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风会划伤你

第四章 我们都是无可救药的人(十六)

如果风会划伤你 南风染忆 3270 2019-09-01 22:38:44

  明明年龄上只有十八九岁的杨辰,身上却有着一种独属于中年男人的沉稳,即使空荡荡的咖啡馆里只剩下了他和琉心两个人,他也不紧不慢的一件一件的收拾着东西,不着急匆忙离开。

  琉心完全能够想象,每天这里只剩他一个人的时候,应该也是如此。

  从头到尾,她都坐在柜台旁边,翘着二郎腿,默默的看着他来来回回。

  刘美熙走的很慌张,什么都没有说。

  虽然不知道她是抱着一种怎么的心情离开的,但经过这件事,相信琉心一定会给她留下一个很深刻的印象,不过不是什么好印象就是了。

  对于那个素未谋面的小个子女孩儿,琉心承认自己是有些嫉妒的。

  但究竟在嫉妒什么呢?她自己也不知道,明明刘谨清这个人在她心里不是那么重要了,但知道他有了别的女儿,她还是有一些不舒服。

  刘美熙走后的不久,白瑞雪简单的和琉心告了别,也离开了。

  一切安置妥当,杨辰走过来,从柜台后面提起书包,往肩后一甩,淡淡然道:“走吧。”

  路上,杨辰走在前面,琉心则在他的身后,执拗地盯着他的背影,一直保持着不长不短的一段距离。

  黄昏落日,车水马龙,呼啸而过的汽车声,衬的琉心的心情愈发烦闷。

  她微微眯起眼,望着眼前这个飘忽不定的背影,他和刘谨清,又是什么关系呢?

  穿过三个十字路口,拐了几条街,到了一个地方,杨辰骤然停下了脚步。

  而琉心还有些心不在焉,低着头继续向前走着,等她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鼻子直直的撞在了杨辰的背上,火辣辣的疼,眼泪都流了出来。

  杨辰回过头,看着琉心,明明知道,却还是摆着一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样子:“你哭什么?”

  琉心伸出手捏了捏鼻子,愤愤道:“你说呢?”

  明明都……这人真是可恶!

  然而饥饿的人味觉神经可不是一般的灵敏,尤其是饿了一天还不自知的那种,下一秒,周围各种飘香四溢的晚餐味道就钻进了琉心的鼻子里,她的肚子反应过来,马上咕咕叫个不停,告诉身体的主人,它要吃大餐。

  琉心这才看清了周围的情况,这里,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吗?那条小吃街,那个拉面摊,都是如此熟悉。

  琉心嘟囔道:“不是说送我回去吗?拉我到这儿干嘛。”

  杨辰摊了摊手,表示很委屈:“你又没告诉我地址。”

  琉心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不是你对白瑞雪说顺路的吗?”

  杨辰眼皮都没眨一下:“我撒谎了。”

  琉心左眼皮跳了两下,内心不知怎的,竟有种说不出的喜悦,但还是鄙夷的看了他一眼,目光轻佻:“怎么,你说送我,难道是想对我图谋不轨?”

  杨辰歪过头,柔和的冲她笑了笑,不再像之前那么冷漠,而是一种温文尔雅的情绪:“请你吃饭。”

  杨辰显然是天生的没有幽默细胞,接不上琉心的玩笑话茬,但这样的回答,也算得上不是直男了。

  琉心的烦闷确实被他这四个字驱散了,他的言语让她连生气的机会的都没有,甚至连最后一句愤慨都说的有气无力:“吃穷你。”

  还是那个拉面摊,还是那两位老板和老板娘,两个人找了个位子坐定。

  在前面招待客人的老板娘对琉心印象不深,却一眼就认出了杨辰,端面的时候不住夸赞着:“小伙子上次真是好样的,这次带着女朋友来了啊,以后两个人可以常来啊,够不够,来,多给你盛一点……”

  琉心想要反驳,但老板娘已经去别处忙了。

  杨辰没有说话,把端上桌子的第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推到了琉心面前:“吃吧。”

  琉心虽然很饿,却还是懂得礼貌的,忍着没有动筷子,挑了挑眉:“你先。”

  杨辰没有推脱,但也同样没有动筷子,看了看摊位那边忙活着的夫妻二人:“那再等等。”

  可是,到最后两碗面都上齐了,他们还是没有动。

  琉心看着眼前沉默不语的杨辰,甚至有些可爱,两只手放在凳子中间,左右摇晃着身子:“有什么就直说吧。”

  杨辰拿起筷子,又放下,之后再次拿起:“吃完再说。”然后开动了第一口。

  杨辰的用餐教养极好,从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用餐的速度不快不慢,吃完了也不看手机,坐在对面等着她,琉心本没有什么,被他这么一搞,浑身不自在,吸溜面条的速度更快了。

  见琉心消灭完毕,杨辰从抽纸里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擦一擦。”

  琉心接过纸巾,象征性的擦了擦嘴:“什么事?”

  平时和孟玲吃饭的时候可没这么多礼数,这可完全是给他面子。

  “今天在书店里,你已经见到阿怀了吧。”杨辰把一只手揣到了大衣口袋里,另一只手则摆弄着一根筷子,虎牙微露,“他有对你说什么吗?”

  琉心本来以为他要问她怎么和白瑞雪黏一块的,一时没有料到,大脑死机了三秒,茫然道:“谁?”

  杨辰手上的筷子一滞,喃喃道:“没有吗?”

  “哦,我想起来了。”琉心这才反应过来,挑了挑眉,“你说的是你那个朋友吧。”

  杨辰笑了笑,不骄不躁:“没错,就是他。”

  琉心抓住时机,顺势话锋一转,扳回一局:“那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认识刘谨清的吗?”

  杨辰放下筷子,摊开双手,回答的很坦然:“之前说过了,我不认识他,只是家父的故交。”

  “那刘美熙呢?”琉心继续道。

  “家父提起过,我记得那个名字。”没有丁点犹豫,不是假话。

  “什么时候。”

  “很久以前。”

  “多久?”

  “忘记了。”

  琉心二郎腿一翘,如释负重,模样特潇洒:“我问完了。”

  “阿怀……”杨辰语速仍然不急不缓,“他对你说什么了吗?”

  “他让我离你远点。”琉心摊了摊手,表情很无辜。

  “唔~”杨辰的眼里闪着些许光亮,不知是喜是忧,忽然目光停在了琉心胸口的位置,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眼神也有了微妙的变化,“那个,是什么东西?”

  杨辰瞧见的,正是琉心的水晶项链,前两天去莫成宇咖啡馆的时候险些遗失的那一串。

  做工精美,光彩细腻,放在现代社会也不是随处可见的东西,更何况那是琉媚十年前买给她的,琉媚出事后,那是留给琉心唯一的遗物,里面的每一颗宝石,都代表着着琉心对自家妈妈的思念。

  琉心当然不会给一个外人看这么重要的东西,赶忙用大衣裹了裹身子,学着杨辰先前耍无赖的样子,装作什么也没有听到,望向斜上方天空:“今天还真是……有点冷啊。”

  琉心很庆幸自己的机智,还好自己今天出门的时候穿了这大衣。

  杨辰顿了顿,随即意会,收回了手,笑的很有韵味:“是呢,前两天就立秋了。”

  夜幕降下,晕黄的路灯一对接着一对渐次亮起,远处窈窕的灯火忽明忽暗,车辆减少,行人开始增加。

  城市的夜,苏醒了。

  小区里不像市中心,很少有淡水湖和桥畔,但却有数不清的草地和萤火虫,有情侣,有带着孩子出来散步的一家人。

  这样欢悦的情景,任凭哪一对男男女女走在一起,也不会没有什么想法。

  更何况,还是如此相似的两名少年少女。

  回家的路上,杨辰和琉心肩并肩走着,保持着一小段距离,谁都没有多说一句话,却不谋而合的都放慢了脚步。

  琉心偶尔用余光瞥杨辰一眼,但怕被发现,又会很快的收回来。

  杨辰手一直揣在兜里,殊不知,手心里也有些微微出汗。

  她们之间,除了正事,可以聊得似乎还有很多。

  可她们今天只聊了正事。

  就这样,两个人越走越慢,没来由的,回家的路线被无端的拉长了。

  琉心似乎极为想和眼前这个人说些什么,可直到最后,也都没有说出口。

  她不知道,他是不是也一样。

  终于,周围的一切慢慢开始熟悉,路,走完了。

  到了出租屋楼下,琉心停下了脚步:“我到了。”

  琉心自己都不可置信,她的语气中竟含着一丝留恋。

  “唔~”杨辰站定,双手揣在兜里,打量了一遍房子,眼神忽明忽暗,“上楼吧。”

  琉心张了张嘴,又闭上,随后便在杨辰的注视下,向前走去。

  不知为何,琉心的双腿此时就像灌了铅一样,步履变得格外缓慢,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骤然停下,猛地回头,他还在。

  也许是傍晚的蝉鸣太过喧闹,也许是少年盯着她背影的微笑太过美好,一阵微风拂过,把两人都熏醉了。

  琉心终是没忍住,第一次笑得那么小心翼翼,甚至不像是她自己,虽是吞吞吐吐,却也是终于说了出来:“你...过两天,是会去南大报道吗?”

  她很担心

  少年看着琉心,酒红色的碎刘海随风微微飘起,虎牙微露,笑容和煦的像个老人,又像个天真的孩子:“嗯,当然,不过可能会耽搁一段时间。”

  像是相互试探性的问候,而他,回应了她。

  少年的言语像加了糖的蜂蜜,远远的灌进了琉心的耳朵里,甜到了发腻。

  尘埃落定,琉心这几天以来心中悬着的石头仿佛也终于落地了,阴郁一扫而空,她只觉得脸颊一阵发烫,兴奋和紧张交织在一起,驱使着她的身体兴冲冲的躲上了楼,从包里掏出钥匙,打开门,从客厅直奔回房间,把包扔在床上,赶忙打开窗户,看向楼下。

  杨辰已经走了。

  琉心望着深吸了一口气,又呼出去。

  心还在跳,脸还在发烫。

  不是梦。

  这样也还好。

  这样就很好。

  

南风染忆

初恋很美好,但要小心谨慎服用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