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风会划伤你

第三章 风划我很痛的那年 (十)

如果风会划伤你 南风染忆 2285 2018-06-18 21:27:36

  “心儿,你的面条里边要不要放辣椒啊?”厨房里,杨朔站在板凳上,两只手抓着铁勺柄,用力的搅拌着大锅里的面,“妈妈和奶奶应该也快要回来了,我给成宇留一点,之后我们马上开饭。”

  “杨朔,要不我们还是去看看吧,我有些不放心。”琉心找了一个板凳,坐在门口,看着着厨台旁边忙碌的杨朔,眉头拧成了疙瘩,“平时这个时候,成宇应该早回来了。”

  “放心吧,经过我和张叔这几个月的魔鬼式训练,他现在已经脱胎换骨了。”说话间,杨朔盛出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面条,舀了几勺事先准备好的汤头,贪婪的闻了一遍香味,滴上几滴香油,放在了一边,继续道,“不会有人欺负的了他的,可能是他又贪恋路上的风景,所以耽误了时间。”

  没有听到琉心回应,杨朔有些意外,回过头,只见琉心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厨台上的面条,两只手可爱的拖着腮帮子,口水流了一地:“哇,好香啊。”

  杨朔被琉心的样子逗乐了,灿烂的笑道:“瞧你馋的,下午要不要去图书馆?上次的书也应该看完了吧,是时候还回去了。”

  琉心刚想要说话,却院子里传来了奶奶的喊声:“朔儿,出来!”

  琉心回过头,一眼就看到了院子里一脸阴郁的奶奶,还有旁边默不作声的妈妈,和在妈妈后边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耷拉着脑袋的成宇,吓了一跳。

  杨朔也看到了这个场景,一个不小心,手里握的勺子掉进了锅里:“得,成宇闯祸了。”

  琉心慌忙道:“杨朔,奶奶生气了,快,趁现在奶奶没看见你,你快藏起来,他们问起来我就说你不在,等奶奶气消了你再出来。”

  杨朔没有听琉心说的,从板凳上跳了下来,虽然脸上有些惧意,却还是走了出去,临走前还吩咐她:“心儿,把勺子从锅里取出来,别让它掉进去。”

  琉心看着杨朔一步一步走了出去,自己又不敢,只好关上门,透过门缝观察着外面。

  院子里传来了奶奶的责骂声:“是不是你教成宇打人了?成宇那么好的一个孩子,跟着你尽学坏了,你去看看,把人家孩子都打成什么样了,人家的娃娃也是爹娘养的啊……”

  奶奶的声音越来越大,惊动了邻里,门口聚过来好多街坊,熙熙攘攘的,琉心看见了人群里面的李婶,李婶上来劝架,人们也都开始安慰奶奶,说孩子什么的,算了算了,妈妈把成宇护在身后,成宇在妈妈身后,低着头,一言不发。

  琉心越看越害怕,到最后都不敢看了,蜷缩在了厨房的角落里。

  过了一会儿,琉心听见奶奶的骂声停了,琉心又凑了过去,看到人们都散了,而奶奶她们好像是进了正屋,杨朔朝这边走了回来。

  琉心慌忙抱起板凳,跑到了一边,放下,坐了上去,强装淡定。

  只见杨朔推开门走了进来,脸上还挂着红红的巴掌印,眼角挂着泪珠,跳到了厨台前的板凳上,从筷笼里拿出一双筷子,夹住了锅里的勺子柄,把勺子夹了出来,满脸委屈的回过头:“心儿,我不是让你把勺子取出来吗?你看,现在面粘在上边,洗掉要费好大力气呢。”

  ------------------------------------------------------------------------------------------------

  “很抱歉,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是,我并不是很能理解。”琉心听着白瑞雪的讲了一半,眼里透露出几分同情,说话却没有一丝停顿,“如果是换个人来听的话,也许会更好,可惜,你今天来找我,是很不明智的一个选择。”

  琉心的目光逐渐沉寂、漠然,用她那近乎接近结冰点的声音一字一顿道:“我对于感情这重东西,已经近乎没有感觉了。”

  不是对白瑞雪,更像是琉心在对自己说。

  白瑞雪意外的看着琉心,琉心不想要看她的样子,别过脸,补充道:“虽然很抱歉,但是我说的都是实话。”

  白瑞雪仍然直直的盯着琉心,而琉心却一直看着手里的杯子,两个人相顾无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酒吧里陷入了一片安静。

  “这样啊。”终于,白瑞雪率先打破了沉寂的场面,表情逐渐缓和下来,直到归为平静,掏出纸巾优雅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盯着手里空空如也的酒瓶,“果然,假酒就是假酒,怎么也喝不出真的感觉呢。”

  “这样讲下去,也没有意义了。”白瑞雪轻轻的把酒瓶放在了一旁,要不是眼圈还有些发红,任谁也很难相信,眼前这个人方才哭过。

  “呐,琉心,你有什么喜欢做的事情呢?”白瑞雪没有再继续讲述她的故事,而是扯开了话题。

  事实上,白瑞雪这句话刚好戳到了琉心感兴趣的地方,琉心的心脏狠狠的跳了几下,脑海里浮现出来一些东西,只是随后又被她可以的压了下去,淡淡道:“没什么特别喜欢的。”

  琉心从小就喜欢做的事情,杨朔不知道,莫成宇不知道,奶奶也不知道。知道的只有两个人,就是她和妈妈,这也是,琉心和妈妈之间的秘密。

  “乖,心儿长大以后,一定会是出色的歌手的。”回忆里,琉媚慈爱的抚摸着琉心的头发,满脸笑意,“就像……”

  “就像什么?”琉心躺在琉媚的怀里,见琉媚说到后半句停了下来,仰起头,水汪汪的大眼睛可爱的盯着自家妈妈。

  “没什么,心儿谁也不像,心儿就是自己,妈妈相信心儿。”琉媚的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让琉心觉得非常安心。

  “妈妈,今天还没有讲故事。”琉心撅起了小嘴。

  “今天太晚了,妈妈累了,明天再讲吧。”琉媚抱着琉心,看了看床头的钟表,“你看,都十点多了。”

  “不行,不行,妈妈不讲故事,心儿睡不着。”琉心把头埋在妈妈的怀里,尽情的撒着娇,“心儿不管,心儿就要听故事,明天讲的是明天的。”

  “妈妈听奶奶说,奶奶从来不给朔儿讲故事,朔儿也能睡得很香。”

  “那妈妈不要心儿,要杨朔来陪妈妈就好了。”琉心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小机灵鬼。”琉媚伸出食指,宠溺的戳了戳琉心的眉心,逗得琉心咯咯发笑。

  “非要说有呢?”白瑞雪脸上尽是笑意,一句话把琉心的思绪拉了回来。

  “非要说的话……”琉心摇晃着手里的杯子,“唱歌……勉强算吧。”

  “哦?看不出来呢。”白瑞雪对琉心的回答显得很惊讶。

  “只是有一点。”琉心看着白瑞雪的样子,有些不好意思,别过脸,辩解道。

  “喜欢就说出来嘛,干嘛不好意思。”白瑞又开了一瓶酒,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样子,柔声道,“放心吧,琉心,我会帮你保守秘密的。”

  “真的只是感兴趣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