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风会划伤你

第二章 魔术师服务员?(三)

如果风会划伤你 南风染忆 2329 2018-05-05 23:33:07

  管家开车带莫成宇到了一个豪华的别墅前面。

  莫成宇笔直地坐在后座,双手抱在胸膛前面,一直在闭目养神。

  “少爷,到了。”管家看了看后视镜,轻轻唤道。

  莫成宇闻言,睁开了眼睛,竖着剑眉,打开车门下了车,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莫成宇走在前面,管家紧跟在他的身后,为他撑开了伞,没有让他被雨淋到。

  莫成宇一步一步地踏着石板,环顾着四周的一切:高高的铁门,熟悉的绿化带和喷泉,美式风格的房子。

  看不见的,后院的草地,椅子,两个鱼塘,甚至鱼塘里边鱼的种类,他都能倒背如流。

  莫成宇的眼神难得的温柔了那么一下,很久以前,他曾一度想逃离这里,直至某一时间,琉心和杨朔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走到门前,门口两个戴墨镜的保镖微微低下头,恭敬道:“少爷。”莫成宇挺直腰板,整了整衣领,满意的点了点头。

  “阮先生,你去忙吧,之后我会自己回去。”莫成宇抬起头看了一眼暗红色的大门,回头笑道,“昨天是顺路出差,今天不一样,你没必要再特意跑一趟。”

  “是,少爷。”管家拱了拱手,并没有拒绝,“有事随时叫我。”

  莫成宇先是放在门把手上怀念的摸索了一阵,随后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进门之后,莫成宇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莫无泽,也不是平时莫无泽邀请的那些奇奇怪怪的客人。

  而是昨天他在电话里乱发一通脾气的女孩儿:白瑞雪。

  莫成宇满脸惊诧:“小雪?”

  白瑞雪此时正坐在沙发上,紧紧的抓着躺在怀里的抱枕,忐忑不安的神色中透露出一种别样的忧伤,让人看着就心酸。

  白瑞雪看到了莫成宇,慌忙放下抱枕,站了起来,耳朵微微发红,温柔关切的声音直击莫成宇的心灵:“成宇!”

  莫成宇并没有料到会是白瑞雪在这里等他,下意识地转过头,看向了别处,心中略有不快:“你怎么来了?”

  “莫叔叔找我来的,他让我在楼下等着。”白瑞雪小声开口,生怕莫成宇会生气。

  看着白瑞雪可怜楚楚的样子,莫成宇的态度没有像昨天一样强硬,脸色缓和下来。

  “他在上面的吗?”莫成宇看了看通往二楼的楼梯,开口道。

  “嗯,在的。”白瑞雪眸子里添了几分神采,看起来十分欣喜,随后才反应过来,“莫叔叔一直在二楼等你,成宇,你快上去吧,别耽误时间。”

  莫成宇看了一眼白瑞雪,转过身就要上楼。

  白瑞雪看着莫成宇的背影,眼里流露出让人心疼的满足,眼神越来越温柔,直到流下了两行清泪,她努力的咬着牙,摸了摸鼻子。

  走在前面的莫成宇似乎是感觉到了后面的动静,微微歪了歪头,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你快走啊,成宇,不要停下。”白瑞雪见莫成宇不再向前走,鼻子一酸,没忍住,声音有些发颤。

  “小雪,不要那样看着我。”莫成宇低下头,咬了咬牙,“如果你这样,就不要让我看到。”

  “成宇,你还是喜欢我的,对吗?”白瑞雪听莫成宇这么说,像是濒临绝境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你看,我改了,我为了你,现在什么都改了,可不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们不是已经订婚了吗?我们可以在一起一辈子。”莫成宇的声音软了下来,“你应该高兴才是。”

  “我要的不是这个,成宇。”白瑞雪索性不再掩饰,冲上来抱住了莫成宇,转为了嚎啕大哭,“我要你的心。”

  “抱歉,小雪,我昨天不该那样和你说话。”莫成宇叹了口气,一根一根地掰开了白瑞雪倔强的手指,声音微微发颤,“下次离我些,我怕我再对你发脾气。”

  “成宇,别抛下我。”白瑞雪的声音变得嘶哑起来,歇斯底里道,“我知道错了,我也已经改过了。”

  “小雪,我们曾经有很多次可以好好在一起的机会。”莫成宇的缓缓抬起头,眼神里满是忧伤,声音中满是无奈,空旷到可以在屋子里听得到回声,“如今,却至多只能做夫妻了。”

  莫成宇言毕,狠心留下了后面嚎啕大哭的白瑞雪,毫不犹豫的上了楼,没有一丝停滞。

  ……

  莫成宇在二楼通过了一条走廊,到了门口,站在门前,捂着自己的胸口,直到心率恢复正常,他整了整衣领,理了理情绪,两只手捂在脸上,拍了拍脸才缓过来,随后打开门。

  映入眼帘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自己的父亲,莫无泽,除了两鬓新添的白发和有些褪色的笑容,其余的一切,都如同年轻时候一样,饱经风霜却依旧高傲的眼神,自信的翘着二郎腿,干净整洁的发型,一成不变地靠在沙发上,高档的西装一尘不染,手里的雪茄似乎从来没有熄掉过,桌子上泡着的两杯龙井,还在冒着热气,看起来不是等了很久。

  “来了?”莫无泽把手里的雪茄熄掉,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坐。”

  “找我来什么事情?”莫成宇拉了一把椅子,翘着二郎腿坐在了他的对面。

   now

  “琉心,出去啦!”孟玲扯着琉心的后衣角,蹲在客厅的地上,嘴里还不忘连珠炮一样磨着她,“呆在这儿有什么意思嘛,带我去看看你大佬朋友的咖啡厅才是王道。”

  “不去,都说过了,外面雨那么大,等天气好了再去就不行吗?到时候我请你。”琉心手里拿着拖布,一边拖着的地,一边身后还拖着一只孟玲,耳朵里边塞着两个棉球,一脸生无可恋,“话说你都已经吵了半天了,不累的吗?”

  “不嘛,我就要今天去。”孟玲憋足了力气,紧紧地拽着琉心,用力地蹲在地上,好增大和地面的摩擦力,“我就是想喝咖啡了,现在,立刻,马上。”

  “神啊。”琉心可怜兮兮地放下拖布,对着空气双手合十,“昨天用孟玲做实验,让她吃黑暗料理是我不对,可你不应该这样报复我的吧,商量个事儿,下次我去的时候多给你带些贡品,放过我吧。”

  “咦?琉心。”孟玲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半睁开一只眼睛,“你不会是怕你的帅哥朋友看上我才不敢带我去的吧。”

  “也难怪唉,我可是黄金比例耶,不像某些人。”孟玲观察着琉心的脸色,开始了萌萌哒腹黑话痨模式,“天生丽质就是要被这么针对吗?也难怪喽,长得这么漂亮怪我咯……”

  琉心闻言,眼里瞬间燃起了火焰,圣斗士一样,左手拉着拖布,右手自信地放在胸前,斜对角四十五度望着窗外,衣角还挂着一只孟玲,爆发出了强烈的攀比欲望:“出发,我不可能输给一个吃货!”

  孟玲调皮地吐了吐舌头:激将法,成功。

  刚得意没几秒,就被琉心连人一起拖到了里屋换衣服,惊道:“哎呀,琉心你刚才不是没力气了吗?”

南风染忆

莫成宇和白瑞雪之间,发生过什么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