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风会划伤你

第三章 风划我很痛的那年 (十二)

如果风会划伤你 南风染忆 2140 2018-09-05 23:00:10

  记忆中的那些年,就像是口袋里凌乱的耳机线,缠绕,交错,打成结,错综复杂的纠缠在一起,解开的方式很简单,解开的步骤却很复杂。

  -------------------------------------------------------------------------------------------------------------------------

  琉心扶着白瑞雪的手被挣脱开来,白瑞雪说完话便把头深深的埋在胳膊里,没有了多余动作。

  琉心站在那里停了一会儿,不免觉得有些尴尬,只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隔着一张桌子,托起腮帮子,一动不动的望着白瑞雪,足足有两分钟,一直等听到她的呼吸声慢慢变得均匀,心里悬着的石头才落了下来。

  幸好没事,琉心长舒了一口气,把手放了下来,翘起来二郎腿,用面前的杯子倒了一小杯酒,耐心的等着白瑞雪恢复过来。

  琉心拿起酒杯,喝一小口,然后放下,再次拿起来,抿一口,又放下,一个动作重复了好多遍,抬起眼盯着白瑞雪的头发看了看,又转过头望了望不远处专注于看电视的酒保,然后扫了一眼窗外冷清清的街道,最后视线才落回了手里的杯子上。

  白瑞雪最后说的一番话,琉心都听到了,不过,她一句都没有回应。

  她不知道该怎么和白瑞雪说。

  莫成宇,琉心最了解不过了,先不要说自己会不会帮她,就算自己真的帮了她,以莫成宇的性格,不但会不领情,反而会觉得她这样更做作吧。

  做这样的事让莫成宇回心转意,只会弄巧成拙而已。

  虽然,白瑞雪给人一种温柔懂事的感觉。不过,任谁都看得出来,她并不是真的很幸福。

  真的感觉快乐的话,又怎么会有请人帮忙这样的事情呢?

  而且,和琉心刚开始觉察到的一样,这个人好像真的是个病秧子。

  不过,琉心不问。

  只要是别人不想主动说的,琉心从来都不过问。

  琉心的眼神柔和下来,健康,从来都比金钱重要呢。

  琉心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一个遇事会心软的人,只是,面对现在这样的情况,她好像真的没有办法开口拒绝她。

  琉心捏着手里的杯子,斟酌了一番,终于狠下了心。

  长痛不如短痛,索性,就做这么一次坏人。

  终于,过了一阵,白瑞雪缓缓的抬起头,看起来气色比刚才好了很多。只见她温柔的从纸盒里抽出几张纸,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轻笑道:“我没事了,抱歉,琉心,吓到你了。”

  言行举止比之前更有风度了。

  琉心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来,把杯子放在了一边,脸色黯淡了几分。

  白瑞雪看到了琉心的一系列动作,直了直身子,微笑道:“你已经想好了吗?”

  “这种事情从一开始就不用想。”琉心摇了摇手里的酒杯,脸上装作很轻松的样子,却还是尽量用委婉的语气表达出来,“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是吗?”白瑞雪的头略微的低下,俯视着面前的一盒纸巾,眼睛里闪着些许失落,“其实,我来之前已经有猜到结果可能会是这样了。”

  “那最好不过了。”琉心暗自咽了口唾沫,有些心虚,避开了白瑞雪投过来的目光,摸索着手里的酒杯,“既然你明白了,我也不用多说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

  “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回去能够再好好想一想。”白瑞雪轻轻的抹了抹嘴,加了一句。

  “没什么好想的,我决定的事情,大多都不会改变的。”琉心眉头微憷,想起了些不该想的往事。

  能够影响琉心决定的人,最后都不在了。

  白瑞雪闻言,身体轻微的一怔,停顿了几秒。

  “大多的意思,就是还有可能嘛。”出乎意料的,白瑞雪反应出奇的乐观。

  “唔~,可能吧。”琉心不打算再这样和她纠缠下去,松了口。

  之后,两个人就都不再言语了,酒吧里渐渐陷入了一片死寂。

  琉心和白瑞雪相对而坐,白瑞雪不做声,小口的喝着酒,琉心则捧着酒杯,有节奏的颤着腿,望着窗外。

  琉心盘算着她们认识的时间,一个小时,一个小时零五分钟,或者,更多一些。

  本来就是陌生人,除了关于莫成宇的事情之外,她们真的无话可说。

  “那,没别的事了吗?”

  “恩,好像是没了。”

  “唔~”

  又是一阵漫长的寂静,白瑞雪在对面继续品着那种叫嘉士伯的酒,琉心低下头,在桌子底下无聊的抠起了指甲,她恨不得孟玲现在马上出现,然后甩开门,打破这种尴尬的气氛,灿烂的说:”哎呀,琉心,你怎么在这里啊。“

  “呐,那我走了,今天的事情,还请你不要告诉成宇。”终于,两个人大约沉默了有一段时间,白瑞雪率先站了起来。

  “嗯。”琉心看着桌子底下,轻轻的点了点头,“我知道。”

  “呐,对了,稍等一下。”白瑞雪像是想起了什么,在身后摸索了一阵,抽出一个信封。

  琉心以外的抬起头,定睛一看,发现白瑞雪递过来的是一张邀请函。

  “三天之后,也就是下周二,我会去参加一个舞会。”白瑞雪一边微笑一边解释道,“私人舞会,都是一些朋友,本来这张是留给成宇的,不过他这几天一直在公司忙着,虽然见面的机会很多,却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时机给他,今天就顺便给你带来了。”

  “舞会?”琉心皱了皱眉头,“我不会跳舞。”

  白瑞雪闻言,做出了一个嘘的手势,先是看了看不远处的酒保,之后走了过来,凑到了琉心的耳边,小声道:“呐,琉心,其实我也不会。”

  “什么?”琉心意外的看着白瑞雪,想要脱口而出:那我们去干吗?

  “重在参与嘛,认识一些新朋友,又不是必须要跳舞。”白瑞雪耸了耸肩,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见琉心还在犹豫,白瑞雪弯下腰,把它强塞在了琉心的手里:“拿着吧。”

  “呐。琉心,你是成宇的朋友,我是成宇的女朋友,那么,我们也可以算是朋友了吧。”白瑞雪直起腰,脸上重新焕发了刚来时的神采。

  琉心看了看白瑞雪那令人无法拒绝的表情,垂下了眼睑:“算是吧。”

  最近,这个词汇总是有意无意的从身边人的嘴里说出来。

  “那就这么定了,只是作为朋友的我,单纯的邀请你。”白瑞雪眨了眨眼睛,略微有些欣喜,“到时候我可以介绍我的朋友们给你认识,我相信,她们一定会喜欢你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