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风会划伤你

第三章 风划我很痛的那年 (十一)

如果风会划伤你 南风染忆 3301 2018-07-01 20:47:09

  “嗯……让我想想。”白瑞雪伸出右手,轻轻地把食指放在唇角,思考了一番,随后笑道,“晚会的歌手好像有安排了。”

  “晚会?”琉心闻言,抬起头,一头雾水,“什么晚会?”

  只见白瑞雪不急不缓的从桌子上拿起军刀卡,手里握着的细长的瓶颈,微微倾斜,清澈的半透明红色液体从瓶口缓缓流出,像一挂细长的褐色瀑布。

  白瑞雪并没有着急要倒满整个杯子,而是饶有兴致的欣赏着这个过程,一边倒酒一边慢条斯理道:“呐,琉心,你是南大的学生吧。”

  “是啊,你是怎么知道的呢?”琉心面对白瑞雪自信的陈述,无奈的叹了口气,瞬间泄了气,想反抗又自觉无力,大有一种放弃治疗的架势。

  琉心甚至都不知道她的消息是从何而知的。

  “和其他大学一样,南大在每年新生入学的时候,学校都会举办新生晚会,所有新生和老师,都会参加。”白瑞雪把琉心的话当做牢骚过滤出去,停止了倒酒的动作,轻轻地把酒瓶放在一边,仔细地盯着手里的酒杯,就像艺术家自信的盯着自己的杰作一样,不急不缓的解释着,“当然,也包括校长,和一些不相干的人。”

  琉心听着,微微皱了皱眉头,白瑞雪在说后半句的时候加了重音,明显是另有所指。

  琉心主观上并不喜欢这种说话方式,和莫成宇一样,就像是猜谜语,每每他说一句话,自己想半天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活活要急死人。

  “你也是新生吗?”琉心看着白瑞雪的装束,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白瑞雪这样的穿着,任谁看到都不会觉得她是学生吧。

  不过,如果她是新生的话,那莫成宇是不是也会去南大读书呢?

  白瑞雪又没有回答琉心的问题,不过她这次也没有避开,而是从容的保持着脸上的微笑,目光聚焦在琉心的眼睛里,神秘道:“关于这个啊,很快你就知道了。”

  琉心又一次被白瑞雪盯得浑身不自在,但没有过多的表现出来,只是略微的向后缩了缩身子。

  “学校的新生晚会上,有我的节目,琉心。”白瑞雪的眼神显得意味深长,不过很快就从琉心的身上移开,转向了别处,轻轻地跟了一句,“一场钢琴演奏。”

  “唔~你还会弹钢琴的吗?”对于这个,琉心倒是没有觉得很意外,毕竟是出身大户人家的小姐,就算小时候再怎么困难,也不会为柴米油盐发愁,精神生活充实的很。就像电视上的连续剧里的一样,平日里琴棋书画什么的,对于白瑞雪这样的人来说,都是小意思。

  白瑞雪的视线停在了眼前的杯子上,没有移开,笑的很甜:“一开始不怎么喜欢的,不过因为那时候成宇喜欢,我也就买了一台,每天努力练习,后来弹着弹着,不知不觉的就喜欢上了。”

  “呐,就和喜欢上成宇一样……”白瑞雪的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了一道月牙,满脸的甜蜜转而成了幸福。

  琉心刚想要说莫成宇其实并不是很喜欢弹钢琴,不过看到白瑞雪沉浸在里面的样子,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她可没有泼人冷水的习惯。

  “啊,抱歉抱歉,又跑题了。”白瑞雪反应过来,眨了眨眼睛,看向琉心,轻笑着敲了敲脑袋,“瞧我这脑子。”

  “呐,琉心,我的演出,需要一名小提琴手合奏才可以。”白瑞雪双手捧起眼前的杯子,胳膊肘搭在了桌子上,语气平缓了下来,步入了正题。

  “唔,到时候我会去看的。”琉心拿起眼前的杯子,喝了一口,一边附和白瑞雪一边品着酒的味道。

  小时候只看成宇去镇里买这种酒,杨朔偶尔也喝,只有自己,从来都是滴酒不沾,即使杨朔不只一次和自己说过这种酒度数真的很低。

  想到这里,琉心自嘲的笑了笑,滴酒不沾,怕是活在梦里。

  “呐,琉心,你觉得拉小提琴怎么样呢?”白瑞雪一边缓缓的说出一边观察着琉心的反应,“和唱歌的性质差不多,都属于音乐的范畴,你应该会喜欢的吧。”

  “嗯,以前在电视上看到过,拉起来挺好听的,就是有点难。”琉心正悠闲的品着酒,不过下一秒,她仿佛明白了白瑞雪要说什么,毫无防备的,被狠狠的呛了一口,赶忙把杯子放回桌子上,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盯着白瑞雪,指了指自己鼻尖:“等等,你不会是让我……”

  白瑞雪抹了抹嘴,似乎是被琉心的反应逗乐了,轻笑着地点了点头:“没错,琉心,就是你想的那样。”

  “可是,你刚刚不是说你是想要……”琉心惊讶道。

  “让成宇喜欢上我,对吗?”白瑞雪说出了琉心想要说出的后半句话,眸子间微微闪过一丝感伤,转瞬即逝,继续微笑着“那也没错,不过,这两件事情并不冲突啊。”

  “而且,我也没有像你说的那样,盘算什么损人利己的事情。”白瑞雪没有给琉心说话的机会,歪了歪头,笑的很甜,“呐,琉心,如果是你做我的小提琴手的话,成宇,是一定会注意到我的。”

  “不行,不行。”琉心闻言,不断的摆着手,下意识地回绝道,“不可以。”

  琉心的鼻尖上逐渐渗出了汗渍,她打破脑袋也没有想到,白瑞雪今天来找她竟然是为了这样的一件事。

  “什么不行,怎么不可以?”白瑞雪有趣的看着琉心无措的样子,脸上的笑容不减,从桌子上的纸巾盒里抽出了一张纸巾,递了过来,“呐,琉心,你出汗了。”

  “我并不会拉小提琴,就算现在开始练习,到时候恐怕也不一定可以做得到。”琉心没有接过纸巾,尴尬地笑了笑,赶快找了个借口,推脱道。

  “琉心,我们只合奏一首曲子,要学会并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而且,我会亲自辅导你,现在还没有开学,离新生晚会还有很长时间。我每天只要占用你很少的时间,另外,相应的,我会付给你同等的费用。”白瑞雪一条一条的排除掉琉心说的和可能出现的顾虑,“就像打零工一样,你只需要和我一起练习,其余的都不用管。”

  “我想说的不是这些。”琉心感觉很窘迫,别过脸,看向了窗外。

  白瑞雪的事情暂且放在一边,更多的是琉心的自身原因,她自己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站在舞台上表演过,面对那么多观众,不用想都知道,登台表演一定会紧张的。

  今天这件事,绝对没商量。

  “琉心,一直以来,我知道的人里,除了哥哥,从来没有人能和成宇走的这样近。”白瑞雪苦笑道,“可是最近的几天里,成宇却一反常态,心情也特别好,而且一旦有人问起关于你的事情,他总会在最后强调一句,你是他的朋友。”

  “琉心,你好像,比哥哥还离他近。”

  “可能吧。”琉心的眼角划过一丝忧伤。

  成宇当然是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

  “琉心,我很感谢你今天听我说了这么多。”白瑞雪刚想要继续说下去,却突然间皱起了眉头,脸上露出了很痛苦的表情,之后赶忙紧紧的攥住了桌子上的酒瓶,又费了好大的力气把手从酒瓶上拿开,用手撑了桌子上,咬了咬牙,继续道,“说实话,一开始我知道成宇和你走的很近的时候,我还担心你是不是喜欢他。”

  琉心一直俯视着眼前的酒杯,没有注意到白瑞雪的一刹那的变化,对于她说的颇有些惊讶,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她:“这……”

  这脑洞也真够大的。

  “直到我从浅浅那里看到你的资料的时候,我才知道了你们之间的事情。”白瑞雪的脸色比刚才更加苍白起来,表情抽出了一番,额头上逐渐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却还是强忍着笑道,“呐,抱歉,琉心,我不应该怀疑你,这件事情,我希望你能原谅。”

  浅浅?琉心皱了皱眉头,这个昵称从她们谈话到现在,已经出现好多次了,按照白瑞雪说的,她知道自己这么多事情,都是从这个浅浅那里听来的,这个浅浅究竟是谁呢?好想见一下。

  “这~”琉心思索了几秒,抬起头,这才看到了白瑞雪面色白如纸,快要从椅子上摔下来的样子,吓了一跳:“你怎么了?”

  “这两天里,我一直在犹豫,该不该找你,找到你要说什么,你拒绝的话,我该怎么办……,直到最后,我也没有想好,不过,我还是来了。”白瑞雪像是没有听到琉心说的话一样,继续着自己的陈述,但明显是很吃力,“因为这是我和成宇最后的机会了。”

  “你是不是不舒服?”琉心赶忙离开座位,走过来扶住了白瑞雪的肩膀,避免她从椅子上摔下来。

  “琉心,我是一个没有退路的人。”白瑞雪似乎是虚弱到了极点,她在近处细细的看着过来搀扶她的琉心的眼睛,汗水大滴的落下来,滴在了琉心的衣袖上,目光里的期盼像是狂风暴雨般,一瞬间涌了出来,只见她强咬着牙,用尽了最后的力气,一字一顿道,“如果你能陪我赌上一把的话,我也就没有遗憾了。”

  琉心搀扶白瑞雪的手停顿了一下,眼睛微微动了动,避开了白瑞雪灼热的目光,随后道:“你先不要说话。”

  白瑞雪言毕,没有余心注意琉心微妙的反应,长出了一口气,从琉心的手里抽出了身子,趴在了桌子上,把头埋在了胳膊里,轻声道:“呐,琉心,我没事,只要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南风染忆

什么也不说了,大家看文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