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风会划伤你

楔子

如果风会划伤你 南风染忆 2625 2018-04-12 22:44:49

  我曾做过一个梦,梦里,我去看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演唱会。昏暗的灯光,柔和的声调,夹杂着稀稀疏疏的哭声,歌手眼角挂着泪渍,我独自坐在最后排,听不懂台上的人在唱什么,听不清台下的人在哭什么。看着身旁空荡荡的座位,内心深处突兀的传来一阵钻心的痛楚,牟的忆起,那里,似乎是少了一个人,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

  ——————————————————————————————————————————————

  乡下的傍晚,并不是很热,太阳被山遮住了半边脸,散发着恰到好处的热量。偌大的农田,自东向西,一亩接着一亩,一眼望不到尽头,西面不远处的崎岖小路上,有赶着马车回家的人们,不时的传来吆喝马儿的声音,农田最北边,外围有一片小青草地,柔软的草地上,坐着忙碌了一天的男孩儿和女孩儿,落日在农田和草地上洒下一片火红,把夏天的傍晚映的格外好看。

  坐在草地上的8岁女孩儿叫琉心,旁边躺着比她大一岁的男孩儿,男孩儿叫莫成宇。

  晚间的微风温柔地拂过琉心的脸颊,搞得她的脸有些微微发痒,琉心抱着膝盖,向往地看着西边的夕阳,伸出一只胖乎乎的小手挠了挠脸,满脸陶醉:“好美啊。”

  莫成宇也顺着望了过去,盯着夕阳的余晖,眼睛一眨也不眨,略有意味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前半句有些感伤,后半句却说的很笃定。

  “切。”小琉心吐了吐舌头,用余光鄙视般的瞥了莫成宇一眼,“还是整天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一开始认识的时候就是看不惯你这样。什么时候也能和杨朔学一学,多笑一笑。”

  莫成宇没有说话,依旧睁着眼睛与耀眼的夕阳对峙着,直到它整个都没入山脉,消失不见,西边的火烧云还未褪去,天空已经洒下一片淡蓝色。

  “喂,你明天真的要走了吗,不考虑考虑?”琉心用余光瞥了一眼男孩儿的侧脸,又很快的抱着双腿看向前面,心里一直纠结该不该问他这句话,思考了半天,最后只能打了个哈哈,装作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说了出来。

  八九岁,在别人的眼里,终究只是孩子,一些小心思,谁会知道呢,就算知道,又有谁会在意呢?

  “嗯。”男孩儿闻言,不急不缓的接了一句,“应该是不会再回来了。”

  “唉,为什么是在这几天走啊?”琉心噘起了小嘴,伸出手在地上划圈,嘟囔道,“偏偏在杨朔和妈妈外出的时候,这样家里就只剩下我和奶奶了,会无聊的。”

  “他们在这里已经呆了好几天了,说好的日子,有什么办法呢?”莫成宇两只手搭两腿前面,紧紧的交叉着,轻轻的叹了口气,有些无奈,“而且他们前几天和阿姨通过电话了,阿姨也说可以。”

  之后,便是很漫长的一阵寂静。

  “喂!他们是不是觉得我们还是小孩子,所以才不听我们说话的。”不安分的琉心打破了这份平静,站了起来,挥舞着小小的拳头,像往常一样打抱不平道,“我昨天去找奶奶理论,奶奶只是塞给了我几颗糖,就打发我出去了,明显就是敷衍小孩子的样子嘛,我都已经八岁了,才不是小孩子。”

  莫成宇斜下眼,看着琉心一脸气鼓鼓的样子,有些想要发笑。

  “成宇,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们都应该长大了吧,当了大人,就有话语权了。”琉心转过身,俯视着躺在草地上的莫成宇,满脸兴奋,“等我长大了,就和杨朔一起去找你,那时候,不管我们三个想要做什么,都不会有人拦我们了。”

  “嗯。”莫成宇很老实,躺在草地上一动不动,闭上了眼睛,从旁边的地上拔了一颗狗尾草,叼在了嘴里,枕着胳膊,耐心的听着琉心的牢骚。

  “所以,你不要再想不开了。”琉心有些担心道,“如果你回去再跳河的话,可没有杨朔和我去救你了。”

  后半句,才是重点吧。

  “嗯,心儿,我不会了。”莫成宇惬意的躺在那里,仍然没有睁开眼睛,“我会等你们来找我的,不管多久,我都会等。”

  “成宇。”可能是听到了莫成宇的承诺,琉心安心了许多,开始整理自己的愿望清单,“下次见面,你就是城里人了,等我和杨朔去找你,你要给我们指路,要带我们去喝最贵的饮料,吃最好吃的雪糕……”

  莫成宇睁开眼睛,难得接过话茬,打趣道:“杨朔才不会那么贪吃呢。”

  “我说他爱吃他就爱吃。”琉心自信地拍了拍胸脯,一副大姐大的样子,“现在我听他的,等我长大了,不就该他听我的了嘛。”

  两个人才刚打开话匣子,琉心就看见不远处有个人影急匆匆地走了过来,是从西边村子的方向,那条崎岖的小路上走下来的,行色匆匆。

  “李婶!”琉心有些意外,一眼就认出了来人,茫然的眨了眨眼睛,煞是可爱。

  李婶是琉心家的邻居,为人特别热情,尤其是和琉心的奶奶妈妈甚是要好,两家人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每次来串门都要带来好多的水果蔬菜,走的时候妈妈也会塞给她一大筐萝卜,和奶奶一坐就是半天,每次来都夸她和杨朔,只是和成宇比较生,和琉心也算的上是认识了。

  “刘家闺女哟,快些回家吧,出事了。”只见李婶披着杂乱的头发,眼神涣散,一发现琉心,就慌乱的跑了过来,跑掉了一只鞋也不怎么在意,生怕琉心逃走一样。

  “怎么了?”琉心看着平常一向乐呵呵的李婶此时竟然红着眼圈手足无措,感到一阵心慌,“李婶,您哭了?”

  “没有。”李婶急匆匆地来到了他们身边,无措地摆了摆手,擦了擦红红的眼圈,看到了躺在地上的莫成宇,“是莫家后生啊,天色不早了,快些回去吧,明天不是还要进城赶飞机吗?”

  莫成宇睁开眼睛看了看李婶,坐了起来,又看向琉心:“我还想和心儿多聊一会儿。”

  “没关系的,成宇。”琉心知道一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故作傻呵呵地笑了笑,“快回去吧,明天我和奶奶去送你,到时候有什么没说完的还可以继续说。”

  微风拂过夏日的草地,虽然太阳刚落山不久,但空气中很快的添了一丝凉意,八岁的男孩儿站了起来,不紧不慢的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薄凉的眸子盯着琉心看了良久,轻轻点了点头。

  “你们先走,我自己再待一会儿,稍后就回家。”

  “切,装什么深沉。”琉心撇了撇嘴,“那明天见喽,李婶,我们先回去吧。”

  李婶似乎是没工夫去多管莫成宇,拉起琉心,慌忙离去,走的时候还不忘过去拾起自己来时丢的的鞋子。

  莫成宇站了起来,立在草地上,一直目送着琉心和李婶离开,直到她们的影子消失在他的视线范围,和以前的很多次一样,一如以往的叹了口气:“出大事了。”

  “李婶,到底是什么事儿啊?”离开莫成宇,琉心终于问起了李婶。

  然而李婶却什么都不说,只是步伐越来越快,琉心有些跟不上她的脚步,手被拽的生疼,叫了起来:“李婶,我手疼。”

  李婶这才反应过来,侧过脸看到了自己是在拖着琉心走路,稍微的放慢了脚步,但对于琉心来说还是很快。

  终于,到了琉心家门口,李婶才停了下来,一路上一句话都没有说。

  琉心心疼的捏了捏红红的手腕,刚走进自家院子,刚想松口气,看到眼前的景象却愣住了。

  平时安静祥和的自家院子里挤满了人,都是村里的很熟悉的人,好像是在谈论着什么,屋子上方的烟囱还在往外冒着烟,看起来像是晚饭正做了一半。

  “奶奶?”琉心在人群中认出了奶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老人家和平时判若两人,坐在家门口前光溜溜的土地上面,不住的抹着红红的眼睛,本来满是土灰的脸上,流下了好几道黑色的眼泪,应该是忙着回来给她做饭,还没来得及洗脸。

  那一瞬间,琉心只感觉心脏咯噔的一下,她意识到,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从琉心记事起,奶奶都一直以笑容示人,很少哭,而面对和平时大不相同的奶奶,此刻她却不知道该做什么。

  妈妈和杨朔不的时候,莫成宇,今天不回来这里,奶奶哭了。

  天塌了。

  “阿婆,别太伤心了,节哀吧。”琉心看见张叔在奶奶旁边,怕她哭岔气,一边拍着奶奶的背一边说着话。

  “奶奶,怎么回事啊。”琉心怔怔的看着奶奶抹眼泪,不由自主的,自己的眼睛也跟着老人闪出了泪花,人们循声向门口这边看过来,一见是小琉心,都自觉的让出了一条道,琉心无暇顾及别人的目光,两眼空洞的跑了过去,跪在地上,伸出手,慌张的帮奶奶擦眼泪,一边擦一边着急的说着,“奶奶你哭什么啊?奶奶别哭,奶奶别哭好吗?心儿怕。”

  “哟,心儿啊,心儿回来了。”奶奶看到她跑过来,忙伸出满是土的袖子擦了擦眼睛,不擦不要紧,一擦,更是擦成了大花脸,像是想强装没事,笑了一下,笑着笑着,脸渐渐扭曲起来,终是没忍住,又流出了泪水,一下子扑在了琉心身上,变成了嚎啕大哭,“我可怜的心儿啊……”

  “别把孩子吓坏了。”张叔急忙把奶奶从琉心身上拉开,“孩子这么小懂什么,您先进屋吧。”

  张叔力气很大。一把拉起奶奶扶进了屋子,奶奶向琉心的方向竭力的伸着手,歇斯底里的喊着:“我可怜的心儿哟……”

  琉心看着眼前的一幕幕,恐惧到了极点,脚像是黏在了地上,迈不开步子,直到张叔意味深长地扫了自己一眼,把门带上。

  琉心只觉得自己脑袋里嗡嗡的,听不到身后的议论声了,她清晰的知道,满院子的人非常吵闹,但她却什么都听不到。

  “怎么了啊?”琉心转过身,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落了下来,站在人群里,环顾着周围的每一个人,显得无助到了极点。

  那些平时村里熟悉的大伙儿,此时都只是用一样同情的目光看着她,任由她喊叫,却不做声,就像是一群人盯着一只可怜的仓鼠。

  琉心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目光,她感到极度的反感,愤怒,抗拒,她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看她的眼神,就像怜悯大街上的乞丐一样。

  可她却没有办法阻止他们这样看她,小小的身躯站在人群中,只觉得浑身冰凉。

  琉心听妈妈提起过这种感觉,说这叫绝望。

  可妈妈不是说过,每当有人感觉到了绝望到了极点的时候,就会有人带来希望的吗?

  就像,奥特曼总能在怪兽破坏城市的时候赶过来;就像公主被恶龙掳走,就会有虔诚的勇者站出来,踏上营救她的旅程;就像……每一次,有小混混来欺负她,杨朔总能拿着一根木棒,带着莫成宇,准确无误的出现在她的身后一样。

  “小琉心啊,我说了你可别吓着。”李婶进门,蹒跚着从人群走了出来,同样用袖子擦着眼泪,“你要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你还有我们大家,你是村里人的宝,我们不会不管你和你奶奶的。”

  “为什么要这么说,到底怎么了啊,奶奶在哭什么?”琉心听到李婶说话了,怔怔的看着她,上一秒的泪渍还未干,下一秒的泪水就滑下来了:“李婶你知道为什么对不对,李婶告诉心儿,心儿听话。心儿不会哭的。”

  “你妈妈出去坐的那艘船,出事了,两条人命,都没了!”李婶话音刚落,就趴在地上哭了起来,“琉媚是个好媳妇啊,怎么说没就没了呢,你说你走就走,偏偏还要带个孩子……”

  像是被一块大石头砸在了脑袋上一样,晕厥的感觉,嘴里甜甜的,热热的液体涌了上来。

  哦,是这样啊……

  原来,是这样。

  萧瑟的风吹着,刮的琉心的脸生疼,像玻璃片在脸上划过,太阳落下的地方,还残留着的云朵,也渐渐褪去了火红的颜色,这是乡村夏天独有的景色,在这片浅蓝色天空下,一个不起眼的院子里,一群大人同情的围着一个八岁的小女孩儿,小女孩儿紧紧的攥着拳头,肩膀颤抖起来,嘴唇微微发紫。

  嗒,嗒~,泪水毫无节奏地砸在了地上,良久,女孩儿的嘴里“哇”的一声,吐出来一口血,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琉心,醒醒,到站啦。”耳边传来了孟玲调皮的声音。

  “哦。”琉心缓缓的睁开眼,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看向窗外。

  睡着了。

  又是傍晚,她讨厌傍晚。

  琉心不紧不慢的下了火车,随着孟玲出了站,手里拉着笨重的行李箱,在宽阔的火车站广场,目光淡漠的凝望着这个陌生的城市,仿佛在凝望城市中的什么人一样。

  “喂,琉心你在发什么呆,走啦。”孟玲拉起了琉心的手,拽着她,“我们要赶在晚上之前找到住处哦,不然只能睡公园的长椅了。”

  “知道了。”琉心的目光愈发深邃,看向了别处。

  莫成宇在这座城市里。

  还有一个人,应该也在。

  18岁的她,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