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风会划伤你

第四章 我们都是无可救药的人 (十四)

如果风会划伤你 南风染忆 2308 2019-07-01 20:42:49

  Hurt ,heart,hurt my heart.

   Blood is red, sky is blue, but as long as the night comes, everything can only be black.

  -------------------------------------------------------------------------------------------------------------------------

  琉心永远都无法忘记那个下午。

  她甚至很清楚的记得,当时白瑞雪说的上一句话是:“虽然是这么说,不过哥哥那边还是期待你尽快下决定呢,杨先生。”

  那时的场景和氛围,那样的表情和语气,以及印刻在她脸上那温和的笑容,在时隔很多年之后忆起,都仿佛一切还发生在昨天。

  白瑞雪话音刚落,便有一只手轻轻的推开了咖啡馆的玻璃门,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莫大哥,莫大哥你在吗?”

  刹那间,三双眼睛不约而同的抬望过去,他们似乎都想弄明白,这极度甜嗲的声音的主人模样。

  少女就这样闯入了他们的视线,踩着与她年龄极不相衬的高跟鞋,循着地上金灿灿的光芒,由远及近。

  有人说,人的一生有那么几个人是必定会遇到的,那是在很早以前就是注定好了的,不管重来几遍,之前的人生里做出怎样的选择,那些个人,总会出现在你的生命里,那样的东西被称之为命运,逃不脱,甩不掉,除了勇往直前正面应对,别无他法。

  琉心可从来不相信什么命运和第六感之类的东西,只是后来她才知道,对于她来说,这样形容刘美熙这个人简直贴切无比。

  毕竟,她是刘谨清的女儿,现在不见,以后也总会见的。

  初见刘美熙,琉心实在想不到她是一个能坏到哪里去的人,一米五刚出头的公主身高,韩风的白色凉鞋,鲜亮的淡黄色碎花连衣裙,高鼻梁薄嘴唇,浓重的画眉,白皙的粉底,细长的眼睛,一张娃娃脸,头上绑着两条卷曲的双马尾,手腕上挂着几串水晶手链,整个人像是一个大号的洋娃娃、艺术品,仿佛被人刻意打扮成这样拿出来展示一样,全身上下的每一个角落都散发着富家女的气息。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后来却成了琉心心脏上的一根倒刺,让她在无尽冰冷的日子里,痛的歇斯底里。若不是亲眼所见,琉心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在刘美熙那光鲜靓丽的外表下,到底藏有一颗多么毒辣的蛇蝎心肠。

  刘美熙个子虽矮,步伐却快的不得了,远远的看到白瑞雪,睁大了眼睛,满脸惊喜:“呀,小雪姐姐。”

  白瑞雪搭着二郎腿,微笑着点了点头,似乎并不意外,亲切地和她招了招手:“嗨。”

  杨辰看起来则对她不怎么感冒,只是在她走过来的时候随着瞅了一眼,之后便低下头,拿起笔继续盯着手里的账本看。

  唯有琉心被刘美熙镇住了,不是因为她有多么的漂亮,而是琉心在她身上看到了杂志里提到的那件淡黄色连衣裙。

  琉心先前的时候只是匆匆瞥了一眼,没怎么仔细看,印象深刻是因为只有那几件裙子是五位数,谁知道才刚过了半天就看到其中一件的真货了。

  琉心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这么奢华高调的打扮,她有些搞不懂那些有钱人是怎么想的,一条裙子而已,再怎么好看也不值当添上五位数,而且牌子一撕就看不到了,谁能知道它们的价格呢?

  刘美熙似乎是观察到了琉心的反应,很是得意,下巴微微抬起,踮着脚尖走到白瑞雪旁边,停下了脚步,微微一笑,脸上嵌起两个深深的酒窝:“姐姐,怎么是你啊?”

  独特的声线再次把琉心打了一个激灵,真是……会说话呢。

  白瑞雪很注重细节,礼貌的把喝剩一半的冰咖啡推到了一边:“居然还记得我么?”

  “当然了,你是小雪姐姐嘛。”她的声音甜的像刚酿好的蜂蜜,“我们之前有见过,就在莫大哥家里。”

  说罢她又四处晃了晃脑袋,环顾了一遍咖啡馆:“莫大哥不在吗?”

  白瑞雪闻言,余光处一颤,轻轻的点了点头:“嗯,他今天不回来。”

  “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好了今天会回来的吗?”刘美熙撒起娇来像个委屈的小孩子,气的直跺脚,“我还特意和莫叔叔请了假来看他。”

  白瑞雪看着女孩儿矫揉造作的姿态,不知道如何应对,尴尬地干笑了两声。

  杨辰被叨扰的没法算账,放下笔,皱了皱眉头,心情不大好:“喝东西吗?”

  刘美熙被杨辰突如其来冷冽的声线吓了一跳,停止了闹腾,沉默了有半分钟,才敢向白瑞雪低声询问道:“小雪姐姐,他们是谁啊?”

  “哦,忘了介绍了。”白瑞雪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把女孩儿引向琉心,“这是琉心,成宇的好朋友。”

  末了她又不忘加了一句:“和你一样,是这一届南大的新生。”

  “琉璃的琉,心脏的心。”琉心坐在柜台旁边,扯出一丝笑容,尽量表现的大方礼貌。

  “琉……心?好拗口的名字。”刘美熙皱了皱眉,眨了眨眼,有些不大情愿道,“我叫刘美熙。”

  听到她姓刘,琉心也不免会向不好的方向去想,但她还是明事理的,而且,又不见得所有姓刘的都和刘谨清有关系,于是她善意地笑了笑:“你好。”

  “那……那个呢?”刘美熙指了指柜台后面的杨辰,显得小心翼翼。

  “那位是杨先生。”白瑞雪轻声笑了笑,似乎她也不知道接下来怎么介绍,只是含糊道,“嗯,你暂且这么叫就是了。”

  “哦。”刘美熙听罢,乖乖站直了身子,向柜台后面的杨辰嗲声嗲气道,“杨先生,你好。”

  琉心盯着旁边杨辰一瞬间变阴郁的侧脸,嘴角不自觉的勾起来,表情显得格外滑稽,颇有一番幸灾乐祸的意味。

  杨辰看出了琉心的飘飘然,扭过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琉心可没那么一般女孩儿那样好欺负,丝毫不愿意吃亏,顺着他投过来的目光又狠狠的瞪了回去。

  然而杨辰总归是杨辰,琉心知道他没那么容易生气,虽然平时看起来一张严肃脸。

  而且这么点小事情,他也犯不上生气。

  果然,杨辰只是一脸吃瘪的看了看刘美熙,眼神像是成年人看着小孩子,有气没处撒,无奈地叹了口气:“喝东西吗?”

  嗯,这次语气就温顺多了。

  “不了,市里面有星巴克。”刘美熙卖了个萌,很乖巧地望着杨辰,搞得琉心不知怎的,莫名有些不舒服。

  杨辰盯着刘美熙看了半晌,眼睛里的淡漠逐渐融化:“没记错的话,你父亲是刘谨清吧。”

  琉心闻言,仿佛被雷击到一般,全身猛然一滞,险些瘫倒在椅子上。

  这是她自从认识杨辰以来,第一次见到他的眼睛里泛起了光芒,

  她的大脑没空去想他是怎么认识刘谨清的,甚至没来得及去想任何事情。

  一双眼睛从淡然变的炯炯有神的同时,另一双,则从明媚变得空空洞洞。

  整个过程只不到两秒。

  原来,她们压根就不一样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