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风会划伤你

第三章 风划我很痛的那年 (九)

如果风会划伤你 南风染忆 2274 2018-06-14 23:56:18

  现实并没有让我们感到有多么的疼痛,只是我们自己的内心在作祟,觉得痛,就痛了,仅此而已。

  ——————————————————————————————————————————————

  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好,窗外吹着恰到好处的风,天上没有颜色不着调的云,路上的行人也很少,外面的路口还有几株绿植,从这个小酒吧里面看出去,别有一番景致。

  不过酒吧里的琉心此时却没有心情去欣赏这些,她正拖着腮帮子,盯着眼前面色略显苍白的白瑞雪,期待着她的发言。

  酒保坐在不远处的柜台后面,手里拿着遥控器,看着电视里的节目,显得特别悠闲,一点儿也没有被这边影响到。

  “呐,琉心,不要搞得这么沉重嘛。”白瑞雪从桌子上摸索到一个军刀卡款式的开瓶器,熟练的开了瓶酒,从桌子上捏起一个杯子,倒了一杯,推到了琉心面前,笑的像一位圣洁的天使,亲和的语气让人无法拒绝,“毕竟,我是成宇的女朋友,又不是他的仇人。”

  琉心的视线依然没有从她的身上移开,接过杯子,礼貌性的抿了一口,随后又放回去:“谢谢。”

  白瑞雪轻轻地颤着腿,盯着窗外优美的景色看了一阵,视线重新落回到琉心的身上。

  “琉心,我从出生起就没有见过我的妈妈。”白瑞雪满脸轻松,就像是在叙述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从我记事开始,父亲就是植物人,一直躺在医院里。”

  “唔~”琉心放下杯子,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在认真听。

  对于她自己来说,听到这样的事情,早都已经麻木了。

  白瑞雪又找到一个杯子,倒了满满一杯啤酒,一口饮尽,眯了眯眼,咬着嘴唇,略带回味道:“好怀念的味道。”

  “我们家一共有三个人,大哥叫白飞,弟弟叫白皓,还有我自己。”白瑞雪抬起头,看了看琉心的眼睛,继续道,“哥哥最大,父亲的娱乐公司理所当然的继承到了家里最大他的名下。”

  说到这里,她苦涩的笑了笑:“公司里的事务,一开始由爷爷代理,直到七岁那年,爷爷说是为了锻炼哥哥,在家里做了一个简单的交接仪式,之后,每天从家里早出晚归的人,从爷爷变成了哥哥。”

  白瑞雪缓缓的垂下了眸子,笑容逐渐僵硬:“其实,年龄上,哥哥只是比我大几个月而已,却每天提着一个比他自己还大的公文包,早出晚归,回家还要照顾我和弟弟。”

  “那时候,公司处于低谷期,虽然不至崩盘,却也没什么起色,他独自一人整天坐在那些等着瓜分公司的元老级员工面前,稍有不慎就会全盘崩溃。”

  “这样啊。”琉心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手里来回摩挲着酒杯,动作慢了下来,有些同情白瑞雪口中的兄长。

  “那年,他只有七岁。琉心,你知道,对于一个七岁的孩子来说,这些有多么残忍吗?”白瑞雪鼻子一酸,眼眶微微发红,“那时候家里生活拮据,请不起保姆,而且弟弟也还小,我就尽量的在家里多帮他分担一些家务,照顾一下弟弟,偶尔会抽时间替他去医院看看父亲。”

  “可是啊,有些事情,终究不是我能够代替的。”白瑞雪的眼里夹杂着一丝细微的忧伤,无奈的叹了口气,“外界的施压,和来自公司内部的混乱,就像是塌下来的天一样,砸在了哥哥一个人的肩上,哪怕是我想要多帮他分担一些,都是有心无力。”

  “琉心,我这么说,你能懂吗?”

  “嗯,我在听。”琉心看着眼前情绪逐渐失控的白瑞雪,陷入了深思。

  “可能是哥哥一直陪着我们一起长大的缘故吧,我和弟弟对他的感情,比对父母更加强烈。”说到这里,白瑞雪像是想起了什么,嘴角溢出一丝欣慰的笑容,强调了一句,“尤其是弟弟,他对我哥,可是言听计从呢。”

  “哥哥没有上过学,每天在公司里忙来忙去,所有的知识都要靠自学,起早贪黑,不分昼夜,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才把公司的业绩拉了回来。”她用右手拿起了面前的啤酒,饮了一小口,“公司渐渐好了起来,哥哥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那些人也放弃了要解散公司的念头。”

  “也许是天意吧,在我们的生活刚刚开始好转的时候,我认识了浅浅。”

  “那年,我刚上初中,弟弟小学四年级。”白瑞雪放下酒瓶,回忆起来,“我并不后悔,浅浅是我唯一值得深交的朋友,可惜那个时候,我们都还不怎么懂事。”

  “那时候,我和浅浅在一起,认识了好多人,却只是学会了抽烟,喝酒,街头掐架,逃课上网。”说到这里,白瑞雪的脸色暗淡下来,“我以为,那是我熬了那么长时间,上天给我的回报。”

  “直到有一次哥哥被老师叫到了学校,他才从老师那里知道了我在学校的表现。”白瑞雪的声音有些发颤,“可能是处在叛逆期的缘故,那一次,我顶撞了哥哥。”

  “当时我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白瑞雪说着说着,眼角不由自主的流下两行清泪,“直到现在我也想不起来,自己当时是一种怎样的心情,那可是我哥啊,从小到大疼我们的哥哥,最困难的时候,他赚回来一个鸡腿都要先让给我和弟弟,我怎么会和他生气呢?”

  “那一次,哥哥哭了,从小到大,就那么一次。”白瑞雪丝毫没有了千金大小姐的形象,拿起酒杯刚想要喝一口,泪水就止不住的滴落在杯子里,她顺手拿起了旁边的啤酒瓶,狠狠的灌了一口,“那是哥哥第一次哭,也是到目前为止我见过的唯一的一次。”

  琉心看着眼前的白瑞雪,有些酸楚,想要安慰她一番,手刚伸到了半空中,她想了想,又收了回来,没有打扰她。

  她现在,只是缺一个听她说话的人而已。

  “阿皓后来告诉我,说是老师发现自己说话太重了,把哥哥说哭了,最后反而变成了她安慰哥哥。”

  白瑞雪放下酒瓶,把头埋在了胳膊里,声音小到了几乎听不见:“琉心,你知道吗?我哥他,他从小到大,整天面对公司里那些要吃人的元老级员工,都从来没有流过一滴眼泪。”

  “他怎么会被老师说哭呢?肯定是因为我不争气。”

  “那天晚上,哥哥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没吃没喝,直到第二天才出来。他打开门走出来,出来第一句话就是:‘抱歉,小雪,是我平时太忙了,疏忽了你们。’”

  “呐,琉心,其实他一直都只是个孩子,而我却把他当做了一个大人,直到那天我才清楚的认识到,他只是比我大几个月而已啊。”白瑞雪趴在桌子上,泣不成声,“琉心,你说,我是不是很过分?我是不是坏的很彻底?是不是因为我是坏人,后来成宇才会讨厌我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