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风会划伤你

第三章 风划我很痛的那年(一)

如果风会划伤你 南风染忆 2851 2018-05-18 21:37:51

  回忆是一把刻在心头的刀,每当你想要做梦的时候,它会用一种别致的方式把你叫醒。

  ----------------------------------------------------------------------------------------------

  院子南边的草房里探出一个鬼精的脑袋,刚好看到不远处的一对夫妇在和奶奶交谈着。

  “街上停了好多小白车,看起来好有派头,真的是你家的?”六岁的琉心努力的扒着墙,满脸稚气,观察着草房外面的情况。

  “嗯。”莫成宇裹着一层厚厚的衣服,一边打喷嚏,一边还在不停地流着鼻涕。虽然表情还是很冷,但至少开口说话了,这让琉心颇有成就感,没有再折腾他。

  “看起来他们好像和奶奶认识呢。”杨朔使劲探了探耳朵,最后无奈地摇了摇头,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脏兮兮的泥土,“有些远,听不见他们说什么。”

  “那个男人对奶奶好客气。”琉心眨了眨眼睛,继续汇报着情况。

  “他们是来找我的。”莫成宇的脸色变成了铁青色,一边说着,一边把厚厚的衣服从身上拽了下来,站起来就要往出走。

  “嗯……”杨朔摸了摸下巴,走回了草房中间,在周围索着什么,不紧不慢道,“心儿,拦住他。”

  琉心闻声,马上张开双臂,像一堵墙一样立在了莫成宇的前面。

  六七岁的女孩子,力气是要比男孩儿大很多的,只论力气,这个年纪的莫成宇当然比不过琉心。

  莫成宇瞅了琉心一眼:“让开。”

  “不行,杨朔说不让就不让。”琉心气鼓鼓道。

  “为什么?”莫成宇冷冷道,“你是他的狗吗?”

  “杨朔经常让给我糖吃,有人欺负我他还会保护我,他还经常帮我保守别人不知道秘密……”琉心很认真一条一条地合计着,随后气鼓鼓道,“你才是狗,最不要脸的大狼狗,杨朔救了你,你还翻脸咬人。”

  杨朔找了一个空竹筒放在地上,耳朵贴在竹筒背面,做了一个手势:“嘘,可以听到了。”

  杨朔的话分量还是很重的,琉心和莫成宇闻言,都不再吵闹,各自让了一步。

  莫成宇身上的衣服还没有干,这时才觉得有些冷,从地上捡起了刚才的衣服,又把自己重新裹了起来,蹲回了角落里。

  “嗯,就这样吧,阿姨。”草房外面,年轻的莫无泽思索了一番,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让宇儿在这儿待一段时间也不是什么坏事,可以好好锻炼一下。”

  “好好。”琉心的奶奶笑的合不拢嘴,向屋子里喊道,“媚儿,出来吧,老熟人,叙叙旧。”

  果然,大致过了几秒,琉心的妈妈走了出来,举止端庄大方,虽然穿的是乡下最普通不过的衣服,但总是给人一种很有气质的感觉。似乎她永远都是那么美,美的像是一副画,明明在乡下待了这么长时间,当年的风韵却还是丝毫不减。

  莫无泽身后的女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发言,穿着一件昂贵的貂皮,垂着眼睑漫不经心的涂着指甲油,看到琉媚走了出来,冷哼了一声。

  “哇,妈妈出来了。”琉心高兴地拍着手。

  莫成宇扫了一眼,眼里添了些许光亮:很漂亮的阿姨。

  “大嫂。”莫无泽客气的向琉媚拱了拱手,开口道。

  “无泽,大家都是一家人,来了就坐坐,明天再走吧。”琉媚眼里满是幸福的笑容。

  “大嫂,大哥的事情……”莫无泽羞愧的低下头,没有脸面直视琉媚,眼里满是愧疚和悔恨。

  “都已经过去了,没什么,不怪你。”琉媚的脸色明显不再像刚开始那么好看了,眼皮微微颤了一下,但随后又恢复了微笑,“那种事情谁能想得到呢,况且,有了心儿,我已经很知足了。”

  “说起来,发生这么多事情全怪我啊。”奶奶叹了口气,伸出手擦了擦眼睛,抹了两眼泪。

  “妈,心儿看着呢。”琉媚暗暗抓住了奶奶的手,小声提醒道。

  杨朔耳朵贴着竹筒,静静地听着,皱了皱眉头。

  “阿姨,您可千万别往心里去,是我当时被利益冲昏了头脑,和您老人家没有关系。”莫无泽赶忙过来扶起老人家,伸出手拍了拍脑门,“我该死!”

  “大嫂。”后面的女人终于发话了,收起了手里的指甲油,又从左手边的大衣口袋里取出一支画眉,和一个小镜子,右手伸出兰花指比划着,“你在农村带着,可要注意保养啊,你看你,和上次见面比起来老了十多岁呢。”

  “你不要说话。”莫无泽明显有些不高兴,向自家女人。

  “切。”女人抬起头翻了翻白眼,猫着步出了院子,“我去外面等你。”

  “那是你妈妈吗?看起来很生气呢。”琉心指着女人,问莫成宇。

  “不是。”莫成宇看了看女人,又看了看琉心,淡淡道,“只是有血缘关系而已。”

  “不好意思,我回去说说她。”莫无泽赔笑道,“今天就这样吧,让成宇在你们这里也好,过段时间忙完了我再来接他,这样我也放心,这孩子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没有吃过苦,哪儿做的不对,阿姨大嫂你们好好教训他,别客气。”

  “孩子在这儿就放心吧。”奶奶叹了口气,“路上注意安全。”

  “大嫂,走了。”莫无泽向琉媚示意了一番。

  “快去吧。”琉媚看了一眼女人消失不见得方向,忧心忡忡道,“别她一个人再出什么事情。”

  莫无泽匆忙地挥了挥手,跑出了院子。

  “他们走了。”琉心吐了吐舌头,有些怜悯的看向莫成宇,“喂,你爸妈不要你了,想哭就哭一会儿吧。”

  莫成宇淡淡的扫了一眼琉心,又别回去,依旧是两眼无神。

  琉心耐不住了,憋着通红的脸气呼呼道:“喂,杨朔,你快看,你救了块木头!”

  “行啦,你们快出来吧。”琉媚向南边的草房喊了一句。

  琉心闻声第一个跑了出来,顺势扑进了琉媚的怀里,杨朔放下竹筒,紧随其后,最后出来的是被两个人像吉祥物一样裹得紧紧的莫成宇,一蹦一跳煞是可爱。

  “还真在。”奶奶一脸惊讶的看着琉媚,“你是怎么知道的?”

  “阿姨好。”莫成宇看了看琉媚,皱了皱眉头,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和眼前这位阿姨问号,也许是她看起来比较亲切的缘故。

  “你好啊。”琉媚回笑的很温暖,随后向奶奶,“妈,家里又添了一口人,这下更热闹了。”

  “切。”琉心自家妈妈的怀里,胆子更大了,傲气地朝着莫成宇挥了挥拳头,拱了拱鼻子。

  “你在这里呆一段时间,你的爸爸妈妈太忙了。”琉心妈妈的微笑像是和煦的春风,“过段时间他们会回来接你的,在这之前,就在阿姨这里住下吧,顺便认识一下心儿和朔儿,你们会有共同话题的。”

  “很好,今晚庆祝一下。”杨朔脏兮兮的摸了一把鼻涕,挥了挥手臂,像往常一样潇洒,先进了屋子。

  莫成宇看着眼前的一切,两眼无神。

  “在这里就像在自己家一样,不必拘束,可能没你家条件好,但这里什么都不缺。”奶奶看了看莫成宇的样子,慈祥的笑着,“这孩子真可爱。”

  “还想什么呢。”琉心抓起莫成宇的手,一脸嫌弃地把他丢进了屋子里,“进去帮忙。”

  星期日

  孟玲出去了,不过琉心可没有孟玲那个闲工夫出去玩,整整一天都呆在家里,扫地、洗衣服、整理开学用的档案、录取通知书,还有客厅沙发上的零食,和随处可见的毛绒玩具,不用想都知道是孟玲的杰作。

  晚上孟玲回来的时候,刚拉开门被吓了一跳,看着干干净净的客厅:“我的小可爱们都搬家了?”

  琉心忙了整整一天,晚上还不忘给奶奶打了一通电话报平安。

  琉心在电话里说的都是一些高兴的事情:自己在火车上认识了一个新朋友,成宇现在很好,人还没长大,就已经算的上是成功人士了。她打算过两天就去看新学校,出租屋的房东也很温柔,咖啡馆的服务员是一个有趣的魔术师大叔……

  有趣的魔术师大叔,想到这里,琉心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张呆呆的扑克脸,不自觉的捂着嘴轻轻笑了笑,谁让他年纪轻轻非要装作一脸大叔相。

  奶奶在电话那头听着琉心的滔滔不绝,乐的合不拢嘴,说心儿好她就放心,随后便是一通唠家常,让琉心在外照顾好自己,钱不够尽管和她说,村里这家又添了一个孩子,那家昨天又走了一个老朋友……

  琉心拿着手机,温柔的笑着,像极了小时候,对着冰冷的屏幕说着悄悄话:“奶奶,以后我发展好了,一定带你来大城市。”

  对于琉心来说,奶奶是自己最后的亲人,为自己忙活了后半生,什么人都没有奶奶好,什么事都没有奶奶的事重要。

  没有奶奶,就没有她的今天。

  也只有那么一刻,她才觉得不怎么烦躁,能够暂时忘记一些烦恼。

  一个周末就这么过去了,深夜里,琉心躺在床上,借着冰冷的月光,戴上了耳机,翻了翻手机上的日历。

  离开学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