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风会划伤你

第四章 我们都是无可救药的人(十五)

如果风会划伤你 南风染忆 2089 2019-07-16 23:54:20

  火红的夕阳透过玻璃窗映照在咖啡馆的柜台上,几经折射,金色的光芒充满了整个屋子。

  在这间咖啡馆里,这样的景象,标志着傍晚的到来。

  这个夏日间,每一天的这个时间都是如此。

  每每到了这个点儿,琉心都坐在独属于她的那个角落,把脸贴在桌子上,就着咖啡馆里舒缓的催眠曲,安安静静的眯着眼。

  只要用睫毛微微遮挡,她就仿佛能在夕阳未散尽的余晖处,看到很久远的过去。

  隐隐约约还会听见一声“心儿”,像是某人隔着天堂在唤她。

  莫成宇或是知道或是不知道,平时总归是不管她的。

  可是自从杨辰来这里以后,发生了好多事。

  她,也就再没有那样悠闲过了。

  特别是今天。

  琉心向后缩了缩,少有的伸出食指刮了刮有些发酸鼻子,悄悄拾掇起自己支离破碎的情绪,尽量不让他们看见。

  琉心没抬着头,所以也就没看见,只是这个小小的动作,却让她旁边杨辰眉头蹙了一下。

  因为琉心忍耐性很好的缘故,所以刘美熙便成了在场的人里的焦点,只见她猛地抬起头,像是终于漏出了尾巴的狐狸,眼神里一点也没有了刚才不经人事的天真,语气中带着狐疑,还颇有一些质问的声调:“你认识爸爸?”

  白瑞雪则并没有表现出多么惊讶,此刻就像是莫成宇附体一样,出奇的坐的住:“嗯,以前有听浅浅提起过,杨先生的父亲和刘叔叔是故交。”

  就差下一秒邪魅一笑,然后从嘴里蹦出“心儿”两个字了。

  “是。”杨辰简单应了一声。

  然而他虽是应了下来,但却谁也不知道他应的是哪一句。

  因为杨辰的眸子大多时候都很少在人的身上逗留,即使他是在和你交谈。

  他或是在应答刘美熙,亦或是白瑞雪,或者都是。

  如果不是和他待久了,是决计看不出来的。

  毕竟是魔术师,总归是有些奇奇怪怪的癖好。

  “你到底是谁?你真的认识爸爸吗?”刘美熙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更加慌了神,显然是对这些事情很在意,紧接着一连串发问,语气也越来越急促,“我怎么从来没听爸爸提起过你,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白瑞雪见状,也只能是在一旁尴尬的笑笑,缓和气氛。

  杨辰见刘美熙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只是家父认识。”

  杨辰的话像是一颗安神药,刘美熙听他说完,不再发问了,却还是眼神涣散,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哦,那还好,那还好……”

  琉心在一旁安安静静的听着,本是没有什么,但是刘美熙的举动太过异常,带动着她的内心也焦躁不安起来。

  这个女孩儿,和她一点也不像。

  她到底是谁呢?

  或者是他和别人的女儿,或者是领养的,又或者……

  她好想问问清楚,可她知道现在不是时候,然而她越是克制,这种感觉越是强烈。

  接下发生的事情,是她自己都没有想到的。

  琉心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她明明不想站起来的,可是身体却自己动了。

  琉心顿时觉得惊慌失措,她想要马上坐下,可惜为时已晚,在场所有人的目光瞬间聚焦到了她的身上,她的身体却不受她的控制一样,径直地走向刘美熙。

  白瑞雪纤细的眉头轻皱:“琉心?”

  琉心想喊白瑞雪,却说不出话来,想扭过头看杨辰,眼睛也不能动,她想歇斯底里,哪怕是马上控制自己疯狂的砸东西,却也做不到。

  她能清晰的看见,自己只是轻笑着,缓缓走向刘美熙。

  她能感觉到,自己笑的不怀好意。

  她音乐听到了白瑞雪在旁边叫她,然而传达过来的声音却小的可怜,她很想搭理她,却同样做不到。

  然后,她看见自己迈着轻快的步伐,一步一步接近她。

  琉心很害怕,她就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旁观着自己的身体活动,却无可奈何,她不明白,自己现在算不算是疯了。

  就算是得知她是刘谨清的女儿,她也没想正面和她碰面。

  她能看到眼前一步一步后退的刘美熙,能看到自己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然后,自己的胳膊缓缓抬起,伸向了刘美熙。眼看就要触摸到她的脸庞。

  再然后,一只手映入眼帘,挽住了她的手背,一瞬间,琉心感觉到自己的手背一阵温热。

  耳边传来了一句轻声的话语,像是来自另一个空间,直击她的内心深处。

  “别闹。”

  琉心闻言,腿便僵在了原地,不再向前。

  之后,她便发觉自己能听见白瑞雪说话了,她赶忙转过头,只见旁边的白瑞雪正一脸担忧的看着她,语气甚是关切:“琉心,琉心,你怎么了琉心?”

  刘美熙在前面不住的往后退,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表情比先前更加害怕了:“你……你干什么?”

  琉心又看向杨辰,杨辰温和的看着她,眼睛里多了一丝复杂的神色,见她平静下来,随即放开了手。

  但是琉心手背上的余温还在。

  她微微低下头。

  她懂了。

  是啊,刘谨清的女儿是眼前的这个人,不是她。

  不管她是谁,也不管她们之间发生过什么,都和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十年的时间,自己都这样挺过来了,还有什么可在乎的呢?发生这样的事情,一定是自己最近想的太多了。

  刘谨清,对她来说只是一个名字而已,虚无缥缈的存在,即使血缘上是她的亲生父亲又怎么样,她们一面也没有见过,哪有什么感情可言。

  他有女儿,就有呗。

  对于自己来说。重要的东西,重要的人,很早以前,不就已经统统都不在了吗?

  琉心微微勾起嘴唇,再次抬起头时,眼睛里已经不再流露出一点神采,平静的像是溅不起一丝波纹的湖面。

  白瑞雪起身到了她身边,伸出手想要挽着她的胳膊:“琉心你不舒服吗?”

  琉心扭过头,不再逃避白瑞雪的眼睛,却放开了她挽过来的胳膊,直直地盯着她的眸子,眼镜里再无怯意,出乎意料的轻松:“没有,我只是累了,要回家了。”

  杨辰一直在旁边听着,看着她的脑袋,轻声道:“我送你回去吧。”

  白瑞雪和杨辰打了个马虎,笑道::“算了,杨先生,还是我来吧。”

  白瑞雪的意思很明显,言外之意就是:人家琉心是女孩子,不管什么天色,你一个大男人来送都不太合适。

  谁知杨辰竟硬是不肯让步,淡漠的声音里不夹杂一丝感情,不容反驳:“没关系,我顺路。”

  很明显,他不是听不懂白瑞雪的意思,他是硬装作听不懂。

  “那……”白瑞雪被一句话封死了,面露难色,不过她脑子转的很快,随即看向琉心,似乎想要得到她的一枚助攻,使了个眼色,“琉心,你觉得呢?还是我送你好吧,我还有很多事情想和你聊呢。”

  琉心当然知道白瑞雪在帮她,如果换做平时,可能她也就这么答应了,可是,今天却有些不同。

  琉心扬起脑袋,面容淡如水,盯着少年清澈的眸子,一秒都没有犹豫,执拗道:“好啊,你送我啊。”

  我倒要看看,你今天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