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风会划伤你

第一章 琉璃碎莫殇心 (六)

如果风会划伤你 南风染忆 4379 2018-04-22 23:17:42

  汽车缓缓地行驶着,琉心坐在后座,拖着腮帮子望着窗外,一言不发。

  莫成宇看着后视镜里的琉心,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心儿,没想到你真的会改变主意。”

  琉心没有回应莫成宇,继续欣赏着窗外。

  吸引琉心视线的是很多忙碌着的人们。

  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有着自己的追求,自己的梦想,有着喜欢的和厌恶的东西。谁都没有发觉,或者是发觉了又不在意,人们存在的本身,就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琉心沉浸在这种奇妙的感觉里,跟着车里音乐的节奏轻轻地点着头。

  倘若有一天我死了,也会有人哭的,对吗?

  大概走了二十分钟的时间,他们的车子停了下来。

  琉心睁开了眼睛,透过侧后窗打量着周围,眼前的是一个很大的酒吧,和她印象中的没有很大的差别:夸张的装饰,两层楼,门口小的可怜,占地面积却很大。

  莫成宇先下了车,走到后边帮琉心打开了车门:“心儿,我们到了。”

  琉心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地方,事实上,琉心对类似于酒吧的这种地方是比较反感的,倒不是对这里有什么偏见,只是她本能的喜欢清静,讨厌吵闹的地方。

  单说喝酒,琉心也是高手。

  莫成宇看出了琉心有些犹豫,关切地问道:“心儿,怎么了?”

  “没什么。”琉心皱了皱眉头,“你说的那个人,是在这里吗?”

  “嗯,心儿。”莫成宇淡淡地笑了笑,“他是五年前搬到这里的,刚来的时候还什么都没有,打拼了两年,三年前在这里运营起了酒吧。”

  “你似乎对这个人很了解呢。”琉心抬起头看了看酒吧的牌子,淡淡道。

  “想不了解也难呢。”莫成宇苦笑道,“有一段时间,他是我父亲生意上的竞争对手,一年前,我查了他的资料,才发现了他和十年前的游轮事故有关。”

  “进去吧。”琉心现在对“游轮事故”这个词里的任何一个字都过敏,一下子没有了聊天的欲望。

  莫成宇走在前面,琉心则紧紧地跟在了他的身后,两个人顺着一道狭窄的走廊,一直到了尽头。

  从走廊出来,映入眼帘的是琉心从未见过的光景,吵吵闹闹的人们,玻璃杯碰撞的声音,让人头昏眼花的灯光,舞台上竭力演唱的歌手,伴随着台下的一片叫好声,空气中弥漫着浓厚的酒气。

  进了酒吧之后的莫成宇,也和在外面判若两人,拉起琉心的胳膊,径直地走到了吧台的位置,考虑到琉心,尽力地放慢了脚步,用只有琉心能听到的声音轻轻唤道:“心儿,配合我什么都不要说。”

  随后莫成宇掏出了一张名片重重地扔在了吧台上,抬起头,竖着剑眉,对着酒保坏笑道:“我找老板。”

  酒保正在擦拭酒杯,闻声抬起头,看到了莫成宇,露出了震惊的眼神,手猛地一抖,杯子摔在了地上。

  “莫,莫,莫……”酒保看见莫成宇。结巴了起来,有些口齿不清。

  酒保的声音非常大,但很快被淹没在歌手里,有很多邻近的人都听到了,侧过脸来,看到了莫成宇,都毫不例外的露出了惊讶的目光。

  只有琉心一头雾水,有些不明所以:“他们都认识你吗?成宇。”

  “莫什么?”莫成宇似乎很满意酒保的反应,用左手摸了摸嘴唇,不安分地坏笑着。

  “抱歉。”酒保赶忙把地板上的碎片收拾起来,“两位里面请。”

  莫成宇转过头,对琉心微笑道:“心儿,我们走吧。”

  就连琉心自己都没反应过来莫成宇的这些转变,一直到莫成宇叫她,才回过神,愣愣地点了点头:“哦……哦!”

  直到酒保引着莫成宇和琉心消失在了吧台后面,才有人反应过来。

  “莫成宇,莫成宇来了!”有人喊道。

  一传十十传百,酒吧里一下子炸了锅,议论声比之前的吵闹声更大。

  “喂,刚刚那个,是莫成宇吗?”

  “只是长得像吧,不可能是本人,如果真是他,怎么可能会来这种小地方。”

  “绝对是本人,我刚才看到了,我以前在电视上见过他,话说他上次来这里还是在半年前。”

  “哎,哎,我知道我知道,老板掀桌子那次,哈哈。”

  “重点是他牵的那个女的好吧,前阵子不是传他和白家二小姐和订婚了吗,难道是假的?”

  “什么,他还牵了个女的,你刚才怎么没说?”

  “啊呸,你知道什么啊,只是订婚而已,而且我听小道消息,莫成宇本人从来没正面回应过这桩亲事好吧。”

  “那那个女孩儿岂不是……”

  “难说!”

  所有人都话题一转,七嘴八舌地讨论着莫成宇和琉心,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主。

  酒保走在前面,带着莫成宇和琉心上了二楼,又是很长的一段走廊,只不过四周全是镜子,欺骗着人的视觉神经,让人有一种很快就能走到头,却又无论如何都走不过去的错觉。

  到了走廊的尽头,酒保打开一扇门,和外面相比,里面却是另外一番天地:宽敞、安静,有独立的舞台,卫生间,放酒的冰箱,到处都是高昂奢华的配置,屋子中央有两个沙发,沙发之间有一个茶几,上面摆着两个蓝水晶的狮子雕刻烟灰缸。屋顶上的吊灯镶着宝石,木制的地板,地面很干净,甚至可以当镜子用。

  “请稍等,我去找老板。”酒保客气引他们进去,比了个手势,急匆匆地走了。

  琉心打量了一番,坐在了沙发上。

  莫成宇则四处走动着,去角落里打开冰箱,笑道:“心儿,要不要喝点什么?”

  就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

  “不用了。”琉心摇了摇头,表情缓和了许多,幸亏还有这么一个地方,要是一直在外面那种环境聊天,她会疯掉的。

  想到这里,她轻轻笑了笑,还好没带孟玲那个丫头来,否则她一定炸了锅。

  “看来要等一会儿了。”莫成宇脱下外套披在了沙发上,打开了手机,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令他心情不悦的东西,皱起了眉头,扔在了一边。

  琉心也低下头安静地翻着手机,等了大约有十多分钟,听到门外隐约传来了脚步声。

  “来了。”莫成宇翘起了二郎腿,把手放在了脸颊旁边,勾起了嘴角。

  门被缓缓打开,没有一丝声音。

  开门进来的是一位三十出头的中年大叔,体型肥胖,一脸络腮胡子,大概有一米七左右的个子,和身上的西装显得格格不入。

  “看来我今天很幸运呢,没有喝醉吗?”莫成宇翘起二郎腿,没好气地问候道,明显是等待的时间过长,有些不满。

  “托你的福,刚被吵醒。”中年大叔走了过来,坐在莫成宇和琉心的对面,双方中间隔着一个茶几,说话的语气也不是很客气。

  中年大叔扫了琉心一眼,眼神微微变了变。

  “哦?那再好不过了。”莫成宇嘲讽般地笑着。

  “好长时间不见,嘴还是那么毒呢。”酒吧老板咬着牙冷笑道。

  “总比心里边毒要好。”莫成宇也毫不示弱。

  说是仇家,两个人倒更像是多年不见的老对手。

  “成宇……”琉心小声道。

  莫成宇闻言,转过头温柔道:“抱歉,心儿,似乎是忘了正事。”

  酒吧老板看了看莫成宇,又看了看琉心,摸着下巴上的胡渣,皱了皱眉头,似乎是思考着什么。

  琉心被酒吧老板盯的一身鸡皮疙瘩,脸红了红,向莫成宇那边靠了靠。

  “喂喂,眼睛安分点。”莫成宇见琉心靠过来,心领神会,看着酒吧老板,冷笑着歪了歪头,把他的眼睛拉了回来,“看哪儿呢?”

  “她是……”酒吧老板似乎是酒醒了一大半,毕竟只是和莫成宇很久没有见面,两个人耍耍嘴皮子,现在把注意力放在了琉心的身上。

  琉心刚要开口回答,不料被莫成宇抢先了一步:“我的远方亲戚。”

  很显然,莫成宇在撒谎,琉心转过头瞪了他一眼,然而莫成宇的眸子里的回应却表现的波澜不惊,在桌子底下紧紧地握住了琉心的手。

  琉心本能上是要躲开的,不过在他们的手相触摸的那一刻,琉心震惊了,莫成宇手里,满是汗渍。

  莫成宇特有的体质,只有和他呆久了的琉心知道,只有在他紧张或者害怕的时候,他的手心才会出汗。

  琉心不可置信的看着莫成宇波澜不惊的样子,他现在是在,害怕?

  “哦?你还会有远方亲戚?”酒吧老板颇感意外,摸着下巴向琉心打趣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

  “之后再问也不晚。”又一次地,莫成宇把话语权抢了过来,抬起了脑袋,高傲的看着酒吧老板,“我要说正事了。”

  虽然两个人相差看起来有十岁,但莫成宇丝毫不落下风。

  琉心皱了皱眉头,莫成宇似乎是在尽量避免酒吧老板和琉心交谈。

  “你来找我,除了那个,还能有什么别的事情呢?”大叔的视线从琉心身上移开,一字一顿道,“我还是那四个字,无可奉告。”

  “这次不一样,这次,我有足够的理由让你把当年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莫成宇挑衅般地看着老板,下巴微微扬起,看起来非常自信。

  琉心看着和平时判若两人的莫成宇,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虽然说这里不是咖啡馆,可莫成宇的气场仍然压过了酒吧老板一头,倒更像是主人。

  这么霸道的吗?

  “这算是威胁吗?莫成宇。”酒吧老板看莫成宇没有要开玩笑的样子,摊开了双手,戏谑道,“如果换做是别人的话,这招也许会有用点,不过我是孤家寡人一个,我会怕谁呢?”

  莫成宇和酒吧老板对峙起来,眼看着要爆发。

  一秒,两秒,三秒。

  莫成宇松开了琉心的手,低声提醒了一句:“心儿,到你了。”

  “是我想要知道的。”琉心一下子就明白了莫成宇的意思,默契的站了起来,打破了僵局,表情波澜不惊,“大叔,是我。”

  “我想来弄清楚那件事情的缘由。”琉心顿了顿,垂下了眼睑,低声道:“当时,我的妈妈,也在那艘船上。”

  后半句,更像是说给自己听的。果然,自己的内心深处,其实还是想知道的吗?

  “我渴了!”酒吧老板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但没有冲琉心发脾气,他似乎是发现莫成宇对眼前这个女孩儿客气过头了。

  虽然莫成宇还没有爆发,但如果他不识相,冲着这个女孩儿发脾气的话,就真的很不明智了。

  而且琉心表现的很有礼貌,他似乎没有发脾气的理由。

  不过他也没有直接回答琉心的问题,而是巧妙地避开了,很大声地把酒保招呼了进来。

  “去把我珍藏的那瓶82年的拉菲取出来,我要和莫少爷来上两杯。”

  “是,老板。”酒保闻言,推开门走了出去。

  莫成宇拉住琉心的手,琉心又坐了回来。

  酒保走出门外,三个人相对坐着,谁也没有再发言。空气静的可怕。

  酒吧老板拿起一个酒杯在手里把玩着。

  正在这时,莫成宇的手机响了起来。

  酒吧老板凑过来看了看,眉头舒展起来,随后回到了座位上,幸灾乐祸道:“哟哟,白瑞雪的电话呢,快去接呗。”

  莫成宇一言不发的盯着手机屏幕,目光轻轻浅浅。

  琉心观察着莫成宇的表情,心里不免泛起了疑问,刚才这位中年大叔说:白瑞雪?

  终于,莫成宇纠结了一番,叹了口气:“心儿,等我回来,很快。”

  随后又皱了皱眉头,贴在琉心的耳朵边嘱咐道:“别和这个人聊起来,你不是他的对手。”

  “哦。”琉心木讷地点了点头,这种场合,显然,从进酒吧的那一刻起,她就只能按照莫成宇的吩咐了。

  莫成宇恶狠狠地盯了酒吧老板一眼,像是警告,随后才打开门走了出去。

  酒吧老板手上的动作戛然而止,皱起了眉头,不可思议地盯着琉心:心儿?

  “小姑娘,你叫啥名儿?”酒吧老板试探性地问道。

  “大叔,我叫琉心。”琉心乖乖的回答了老板,随后静静地等着莫成宇,按照莫成宇说的,没有过多的言语。

  “琉心,琉心……”酒吧老板闻言,紧锁着眉头,思索着。

  突然间像是发现了什么,目光放在了琉心的身上,越盯眉头越皱得紧,瞳孔放大了一倍,呼吸越来越急促,琉心都听得到他的喘息声,直到他整张脸都扭曲起来。

  酒吧老板看起来非常激动,像是想起了什么,跳了起来,指着琉心,大喊道:“没错,是这张脸,就是这张脸,绝对是!”

  “怎么了?”琉心显然被酒吧老板的反应吓了一跳。

  “琉媚,琉媚,你妈叫琉媚!”酒吧老板的两只手拍在了茶几上,把脸靠了过来,咬着牙嘴唇打着颤,眼睛里渗出了泪水,强忍着不让它流出来,把脸憋的通红,像一只煮熟的螃蟹,“是不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