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风会划伤你

第三章 风划我很痛的那年(十三)

如果风会划伤你 南风染忆 2295 2018-10-16 22:25:23

  琉心从旁边座拿,手一时间:午十点。

  觉,已经这里待两小时吗?

  琉心抬望望窗,从这过,阳已经没过屋檐,来时间早。

  这时间,孟玲应该床,过一会儿,孙焱边摊,丫头,怎赖床,决计会错过早餐时间。

  一会儿还孟玲,孙焱午排,琉心盘着。

  琉心过头,顺悄悄扫一站边白瑞雪。

  一人犹豫时态,像摇曳烛火一样飘摆,结无非左,右,熄灭。

  过,无论哪结,琉心扇一风人。

  没必。

  白瑞雪,琉心插手,,还自己怎。

  琉心两手悄悄伸桌子底,狠狠攥两,为,为自己来休息日心疼。

  “呐,琉心,这这。”琉心没绝自己邀请,白瑞雪心似乎一大,说话语气里露掩饰喜悦,舒坦伸懒腰,长长吸一口气,缓缓吐来,一副满血样子,似乎从琉心微妙动里端倪,微笑,“走。”

  “嗯。”琉心站来,拿,着笑可掬白瑞雪,为,心里莫楚。

  “麻烦过来结账,顺帮拿一大一点袋子。”白瑞雪转过身,柜台边酒招招手,用余瞥一桌子嘉士伯,“这酒,带一。”

  “哟,咧。”酒哈哈,手里电视遥控,屁颠屁颠这边走过来,一闲。

  而来总突,白瑞雪转身时,左手食蹭桌子开瓶,桌子开瓶军刀卡,锋,白瑞雪手蹭面,瞬间开一小伤口,鲜红血液从伤口里溢来,沿着手缓缓,白瑞雪涂着亮晶晶甲甲盖染红色,顺着尖,一滴一滴滴落还剩着瓶酒杯子里。

  当,这样一幕丝毫差落琉心里,过观白瑞雪,却像一样,仍挥着右手,面带微笑招呼着边酒。

  “喂,……。”琉心白瑞雪,却又怎称呼,一时急,喊一字“”。

  “小雪。”白瑞雪手,转过脸来视着琉心,脸笑减,“怎琉心,这变吗?”

  “,说,手……”琉心白瑞雪淌着血手,“难觉吗?”

  白瑞雪闻言,顺着琉心方一,这现自己手血,滴仅剩着杯嘉士伯里,来颜色浅酒,染一抹淡淡红色。

  而乎琉心,白瑞雪没措。

  既没乱阵脚,脸没现点害怕,而愣几秒,猛左手抬来,拿,睛一眨眨凝视着着自己淌着血手,脸写满可。

  像样子。

  白瑞雪像瞬间浇一盆冷水一样,脸笑凝固来,眉间微微颤抖,用小小声音自言自语:“……已经……没觉啊。”

  琉心显没听见白瑞雪说,过可没闲着,白瑞雪愣神时,已经吧台方跑过,推开晃晃悠悠走过来酒,拿过来一瓶矿泉水。

  琉心熟练拧开矿泉水瓶盖,帮白瑞雪冲洗一,却没刚手,一阵冰冷,冷琉心一激灵。

  酒还楚生,着琉心一匆忙动,一头雾水挠挠头:“怎啦?”

  琉心突如来冰冷触冰略微停一,过应过来,白瑞雪手血洗一遍,从里一创可贴,撕开贴,末,还忘帮轻轻几:“愣神。”

  还,时自己爱里一用着东。

  “还万呢。”白瑞雪琉心唤神,斜斜身子,一琉心身椅子,笑挂脸。

  ,笑没刚自。

  “觉痛吗?连自己手伤没现。”琉心疑惑语气里夹杂着许埋怨。

  “谢谢,琉心。”白瑞雪认自己手创可贴,日忽略掉琉心问话,“这贴手,应该舒服。”

  “一吗?”酒断们,像大致白怎,呵呵,漫经心,“大,们这女人,大惊小怪……”

  琉心过头狠狠瞪一,酒吞吞舌头:“,,说。”

  琉心现肠子悔青,早这里酒这态,还如白瑞雪面站两小时,干脆带着自己房间,哪儿,总来这里对。

  “们这里连开瓶没吗?给顾客用军刀卡!”琉心恨恨瞪酒一,凶。

  “一,还会人来啊,没找开瓶,顺手自己军刀卡借给们。”服务员摊摊手,满脸屈,“这还心办坏啊。”

  “没关。”白瑞雪大方摆摆手,“自责,这样谁没。”

  “心吧,姐,会。”听白瑞雪这说,酒立马挺身子,摸摸脑勺,露一排齐洁白牙齿,没一丝客气。

  还脸皮厚……

  “来拿。”白瑞雪自己手,又舍望着酒,酒,“这样吧,一会儿给址,头帮送过,可吗?”

  “,咧,您们老板投诉,扣工资行。”酒一听,满口答应,毕竟白瑞雪伤,怎论,占。

  琉心着一言一语两人,弱弱插一句:“开过,AA摊。”

  白瑞雪闻言顿顿,会点点头,笑邃:“吧,这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