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风会划伤你

第一章 琉璃碎莫殇心 (五)

如果风会划伤你 南风染忆 2078 2018-04-17 23:41:26

  面对白先生的盘问,男孩儿明显有些语无伦次,支支吾吾道:“哥,你……你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凡事要有先后,阿皓。”白先生抓着男孩儿手腕的力气更大了些,“应该是你先回答我才对。”

  “哥,你听我解释,这不是这两天爷爷当家嘛,我没有事情可以做,就找了个朋友出来玩,透透气……”男孩儿手腕吃痛,但又抽不出手,急忙解释道,“我功课都做完了的,我不知道你在这边,哥,哥,别……”

  两人正在谈话,咖啡馆的门又被打开,进来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

  又来了新的客人。

  白先生朝来人看了看,放开了白皓的胳膊,看了一眼手表,和莫成宇交代的时间差不多,接下来的客人,应该会只增不减了。

  “嗯,我知道了。”白先生放开手,一边整理柜台一边轻声道,“可以走了,阿皓。”

  男孩儿捏了捏被白先生拉着有些发酸的手腕,嘟着嘴:“哥,你怎么会在这儿?”

  白先生眯起了眼:“阿皓,我说你可以走了。”

  “好的,哥!”白皓闻言,之后像炸毛的兔子一样,头也不回的飞奔着逃出了咖啡馆。

  “真可爱。”白先生望着白皓离去的背影,眼睛弯成了一道月牙。

  “见笑了。”白先生转过头,脸上的笑容还意犹未尽,向来人礼貌道,“您好,要喝些什么吗?”

  琉心是被嘈杂的说笑和叫卖声吵醒的,等她模模糊糊睁开眼睛的时候,她们的车已经停了下来,而且莫成宇和管家都不在车上。

  琉心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坐了起来,大致地扫了一眼车外,到处都是在沙滩上搭着伞晒太阳的人,还有不少做买卖的,冷饮,食物,数不胜数,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十一点四十分。

  他们的车,是停在了海边吗?

  怎么会到这种地方?琉心满脑子问号,想要起身下车,挪动了下身子,发现自己身上披着莫成宇的外套。

  正在这时,莫成宇摇下车窗,微笑着递过来一杯柠檬汁:“心儿,你醒了。”

  “谢谢。”琉心接过柠檬汁,插上吸管喝了一口,“阮先生呢?还有,我们怎么会在这种地方,不是和你去见朋友的吗?”

  “阮先生去附近了约见一个老相识,不会和我们一起去了,我和他约好了回程的时间,到时候他回来接我们。”莫成宇挺直身子,说话的语气仍然是那么胸有成竹,“心儿,我刚刚在附近找到一家不错的饭店,我们先去吃饭吧,顺便带你四处转转,这边是了旅游区呢。”

  “成宇,我不是傻子。”琉心放下了手中喝了一半的柠檬汁,“现在阮先生也不在,你今天带我来是为了什么事情,直说吧。”

  谁都可以很闲,唯独莫成宇不可能。琉心这几天已经大概了解莫成宇的工作情况了,他怎么可能会有时间特意带自己出来呢?而且还只是用拜访朋友这么荒唐的理由。

  莫成宇闻言,没有多说什么,打开车门,坐在了驾驶的位置上,看着后视镜里的琉心,浅浅的笑了笑:“唔,心儿,你变聪明了呢。”

  “心儿,你知道十年前那场游轮事故的来龙去脉吗?”莫成宇摸着方向盘,看着车外热闹的人们,眼睛仍然是笑着的模样,嘴角却已经不再勾起,“或者,我可以说,你想知道吗?”

  琉心闻言,心头猛地一震,之后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盯着莫成宇攥着方向盘的手。

  十年前的,游轮事故?

  就是那场吗?

  怎么不想知道?关于那件事情的线索,琉心做梦都想知道。

  只是,当时只有八岁的自己,可以做什么呢?或者说,做什么,又有什么用呢?一直以来,除了当时闹得沸沸扬扬的新闻和一纸简简单单的报纸,一切都毫无头绪。

  这些年来,琉心的内心深处,或多或少,都在为这件事牵肠挂肚。

  一直不提,不代表她已经忘了。

  “我们要去见的,是当年的一名幸存者。”莫成宇看着后视镜里的琉心,打断了她的思绪,“他似乎是知道很多事情,我觉得他一直都瞒着我。”

  “幸存者?报纸上不是说,所有人都遇难了吗?”琉心瞪大了眼睛,情绪激动起来,险些从后座坐起来,提高了声音,仿佛世界观又被刷新了一遍,“为什么会有幸存者?”

  “我也不是很清楚。”莫成宇苦笑地看着后视镜,“所以才想要带你去见他,心儿。”

  琉心坐在后座上,缓缓的低下了头,不再发言了。

  还会有幸存者吗?

  那么那名幸存者,有没有见过妈妈呢?或者杨朔。

  莫成宇很耐心的等着琉心思考,在车上燃起一支烟,打开了车载音乐,舒缓的歌声响起。

  “我对过去的事情,已经无所谓了。”良久,琉心抬起头,别向了窗外,淡淡道,“成宇,我们回去吧。”

  见莫成宇没有反应,琉心解释道:“就算见到他,妈妈和杨朔也不可能复活了。”

  莫成宇灭了烟头,沉寂了一段时间。

  “先去吃饭吧,不要空着肚子思考,心儿。”莫成宇发动了汽车,“那样大脑会给你下达错误的指令。”

  莫成宇正要驱车,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皱起了眉头,按下了关机键,把手机扔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琉心侧过脸:“是朋友吗?”

  “不是。”莫成宇的声音有些冷,之后没有过多言语,便发动了车。

  琉心望着前面的莫成宇,果然是十年不见,看起来,他们之间,都多了很多秘密呢。

  海边是城市的最南边的旅游区,风景倒是很好,一直听孟玲提起,说是想要来看看,今天她却捷足先登了。

  汽车从沙滩那边行驶出来,再向东边走很短的一段距离,有好几条街,要找一个吃饭的地方,并不是很难。

  可是,一下子接受了这么多的信息,琉心望着端上来的一大桌子海鲜,忧心忡忡,没有丝毫食欲,最后原封未动,莫成宇叹了口气,又撤了回去。

  还是,听成宇说的,去看一眼吗?琉心有些动摇了。

南风染忆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嗯……好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