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风会划伤你

第三章 风划我很痛的那年 (十一)

如果风会划伤你 南风染忆 3301 2018-07-01 20:47:09

  “嗯……让。”白瑞雪伸右手,轻轻食唇角,考一番,随笑,“晚会歌手像排。”

  “晚会?”琉心闻言,抬头,一头雾水,“晚会?”

  见白瑞雪急缓从桌子拿军刀卡,手里握着细长瓶颈,微微倾斜,澈透红色液从瓶口缓缓,像一挂细长褐色瀑。

  白瑞雪没着急倒满杯子,而饶兴致欣赏着这过,一边倒酒一边慢条:“呐,琉心,大学生吧。”

  “啊,怎呢?”琉心面对白瑞雪自陈述,无奈叹口气,瞬间泄气,抗又自觉无力,大一弃疗架势。

  琉心甚至息从而。

  “大学一样,大生入学时,学校会举办生晚会,生老师,会参。”白瑞雪琉心话当牢骚过滤,停止倒酒动,轻轻酒瓶一边,仔细盯着手里酒杯,像艺术自盯着自己杰一样,急缓释着,“当,括校长,一干人。”

  琉心听着,微微皱皱眉头,白瑞雪说句时音,显另。

  琉心观喜欢这说话方,莫宇一样,像猜谜语,说一句话,自己,急死人。

  “生吗?”琉心着白瑞雪装束,试探问一句。

  白瑞雪这样穿着,谁会觉学生吧。

  过,如生话,莫宇会大读书呢?

  白瑞雪又没答琉心问,过这没避开,而从着脸微笑,目聚焦琉心睛里,神秘:“关这啊,。”

  琉心又一白瑞雪盯浑身自,没过现来,略微缩缩身子。

  “学校生晚会,节目,琉心。”白瑞雪神显味长,过从琉心身移开,转处,轻轻跟一句,“一场钢琴演奏。”

  “唔~还会弹钢琴吗?”对这,琉心倒没觉,毕竟身大户人小姐,小时怎困难,会为柴米盐愁,神生充实。像电视连续剧里一样,日里琴棋书画,对白瑞雪这样人来说,小。

  白瑞雪视线停杯子,没移开,笑甜:“一开怎喜欢,过为时宇喜欢,买一台,努力练习,来弹着弹着,觉喜欢。”

  “呐,喜欢宇一样……”白瑞雪嘴角自觉勾一月牙,满脸甜蜜转而幸福。

  琉心刚说莫宇实喜欢弹钢琴,过白瑞雪沉浸里面样子,话嘴边,又咽。

  可没泼人冷水习惯。

  “啊,抱歉抱歉,又跑。”白瑞雪应过来,眨眨睛,琉心,轻笑着敲敲脑袋,“瞧这脑子。”

  “呐,琉心,演,一小琴手奏可。”白瑞雪双手捧杯子,胳膊肘搭桌子,语气缓来,入。

  “唔,时会。”琉心拿杯子,喝一口,一边附白瑞雪一边着酒味。

  小时宇镇里买这酒,杨朔偶尔喝,自己,从来滴酒沾,杨朔一自己说过这酒数。

  这里,琉心自嘲笑笑,滴酒沾,怕梦里。

  “呐,琉心,觉小琴怎样呢?”白瑞雪一边缓缓说一边观察着琉心应,“唱歌质差,属音乐范畴,应该会喜欢吧。”

  “嗯,电视过,来挺听,点难。”琉心悠闲着酒,过一秒,仿佛白白瑞雪说,毫无防备,狠狠呛一口,赶忙杯子桌子,抽一张纸巾擦擦嘴,盯着白瑞雪,自己鼻尖:“,会让……”

  白瑞雪抹抹嘴,似乎琉心应逗乐,轻笑着点点头:“没错,琉心,样。”

  “可,刚刚说……”琉心惊讶。

  “让宇喜欢,对吗?”白瑞雪说琉心说句话,眸子间微微闪过一丝伤,转瞬逝,继续微笑着“没错,过,这两冲突啊。”

  “而,没像说样,盘损人己。”白瑞雪没给琉心说话会,歪歪头,笑甜,“呐,琉心,如小琴手话,宇,一会注。”

  “行,行。”琉心闻言,断摆着手,识绝,“可。”

  琉心鼻尖逐渐渗汗渍,破脑袋没,白瑞雪来找竟为这样一。

  “行,怎可?”白瑞雪趣着琉心无措样子,脸笑减,从桌子纸巾盒里抽一张纸巾,递过来,“呐,琉心,汗。”

  “会小琴,现开练习,时恐怕一可。”琉心没过纸巾,尴尬笑笑,赶找借口,推脱。

  “琉心,们奏一首曲子,学会难。而,会亲自辅导,现还没开学,离生晚会还长时间。占用少时间,另,应,会付给费用。”白瑞雪一条一条排掉琉心说可现顾虑,“像零工一样,一练习,余用。”

  “说这。”琉心觉窘迫,过脸,窗。

  白瑞雪暂一边,琉心自身,自己从小大,从来没站舞台演过,面对观众,用,登台演一会紧张。

  这,绝对没。

  “琉心,一来,人里,哥哥,从来没人宇走这样。”白瑞雪苦笑,“可几里,宇却一态,心,而一旦人问关,总会调一句,朋友。”

  “琉心,像,比哥哥还离。”

  “可吧。”琉心角过一丝忧伤。

  宇当朋友,朋友。

  “琉心,谢听说这。”白瑞雪刚继续说,却突间皱眉头,脸露痛苦,赶忙紧紧攥桌子酒瓶,又费大力气手从酒瓶拿开,用手撑桌子,咬咬牙,继续,“说实话,一开宇走时,还担心喜欢。”

  琉心一俯视着酒杯,没注白瑞雪一刹变,对说颇惊讶,一时间怎答:“这……”

  这脑洞够大。

  “从浅浅里资时,们间。”白瑞雪脸色比刚苍白来,抽一番,额头逐渐渗细密汗珠,却还忍着笑,“呐,抱歉,琉心,应该怀疑,这,希望谅。”

  浅浅?琉心皱皱眉头,这昵称从们谈话现,已经现,白瑞雪说,自己这,从这浅浅里听来,这浅浅竟谁呢?见一。

  “这~”琉心索几秒,抬头,这白瑞雪面色白如纸,从椅子摔来样子,吓一跳:“怎?”

  “这两里,一犹豫,该该找,找说,拒绝话,该怎办……,,没,过,还来。”白瑞雪像没听琉心说话一样,继续着自己陈述,显吃力,“为这宇会。”

  “舒服?”琉心赶忙离开座,走过来扶白瑞雪肩膀,避免从椅子摔来。

  “琉心,一没退人。”白瑞雪似乎虚弱极点,处细细着过来搀扶琉心睛,汗水大滴落来,滴琉心衣袖,目里盼像****,一瞬间涌来,见咬着牙,用尽力气,一字一顿,“如陪赌一话,没遗憾。”

  琉心搀扶白瑞雪手停顿一,睛微微动动,避开白瑞雪灼热目,随:“说话。”

  白瑞雪言毕,没余心注琉心微妙应,长一口气,从琉心手里抽身子,趴桌子,头埋胳膊里,轻声:“呐,琉心,没,休息一会儿。”

南风染忆

什么也不说了,大家看文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