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风会划伤你

第四章 我们都是无可救药的人 (三)

如果风会划伤你 南风染忆 2204 2018-12-02 18:44:16

  司机载着琉心出了市,在公路上飙着高速行驶了大概一个小时,终于到了城市的边缘地带的街上。

  司机的车技很好,踩着车载音乐的节奏,拉着琉心在拥挤的人群里穿梭着,横七竖八的过了好几条街,琉心依稀感觉周遭的环境逐渐变得熟悉起来,刚想要让他停车,谁知他却抢先一步猛地踩了一个急刹车,让琉心一个前仰,险些栽到前座。

  “到了,小妹妹。”

  琉心很好脾气的没有发飙,坐起身子朝窗外看了看,果然是大叔的酒吧门口。

  “小妹妹,够土豪啊,打车来这边。”司机吹着口哨,接过钱,抽出纸写了一个电话号码递给琉心,乐呵道,“要不我再给你打个折?”

  “不用了。”琉心随即接过纸条,下了车,替他关好门。

  “我去周围转转,尽量在六点之前完事哦,我可不喜欢在夜里跑高速。”司机边说边摇上了车窗,发动汽车离开了。

  琉心没有心情搭理他,提了提被刚才刹车弄歪的包,上前两步,打开门便走进了酒吧里。

  琉心又一次通过了那条狭长的走廊,只不过没有前一次莫成宇带她进来那么匆忙,这次她还可以尽情的欣赏一下四周墙壁上的壁纸。

  明明上次她还想着这辈子也不会来这里第二次的,可谁知道一辈子会过得这么快。

  琉心在走廊里面刚走到一半,突然听到酒吧里面爆发起了鼓掌声。

  琉心有些疑惑,加快了步伐,里面的鼓掌声渐渐消失,转而成了呐喊,声音还越来越大。

  快到门口的时候,琉心被喊叫声吵的耳膜疼,不禁伸出手捂住了耳朵,然后才进到了酒吧最里面。

  映入眼帘的光景又一次震撼了琉心。

  酒吧里面热闹非凡,人数比她和莫成宇上次来的时候最起码多了一倍,边上还新添了好几个保安,歌手演唱的舞台周围的桌子也搬走了好多,腾出来很大的空间。

  舞台中央,一名女歌手笔挺的站着,大概一米七五的个子,瓜子脸,皮肤白皙,嘴唇红润,中等身材,一头棕色的波浪发朝身后泻下去,机车上衣配着黑色的皮裤,穿着一双和头发一样颜色的马丁靴,很时尚的样子。

  原来是刚刚演唱完毕,所以台下炸了锅。

  女歌手在台上面,双手握着麦克风,戴着墨镜,仿佛雕塑一般屹立着,一动也不动。

  因为墨镜的缘故,单从外观上,琉心看不出来她有多少岁。

  台下面好不热闹,四五个人一座,中间的位置基本已经被坐满了,有人挥舞着酒瓶、有的挥着荧光棒,更有甚者还拉起了横幅,上面写着英文:Warmly welcome Yuejie returnees。

  琉心被荧光棒闪的眼疼,眯了眯眼,扫了一眼横幅:热烈欢迎yuejie归来。Yuejie是拼音,不知道是哪两个字。

  从这个位置一眼望去,青年中年、男的女的,穿着西装的上流人物,披着褂子的大汉,还夹杂着很多醉酒的人,所有人都声嘶力竭的呐喊着,壮观程度不亚于一场小型演唱会。

  连吧台那边的酒保和调酒师也在疯狂的助威。

  琉心记得那名酒保,明明上次来的时候,他还是挺淡定的。

  虽然还不知道台上的哪位是谁,不过看这声势浩大的场面,应该不只会是酒吧的歌手那么简单。

  然而这些都和琉心没多大关系,琉心很清楚自己的目的。

  她只是进来喝点酒而已。

  酒吧里的声浪一波接着一波,琉心在门口,肩膀上挎着包,用手捂着耳朵,就那么从容的走了进来,没有人关注到。

  琉心从人群中间推搡着穿过去,好不容易才挤到了吧台的位置,把左手从耳朵上拿了下来,拽了拽正在兴奋呐喊着的酒保的袖口,随后又放回了耳朵上,继续隔绝着外面的音量,对着酒保大声喊道:“给我拿两瓶啤酒。”

  “你说什么?”酒保穿着整洁的工作服,手里拿着大号的红酒杯举的高高的,来回晃动着,感觉到有人拽他才冷静下来,不过他虽然能看得到琉心的嘴在动,却听不到她说的话,因为周围人的叫喊声实在太大了。

  “这首歌,果然唱几次,都还是那么怀念呢。”就在这时,舞台上的歌手发言了,大号的音响压过了人们的尖叫声,人们听到女歌手发言,一下子安静了许多。

  女歌手一只手拿着麦克风,一只手摘下了墨镜,缓缓的睁开眼,顺着眼角滚落下来两滴泪珠,伸出拿着墨镜的手擦了擦。

  “这么长时间了,大家都还在,我很高兴。”歌手继续道。

  琉心没有回头去看舞台上歌手的样子,也没有管她在说什么。只是觉得周围不再吵闹了,解脱般的拿下了放在耳朵上的两只手,觉得胳膊一阵酸疼,顺便把包取下来放在了吧台上,腾开手揉了揉胳膊,向酒保淡淡道:“我要喝酒,给我两瓶啤酒。”

  然而台下只是短暂的安静了一下,之后又再次爆发起来,而且比上次声音更大,琉心刚说完话,一口大气还没出去,听到呐喊声又赶忙伸出胳膊堵起了耳朵。

  酒保和身后的调酒师也再次跟着大伙儿的节奏疯狂的喊了起来,琉心看着眼前发疯的酒保,有些无语。

  看来今天不太适合来这里。

  女歌手伸出手向下按了按,终于把人们的声音压了下去。

  “在我离开的这两年里……”女歌手轻轻的拿起了麦克风,开始在台上说起了话。

  “客人,请您说的具体些,酒的种类可多了去了。”酒保的目光终于放到了琉心身上,脸上兴奋的余热还未散去,一脸陶醉的展开双臂,向琉心展示着后面的柜台,不失礼貌的调侃道,“喏,看我身后这些,都是酒。”

  “随便什么都行,我去那边,一会儿帮我拿过来一些。”琉心趁着人们不再乱叫,说话的语速也提快了些,指了指舞台右边人少的一片地方。

  鬼知道这些人什么时候再喊起来。

  “你这样我可很难办啊小…姐…”酒保一边说话一边打量着琉心,不自觉的语速越来越慢,盯着她仔细瞅了几眼,越瞅越觉得琉心熟悉,直到最后猛地向后一跳,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差点惊掉下巴,说话也变得不利索了,“莫,莫,莫成……”

  看来是想起来了。

  “莫什么莫,我要喝酒。”琉心翻了翻白眼,“不要让我重复很多次。”

  “啊,啊……您要喝酒啊,好咧。”酒保恍惚了一下,把‘你’换成了‘您’,态度也一下子变的比刚才客气多了,“琉小姐是吧,外面现在有些吵,您要不要到包间里?”

  “不用了,我就去那边。”琉心没心思去想多余的事情,“麻烦快点送过来。”

  “好的,琉心小姐。”酒保叫着琉心的全名,摆了个“ok”的姿势,“请您稍等。”

  琉心拿起包,走到了舞台最右边的角落里,找了个还算干净的桌子,坐了下去。

  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看到女歌手的侧脸。

  琉心默默关注着舞台上的歌手,她的眼睛很好看,脸上也没有一丝皱纹,用中年女人们常说的一句话来形容就是:保养的很好。

  “我很想念我已经逝去的姐姐,还有我素未谋面的侄女,据说是个女孩儿,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歌手的眼底闪过一丝愧意,随后做了个调皮的表情,“当然,我呢,也很想大家啦……”

  应该是提前背好了稿子。

  琉心正想着,酒保已经带过来两瓶淡色的葡萄酒,酒精度不是很高的那种,旁边还附着一小杯紫色的鸡尾酒。

  “附赠品,紫色魅力,ku帮忙调的。”酒保很礼貌的帮琉心把两瓶酒的开了瓶,指了指柜台后面一丝不苟的调酒师,那应该就是他说的ku。

  酒保汗颜道,“抱歉刚才没有认出您,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完全不用和我客气的。”

  “谢了。”琉心拖着腮帮子,眼睛盯着舞台上面的歌手一动也不动,闪着光芒。

  那个女人的侧脸,好像,妈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