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风会划伤你

第四章 我们都是无可救药的人(一)

如果风会划伤你 南风染忆 2395 2018-11-25 17:28:28

  医不自医,人不渡己。

  ------------------------------------------------------------------------------------------------

  琉心和白瑞雪分开之后便按原路返了回去。

  果不其然,她从街道拐角处走出来的第一眼就看见了早餐摊那边的孟玲,此时正坐在中间的位置没有形象的狼吞虎咽着。

  琉心大致撩了一眼,混沌,包子,这边也只有这些了,她有时候真的很佩服孟玲,每天吃着一样的早餐还能保持这么大的热情,也是很不简单呢。

  孙焱也在旁边,不过这小子非但没有劝她注意形象,反而一脸亡国皇帝似的坐在旁边,傻里傻气的看着她:“小玲不要着急,慢些吃,等你吃完我再收摊。”

  临近中午,别的人都走完了,所以她们的那一桌格外的显眼。

  琉心不免觉得有些脑壳疼,幸亏是这俩货周围没什么人,不然人家一定会报警的。

  随即她便走过去拉了一个凳子,和他们拼了一桌,把包扔在了旁边的椅子上,调侃道:“早餐都被你吃到中午了。”

  “咦?琉心你今天不是要睡觉吗?”孟玲抬起头,鼓着腮帮子,一脸懵的看着琉心,咀嚼的动作有几分可爱,“我还以为你在房间里呢,特意没有去叫你。”

  “把东西咽下去再说话。”琉心看着孟玲吃货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侧过头,瞥到了孟玲脚底下的一大个纸箱,“那是什么?”

  “一些特产,小玲准备要寄回给家里的。”孙焱果然是千年难遇的榆木疙瘩,丝毫没有觉察到旁边孟玲难以启齿的模样,一下子把她卖了个理所当然。

  孟玲被气得咬牙切齿,在凳子下面狠狠的踩了孙焱一脚,低声道:“你个大笨蛋!”

  “还有一封信。”孙焱本来还没什么,一看到孟玲恶狠狠的盯着他,反而更来劲了,一副我偏要说的架势,继续给琉心兜着底,“要去邮局寄出去的。”

  孟玲又在桌子底下狠狠的掐了孙焱一把,可孙焱这小子天生皮糙肉厚,像一个铁疙瘩,面对孟玲的一系列物理攻击,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琉心看到了她俩的小动作,挑了挑眉:“有什么不能说的。”

  “哪有。”孟玲活像一个受气包,掐着孙焱的手还没有撒开,“我是觉得到市中心很远,所以不想告诉你,免得让你和我们一起跑腿啊。”

  “市中心?”

  “是啊,心姐,这一带都没有邮局的,小玲的信只有去市中心才可以寄出去。”孙焱挠了挠头,“你们来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发现吗?”

  “怎么不打电话,非要寄信呢?到了要很长时间吧。”琉心挑了挑眉。

  孙焱摊开手,表示很无奈:“我问过。”

  “而且既然要寄快递的话,为什么还要分开寄呢,直接在箱子里边附一张纸条不是更好吗?又方便又省钱,还省时间。”琉心看着半个人大的纸箱,疑惑道。

  孙焱在旁边捣蒜似的点着头,表示非常赞同:“这个我也问过。”

  “有一些个人原因,我不想说。”出乎意料的,面对琉心和孙焱的盘问,孟玲没有再嗲声嗲气的说话,而是很乖巧的把手从孙焱胳膊上拿了回来,右手摆弄着汤勺,眼睛盯着碗里的混沌,眉宇间很难得的有了几分认真,“而且这封信,昨天我熬着夜,写了一个晚上。”

  琉心很难得的在孟玲的眼底捕捉到了几分认真,饶有兴致的点了点头:“孟玲,我也陪你去吧。”

  琉心的嘴角微微抽搐,这是她第二次叫孟玲的名字,有些不习惯也在所难免。

  平时琉心都会说:你,我们,或者干脆不叫她。说起来,她和孟玲也刚认识不久,他们之间都藏着很多秘密,很多事情,谁也不知道谁。

  琉心不着急问,她知道,总有一天,孟玲会自己说的。

  她自己也一样。

  等到她们都不得不说的那天。

  “啥?”孟玲听琉心这么一说,马上不淡定了,刚刚打磨好的乖宝宝风范又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戛然而止,脸色也瞬间垮了下来,惊诧道,“琉心你真的要和我们一起啊,不行不行。”

  “我不嫌累。”

  “那也不行。”

  “怎么了?你今天的反应好奇怪。”

  “不怎么,反正就是不行。”孟玲一边摆手一边拨浪鼓似的摇着头。

  “就这么定了。”琉心见软的不行,来了硬的,没有给孟玲分辩的机会,“吃完收拾一下,我们出发。”

  孟玲见琉心一脸没商量的样子,最后终于败下阵来,甚至都没有贯彻她平时“粒粒皆辛苦”的原则,扫了一眼桌子上还剩下的半碗混沌:“琉心,我吃完了,我们先上楼吧。”

  “收摊。”孙焱在一旁乐呵呵的看着两个人。

  “小焱子,帮我和琉心看着东西。”孟玲戏精般的伸出兰花指指了指孙焱,“在楼下候着。”

  “小燕子……”孙焱满脸黑线。

  随后琉心便和孟玲上了楼,约了好了时间,各自回到了房间整理起来。琉心先是吃了些点心,又重新梳洗了一遍头发,正在洗手间的镜子面前刷着牙,却意外接到了一个电话。

  琉心扫了一眼,刷牙的动作戛然而止。

  是莫成宇,琉心赶忙漱了一口水,之后按下了接听键。

  “喂,心儿吗?”电话那头,莫成宇的声音有些疲惫,却又有一些人为的振奋,像是在很努力的让自己打起精神,“我有事情要和你讲,这边只有一分钟时间,你好好听着。”

  “成宇,你这几天都去哪儿了?”琉心急忙道,“我也刚好有事情要问你。”

  “我先说,心儿。”莫成宇的语气里透露着几分不容反驳的威严。

  “可是……”

  “心儿。”莫成宇似乎特别匆忙,没有给琉心发言的机会,直接打断了她的讲话,“两个月之后,南大的开学典礼,刘叔叔会出席。”

  琉心刚想要问莫成宇白瑞雪的事情,闻言却愣在了原地。

  “以股东的身份。”莫成宇见电话这头没了动静,顿了顿,声音尽力的缓和了些许,“他有投资南大校园建设的股份。”

  “我也是今天早上刚刚得知这个消息。”电话那头的莫成宇安慰道,“突然打电话给你说这些可能不太合适,不过我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要告诉你,心儿。”

  “我们都需要时间来适应一下。”

  “心儿,你很聪明,不要想不开。”

  莫成宇说罢便挂了电话。

  琉心两眼空洞的杵在洗手池面前,双臂直直地垂了下去,错愕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手机从指尖滑落,掉在了地上,她想要动手去捡,身体却丝毫使不出力气。

  她突然想起来白瑞雪说的“一些不相干的人。”

  琉心看着自己的表情,如同十年前的那一次一样,凄惨,绝望,无助。

  良久,她的表情逐渐平静下来,慢慢地,转为冷漠,觉得自己的身体能动了,右手拿起牙刷,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机械般地重复着刷牙的动作,直至牙龈传来的疼痛感把她拉回现实。

  琉心的左手从始至终都在紧紧的攥着,再张开时,已经多了好几道深深的指甲印。

  “要我重复多少遍,我姓琉,不姓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