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风会划伤你

第四章 我们都是无可救药的人(六)

如果风会划伤你 南风染忆 3159 2019-01-21 20:35:16

  “啪”,伴随清脆一响,茶几化妆盒被人用力合一,虽余音,却显无辜。

  红衣女子脸浮一丝故假意愠怒:“?,总之,琉心孩子,莫宇,谁法就。”

  “浅浅,太明白,女孩儿身特别方,让莫宇意。”白先生缓缓睁睛,话语气再之柔随意,添几分色,“退一步讲,就算真刘先生女儿,做份未免呢。”

  女子闻言,恶趣味勾嘴角:“别误,一,刘谨清男人,见自己亲生女儿反应。”

  “反应,隔,又认识。”白先生靠柔软沙,微眯,高贵优雅。

  “用认识,需媒体证明就行,自静。”女子眸子里满自信,微微低,透鼻梁镜注视茶几面影子,伸左手推推镜,喃喃自语道,“话,信心。”

  “哦?”白先生似乎女人谈话兴致,挑挑眉,“怎证明?”

  “先付钱。”红衣女子始至终白先生一,却细致捕捉情绪波,再次老练勾红唇。

  白先生闻言,微笑淡定表情僵脸,秒之,换一脸苦笑,无奈摇摇:“真贪心呢,浅浅。”

  “随怎。”女子直身子,略显轻佻吹吹刚涂完指甲油根手指,丝毫让步意思,“反里,钱一切免谈。”

  “,假如最刘先生死咬承认,辛苦就白费吗?浅浅。”白先生饶兴致翘二郎腿,缓缓转脸,盯女子侧面脸颊,笑道,“刘先生种人,大解。”

  “无所谓,寻人公司力,需承认。”女子注意力仍自己手指,甚至抬白先生一,答轻描淡写,“需媒体添油加醋一,大众认就行。”

  “真十足握确认关系呢。”白先生转脸,直视女子侧脸,饶兴致欣赏自信面容。

  “秘密。”女子伸食指放唇,做一嘘姿势,举止甚优雅。

  “就目吗?浅浅。”白先生神收,脑袋微微倾斜,伸左手捏一红茶杯子,细细端详面条纹,右胳膊靠沙扶手,撑脸颊。

  “帮找女儿,总报答吧。”女子眉间轻描淡写。

  “,女儿怎办呢?”白先生又茶杯放原位,若所思,表示认真听。

  “孩子吗?”女子捏一小杯红茶,轻轻抿一口,自觉颤腿,目光一瞬变极凌厉,“谁管!”

  女子罢,展手指继续欣赏自己美甲颜色,甚至跟楼隐约传音乐轻哼唱几,注意,白先生眉毛随降音颤抖一。

  白先生再一次侧脸,女子心肺子,轻轻叹一口气:“浅浅,喜欢做法。”

  “解。”女子举止仍随意,却缘故,听完白先生讲话,眉间落一丝苦楚,聪明左偏偏脸,让白先生。

  “解代表意,浅浅。”白先生目光顺女子偏侧脸,笑耐人寻味。

  而白先生话音刚落,女子便脸转,高高抬脑袋,透鼻梁,脸纠结表情早消失见,取而代之依毫无破绽高傲无赖:“,琉心就定,怎办?”

  白先生并因女子无赖而拿办法,淡淡笑笑:“连面见就,怕悔?”

  “信?”女子神略显轻蔑,反道。

  “孩子一面之缘。”白先生伸手指按按太阳穴,“种性格应该搞定。”

  “何见?”女子饶兴致挑挑眉,“拿证据证明一。”

  白先生闻言,提套子终套猎物一,闭睛,用皮鞋节奏踏木质板,屋第一次勾唇角:“证据,应该就楼,试试。”

  “……”女子闻言,错愕几秒,快又镇定,“骗人小戏,当?”

  “亲自确认一,浅浅。”白先生语气里一丝谎意味。

  “白飞!”女子白先生真玩笑子,猛站,步并步走面,挡住灯光,弯腰俯身子,一手按沙,阴郁睛死死盯白先生瞳孔,睛里搜寻东西一,冷冷质道,“让琉玥见面?”

  人离近,女子身香水味溢白先生鼻子里,而白先生却,脸慌张表情,眯迎女子晶莹剔透目光,默默承受怒火。

  间一分一秒,白先生女子就互相,谁移目光,张脸马就贴一子,甚至互相够听方交错呼吸,十几秒之,女子缓缓张红唇,嘴里蹦字:“莫宇。”

  “真聪明,浅浅。”白先生答女子语气就奖竞猜工人员告诉“恭喜,答”一。

  “做莫宇处,损人利己吗?”女子身,坐自己,虽冷静,却再之容,懊恼道。

  “处情,就做吗?”白先生丝毫怕火浇油引火烧身,“浅浅,莫宇够解呢。”

  “又怎道?明明里待整整一午。”女子双手交叉抱胸,思考一番,突间明白,“道,女孩儿骗琉玥见面,而里盯,让掺,人合伙算计,?”

  “浅浅,。”白先生歪歪,笑道,“莫宇做管,。”

  女子一拳打棉花,神色复杂盯白先生,却无话。

  “至此,。”女子自顾自纠结一番,终泄气,“罢,其实琉玥见见面大影响。”

  女子言罢,白先生便再继续话,缓缓闭睛,场面再次安静,女子自觉无聊,又打化妆盒,照镜子。

  良久,白先生终缓缓睁睛:“小焱怎?”

  “就。”

  “每月五百零花钱,如果外话,让小焱贫民窟吗?”

  “所才愤图强啊,某人弟弟,整一四混混打交道,真道当哥哥怎。”

  “混混打交道,浅浅,一吗?”话间,白先生神微妙变化。

  “情况一。”女子推推镜。

  “担心,浅浅。”白先生柔道。

  “别用小雪脸笑。”女子撇撇嘴。

  “人就应该待,阿皓做,管。”白先生急缓,仿佛放心,“总长大。”

  “话句话昧良心吗,白飞?”女子伸手指轻轻茶几,“怎见小雪?歧视女性遗传吗?”

  “小雪情,努力做最。”女子白瑞雪,白先生脸色明显难一,补充道,“一之。”

  “小雪找。”女人顺势拿杯子,端详良久,“帮。”

  白先生皱皱眉:“弄巧拙,浅浅。”

  “别叫,白飞,才害。”女子重重玻璃杯砸茶几,厉道,“如果小雪抱憾而终,一定放!”

  “音再大,琉玥酒保吵。”白先生脸勾一苦涩笑容,柔道。

  女子闻言,音滞一。

  “浅浅,拆礼物吧。”白先生指指面桌子红色礼盒,叹口气,“难见一次面,总生愉快情。”

  “先挑吗?”女子嘟囔道。

  “浅浅,生日快乐。”

  “收废话吧。功夫,如关心关心小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