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风会划伤你

第三章 风划我很痛的那年 (八)

如果风会划伤你 南风染忆 1982 2018-06-12 20:26:58

  2018年8月24日,今天,是琉心来到这个城市的第1467天。

  整整一天,琉心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只是站在二楼的窗户面前,一只手伏在玻璃上,淡淡的凝望着眼前那一道早已烂熟于心的风景。手机,一直在旁边的书桌上静静的躺着,到这个时间,她已经持续七十二小时没有合眼了。

   1467,琉心对着窗户上的玻璃,再一次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这个数字,伸出左手在心脏的位置划了一个圈,很认真的对着玻璃中的自己,喃喃道:“heart。”

  她挑了挑眉,扫了一眼墙上的钟表,已经是晚上八点,缓缓的合上了双眼,眼睛里挤下来一滴眼泪,像是慢动作回放一样,顺着脸颊、下巴,缓缓的滴在了窗台上。

  也许是因为太久没合眼的缘故,眼睛有些发酸。

  嗯,一定是这样。

  不过,终究是连一个电话都没有等到的吗?

  整座楼空荡荡的,琉心不用想都知道,今天这座楼里只有她一个人。

  所有人,都去市中心看演唱会了。

  看她的那场演唱会。

  琉心透过玻璃看到窗户外面,阮先生已经驱车来到了楼下,打开车门走了出来,靠在了车上燃起了一支烟,向她招了招手,示意了一番。

  琉心轻轻的点了点头,回过身,像往常一样,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精心的梳洗了一番,之后,从容不迫的走到了楼下。

  琉心打开门,缓步走到了阮先生的面前,已经僵硬到麻木的脸上挤出了这几天来的第一个笑容:“阮先生,麻烦了。”

  “没什么,刘小姐。”阮先生客气道,“这是我应该做的。”

  琉心眉间划过一道痛楚,转瞬即逝,随后轻笑道:“我是说,这几天以来,都麻烦了。”

  “另外,我姓琉,不姓刘,麻烦您记清楚,我不想再重复了。”

  从住处出发,到市中心大概有三个小时的车程。今天的交通意外的顺畅,路上没有遇到堵车,因为基本上,她都没有看到路上有别的车子。

  D市的市中心,是一个盛大的会场,独为琉心筹备了整整三个月的个人演唱会,今天就要在那里,如约而至。

  琉心安静的坐在车里,靠在窗子上,凝望着这个安静冰冷的城市,嘴角扯出一丝苦涩:这么大的城市,就算待上一辈子,也不会觉得熟悉吧。

   8月24号,真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呢。

   now

  琉心此刻就像一只耳朵里被灌了蜜的树袋熊,呆呆的坐在白瑞雪的对面,哪怕是眼前突然出现一个人狠狠的戳她的眉头,也不会马上清醒过来的样子。琉心无法想象自己现在脸上现在是什么表情,或者说,面对白瑞雪突然说出的这样一句话,她实在是不知道找什么表情来做出回应。

  白瑞雪望着天花板的头缓缓的低了回来,一只手搭在了桌子上啤酒瓶上面,微微睁开眼睛,平视着琉心,轻轻的呼出一口气:“琉心,你会帮我吗?”

  然而琉心根本无暇顾及白瑞雪的话,就像没有听到一样,她的脑袋里现在被塞满了问号:眼前这个人,不是成宇的未婚妻吗?既然是这样,那她们之间不应该是有感情的吗?听她的意思,好像成宇并不喜欢她,那如果有一方不喜欢的话,为什么还要订婚呢?难道成宇是被迫的?不可能,成宇的性格她是清楚的,绝对不会被家里威胁到,如果是被威胁的话,眼前这位倒是可能性更大一些。

  琉心想了半天也想不通是怎么回事,只感到脑袋微微眩晕,觉得自己的处理器有些跟不上节奏了,右手放到额头上,轻轻的戳了戳太阳穴。

  白瑞雪倒是很平静,看着琉心的脸色变来变去,轻轻的歪了歪头:“呐,琉心,你有在听我说吗?”

  “当然不会!”琉心回过神来,想起白瑞雪说的话,抬起头,四个字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颇有一番斩钉截铁的意味。

  随后琉心就对刚才自己说的话后悔了,看了看眼前瘦弱的白瑞雪,颇有些同情,心软了下来,尽量委婉的解释起来:“啊,那个,我是说,感情这种事情,属于两个人的私事,我虽然是成宇的朋友,不过作为一个外人,也没有理由要掺和进来。而且我个人觉得:强扭的瓜不甜,成宇做什么事情,应该让他自己来决定,如果你们是感情上有什么问题,你要想挽回他,应该靠你的真心,而不是找我来做什么。所以,我们还是不要做什么额外的事情好。”

  琉心再一次认真的端详了一遍眼前这位略显成熟的女士,眼睛动了动:白瑞雪,名字很好听,人长得也很漂亮,再加上性格上和成宇也很搭得来,那么,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白瑞雪,白瑞雪,琉心按了按太阳穴,突然想起来什么。

  前两天和成宇去酒吧的时候,她有听到过这个名字,是出自酒吧老板的口中,当时她也没怎么在意,不过她依稀记得,当时成宇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表情有细微的变化。

  而且凭她的直觉来看,那个表情,绝不会是讨厌。

  白瑞雪静静的听着琉心讲述完毕,看了琉心半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似乎是被琉心的样子逗乐了:“琉心,你可能误会我的意思了。”

  琉心一头雾水:“什么?”

  白瑞雪扫了一眼电视后面的钟表,像是提醒自己一样,轻轻的低了低头:“时间还早。”随后她抬起头,甩了甩长发,饶有兴致的颤着腿,笑容恢复了刚一开始的明媚:“呐,琉心,你爱听故事吗?”

  琉心掏出手机看了看,九点十分,眼睛动了动:反正今天也没有什么安排,按孟玲昨天那个折腾劲,这个点儿应该也没有醒,就算醒了,也是和孙焱腻在一起。

  “你说吧。”琉心看了看窗外,休息了下眼睛,视线又重新落到了白瑞雪的身上,托起了腮帮子,“我今天本来也没有什么安排,有个人说话也挺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