,东挠西抓拼命挣脱,几次把头撞进水里。眼看它的头颈、身子一片片白乎起来,我正兴奋不已,它却忽然歇斯底里地哀嚎起来。

  我一看,呀!它嘴里清清淡淡地吐出了几口白沫!

  难道是喝了这洗发水中毒了?!

  小黄却并没有露出虚弱的姿态,它拼着力气往外窜,抬起爪子往我手背一抓,疼得我马上松了手,对黄杉说:“放开它吧,它好像中毒了!”

  正巧这时张然开门进来,小黄趁着门缝一低头一翘尾头也不回地跑了。

  我赶忙跟出去看,只见它两步穿过走廊,晃着还没洗的那圈黑黑的屁股跳上楼梯窗台,顺着矮墙消失地无影无踪。

  我不禁暗暗自责,非但没能照顾好它,反而让它遭了一趟罪。“黄杉,它不会有什么事吧?”

  “应该不会,它跑得那么快。”

  默默收完一屋残局,气氛显得有些凝重,好像大家都开始为它默哀起来。

  我把杨林的外套洗净挂好,莫名觉得有点对不起这件大衣。黄杉闷闷地说:“你都开始给他洗衣服啦?我是不是得改口叫嫂子了?”

  “那是小黄弄脏的,你以为我想洗呀,你又不洗!”

  “让我给别人洗衣服,这辈子都不可能。”

  大衣干后,我装好还给杨林:“那只猫跑了,确切地说可能被我们杀死了!”

  “杀死?不能吧?怎么杀的?”

  我解释完,他捧腹大笑:“你们真够可以的,洗个澡洗得它口吐白沫,算了,看来它和你没有缘分。”

  “但......它如果真死了怎么办?”

  “能怎么办,难不成你还为一只猫愧疚一辈子啊?再说,猫有九条命,死不了的!”

  “但愿吧!”我突然间想逗逗杨林,“你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吗?”

  “叫什么?”

  “叫小黄!”我歪着头挑衅地在他下巴前勾起手指,嘴里像唤小狗一样:“啄啄,小黄,过来!”

  他看看我伸出的手,不急不恼地笑:“你养的到底是猫还是狗,你分得清吗?”

  我看着他抱过的那只猫的胸膛,心里一阵瑟瑟发抖的委屈,脑中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小黄,我好想抱抱你!

  谁知眼前的人真的张开了双臂,难道他能看穿我的心思?

  非也。原来是我真的被冷得一抖,没出息地把心里的话说出了口。

  必是我这段时间一个人撑得太久,太想念梁辰的怀抱了!

  可我怎么能呢?我不能把任何人当作替代。

  于是灿灿地笑道:“我开玩笑的,再说这里这么多人,要抱也要偷着抱不是!”

  他收回双手,像早知道会是这个结局,配合地用调笑的口吻说:“我也没想真抱,不过你要想抱我随时恭候,反正我也不吃亏。”

   

  此时木子已如愿考上哈尔滨的大学,她只身去到那座冰城,为一个不确定的人。

  因为心有所想,所以不惜一切。至于结果,能结果当然最好,不能也阻止不了她此刻的决心。

  我们不过都是更爱追爱的自己而已,如果已无所求,人生还有什么活头!

  钟小春之所以会去部队,是因为他在酒店做安保时的一次奇遇。

  那晚,他和往常一样下班后买了根冰棍边吃边往住处走,突然巷子里传来一阵呼救:“啊!抢劫......”

  他倒回一看,一个歹徒正在抢一名妇女的包,他也不管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丢掉冰棍冲了上去。那劫匪是个惯犯,钟小春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呼哧呼哧扛着揍无力还手。

  这时,一个身影闪现踹翻劫匪,惩了恶扬了善。

  这人曾是陆军野战部队的一位军官,退役后被安置在政府部门,整日里闲来无事就爱打点抱不平,却很少碰见像钟小春这么爱管闲事的年轻人。

  他名叫钟正远,因为同宗对钟小春更是爱才,便留了联系方式。

  后来钟正远听闻钟小春在做安保,不免觉得可惜,提携他道:“你这个身体架子倒是还行,但空有一腔热血没什么用,不如趁年轻去部队锻炼一下,大有前途!”

  遂推荐他去自己曾在的部队,因为这个钟小春还受了不少青睐。

  钟正远家有一女,从小对她寄予军人的期望,无奈女儿长大后没有这方面的志向,去了外地上大学,所以家里就这古道热肠的老两口。

  钟小春为感知遇之恩,多次提着水果去看望二老,正中下怀。钟正远高兴他表现出色,老伴又看着喜欢,就笑呵呵地收了他做干儿子。

  钟小春受宠若惊,此人不光是自己的伯乐,还给了他独在异乡的家的温暖!这个玩笑般冠上的“干儿子”头衔让他有了依靠,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冥冥之中多了一个妹妹。

  因为他曾有一姐,他觉得自己命里该有兄弟姐妹,而非孤独一人。倒也奇怪,他对自己的亲妈都未有过什么依赖,在这里却和这对陌生夫妇如家人般相处。

  感情有时就是这样一种用来转移寄托的东西,他妈妈虽爱他却不理解他,而这两位虽没有血缘关系却视他如己出,那把对母亲表达不出来的情感放在懂它的人身上也未尝不可吧。

  酝酿好久木子才与钟小春接上线,等的太久,便不在乎这一时半会了。“小春哥,我是木子,这是我的新号,你猜我在哪?”

  钟小春看看手机上的一串本地号码,不敢相信:“你不会在哈尔滨吧?!”

  “对啊,我来这里上大学啦!惊喜吧?”

  “......”钟小春一时没说出话来。

  他得知木子为了来此地退学再重考时,他的内心是震撼的、感动的,原来一直有个女孩愿意为他付出至此,原来他不仅有人赏识还有人陪伴。

  如此甚好,钟小春做回了那个积极乐观的他。

  过去已经过去,未来依然可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