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风会划伤你

第四章 我们都是无可救药的人(十二)

如果风会划伤你 南风染忆 2733 2019-05-13 22:00:00

  琉心做了一个梦,她梦到了自己在一片广阔的草原上,头顶正上方的天空上飘着一片云,不大不小,刚好把她整个人都遮住,云的颜色比冬天晚上没有月亮的夜空还要暗,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女娲补天的时候因为粗心而遗漏掉的一个小窟窿,里面墨染般的漆黑让她感到一阵又一阵的心慌,她很害怕、无助,她很想摆脱它,可就是怎么也甩不掉,她跑它也跟着跑,她停它也一样停下来,不管跑多久,周围的景色都不会变,永远也出不去一样。

  等琉心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到了下午。

  琉心依稀听到了身边有唰啦唰啦的翻书声和嘈杂的谈话声,睁开了睡意朦胧的双眼,缓缓坐了起来。

  又是这种奇怪的梦,琉心伸出有些发酸的左手按在心口上,心脏还跳的很快。

  梦境都是假的,感觉却那么真实。

  有专家说梦是人类心理平衡的协调器,在人们睡觉的时候,悄无声息的缓解人们平日里带来的外部压力,然而琉心却并不怎么认同这个说法,她倒是觉得这些梦有时候反而是在给自己莫名的施加压力。

  书店里来了好多人,多的数不过来,什么人都有,从夫妻情侣到老人儿童,各个年龄段参差不齐,书架间挤满了脑袋,来来往往络绎不绝,这边也一样,一改之前僻静的景象,有互相认识的学生模样的人三三两两围着一张桌子有说有笑,热闹得很。

  琉心右边的位置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上了一位大爷,从外表看上大概五十多岁的样子,慈祥的脸上鲜有一些皱纹,戴着一副大框老花镜,见她醒过来,和蔼可亲的笑道:“小姑娘,睡得怎么样?”

  琉心还有些发懵,没有和老大爷搭话,目光在书架间的人群里飘忽不定,从中搜寻着什么。

  “在找朋友吗?”老人似乎是从琉心的目光里揣摩出了一些意味,憨憨的笑了笑,“应该很早就走了吧,我过来的时候这里就只有你自己。”

  “不是啊,他是在这里……”

  “喂喂。”琉心话还没有说完,正前方突然有一个清明的声音打断了她。

  琉心抬起头,不远处正走过来一名少年,褐目薄唇,鼻梁高高翘起,一头凌乱的海藻碎发,浅淡的眉毛下面藏着一双乍一看很狡黠的眼睛,嘴里大口嚼着口香糖,身上穿着一件松垮的橘黄色卡通猫咪短袖,看面容应该比她年龄大一些。

  少年迈着大步向这边走来,骤然停在了琉心的面前,带着一阵刺鼻的薄荷味,让琉心的大脑一瞬间清醒无比。

  只见他看了看桌子上已经凉了很久的茶水,随后将两只手按在桌角上,嘴角噙着一丝浅浅的笑意:“本书店谢绝自带饮料。”

  “你是……”琉心还没有反应过来,茫然的盯着眼前这名突然闯进来的不速之客。

  “我?”少年扮了个鬼脸,半开玩笑道,“我是这一方天地的治安官。”

  琉心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盲猜道:“你是这儿的店长?”

  “妹子你真会说话。”少年笑的很灿烂,自在的吹了个大泡泡,吹破又嚼回去,“不过很可惜,现在还不是。”

  琉心觉得这个人还蛮有意思,打了个趣:“听你的意思,将来会是?”

  “不对不对。”少年摇头晃脑,纠正道,“将来可能是。”

  “这位小伙子是这里的图书管理员吧。”老大爷在一旁乐呵呵的看着少年,“我对你有印象,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是有活力,忙了一整天还这么精神。”

  “过奖了,大伯。”少年扭过头,看着老人,毫不吝啬的赞美道,“您才是,年纪这么大还保持着看书的好习惯,真的少见呢。”

  “哪里哪里。”老人被少年这么一夸,更是开心的合不拢嘴。

  “那么,回到正题,这杯茶水……”少年说话间瞥了琉心一眼,意味很明显。

  “杯子不是我的。”琉心伸出手把茶杯里面剩下的一些底子倒进了窗台上一盆的绿萝里,随手放在桌子上,向前推了推,“麻烦你冲洗一下,之后还给他吧。”

  “我听不懂你说什么。”少年用右手小拇指掏了掏耳朵,装出一副不知所谓的样子。

  琉心白了他一眼:“算了,我自己去。”说着便要起身。

  “不劳烦了。”没等琉心动身,少年便飞快抢过杯子,攥在了手里,顽皮的笑道,“阿辰是吧。”

  “你不是听不懂吗?”琉心斜了他一眼。

  “现在懂了。”少年脸上笑意不减。

  琉心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光明正大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人,懒得再和他多废话,把杨辰先前叠放好的两本杂志从桌子上拿了起来:“那没什么别的事情我就走了。”

  “要不要这样。”少年眨了眨他那双感情泛滥的桃花眼,“阿辰交班的时候好像很担心你呢,你就没什么话捎给他的吗?”

  琉心把两本杂志放在了腿上,不自觉的翘了翘鼻子,仿佛早已看透一切:“他不是那样的人。”

  “妹子你倒是挺聪明的。”少年看琉心的眼神里多了几分玩味,“阿辰那个人也真是不解风情,遇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居然会无动于衷。”

  “你倒也挺会夸人。”琉心表示这样的夸奖早就听多了,并没有什么感觉。

  “哪有,哪有。”少年挠了挠后脑勺:“理所应当是这样。”

  琉心头都没有抬一下,打开一本杂志,漫不经心的翻了两页:“你好像和杨辰很熟的样子。”

  “不只是很熟哦。”少年笑的意味深长,话只是说了一半,却没有接下文。

  “可我从没有听他提起过你。”琉心抬起头,盯着少年的眸子。

  “那可能只是因为你们的关系有问题。”少年笑的人畜无害,眼神里没有一丝犹豫。

  “唔~”琉心的睫毛微微颤抖了一下,随后合上了手里的杂志:“可能是吧。”

  老大爷推了推眼镜,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唇枪舌战的两人,没有插话。

  “妹子,别怪我提醒你,尽量离阿辰远一些吧。”少年停了一阵,嘴角不再有笑容,缓缓睁开了眼睛,濯墨的眸子像是一眼能看到人的心底,轻轻的凑了过来,带着他身上那一股特有的薄荷味,附到了琉心耳边,后半句的声音小到几乎听不见,“如果你没有和阿辰一起下地狱的觉悟的话,就不要再招惹他了。”

  “这是警告还是威胁啊?”琉心的直觉很敏锐,马上就察觉到了少年前后的转变,不过她才不是会这么简单示弱的人,微微眯起了眼睛,冷笑里带着耍赖的意味,“欺负我一名弱女子,你这样很值当吗?”

  面对无赖的人,就比他更无赖,杨朔小时候经常这么做,琉心确信自己也可以。

  “不,只是提醒你一下。”少年说罢,直起了身子,眼睛瞥向了别处,“不过,你看起来和阿辰好像也没走那么近,可能是我杞人忧天了。”

  “你多虑了,我们压根就不认识,他只是在我朋友的咖啡馆打工而已。”琉心从桌子上拿起书,望了望窗外,同样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淡若清风。

  “但愿如此,妹子。”少年的脸上没有了先前慑人的目光,却也一样不怎么舒服,“我这可是为了你好,你应该是个聪明人,别等自己陷到了沼泽地里才想要抽身,那时候可就来不及了。”

  琉心直接就当没有看见他,披上大衣,拿起桌子上的两本书,向老大爷客气的笑了笑:“伯伯,让我出去一下。”

  “好,好。”老人面对这样凝固的气氛,也只能是尴尬的笑了笑,向前挪了挪椅子,就那样让琉心走了去。

  琉心拎着两本书,二话没说,在少年和老人的注视下,咯噔咯噔踩着地板走出了书店。

  刚开始她还以为这个人不错,实在是瞎了眼,敢情这人是来先唱白脸后唱红脸,自己到头来还是被他算计了。

  杨辰是什么人她才不管,这倒好,被他这么一说搞得好像是她要倒贴过去一样,他以为他是谁?

  琉心走在大街上,越想越气,步伐也越来越快,三步并作两步,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回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