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风会划伤你

第一章 琉璃碎莫殇心 (二)

如果风会划伤你 南风染忆 3654 2018-03-26 23:36:10

  你永远不知道你会在下一秒遇见谁,就像他也不知道他会遇见你一样。

  ——————————————————

  出了莫成宇的咖啡馆,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琉心并没有直接回到住处。而是向南直走了不短的一段距离。

  临海城市的夏天,并没有咸湿凉爽的海风吹过来,相反的,比琉心印象中的夏天还要热一些。

  琉心行色匆匆,一边低着头赶路,脑子里一边玩味着刚才莫成宇说的话。突然感觉脑袋撞到了什么,额头传来一阵疼痛感,突如其来的惯性让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包里的东西七零八落地掉了一地。

  琉心吃痛的摸了摸额头,抬起头定睛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一位少年,看起来比自己大一两岁的样子,一头干净的斜刘海,轮廓分明的五官,身上穿着一袭纯白色的西装,一尘不染,全身上下没有一道褶皱,脸上挂着和煦的笑意。

  琉心低下头扫了一眼他的脚下,暗自砸了咂嘴:皮鞋。

  “你没事吧。”少年很绅士的伸出手,想要拉她起来,冲着她柔和的笑了笑,“抱歉,怪我走的太匆忙了,没有看到你,受伤没有?”

  琉心在心里暗自徘腹:又是一个眯眯眼。

  不过和莫成宇的笑容不一样,要说莫成宇的笑容给人一种气场上的压迫感,那么眼前这个人的笑容,似乎可以让人多一点舒服的感觉。

  “没什么。”虽然很痛,琉心还是没有说出来,也没有接受少年伸出的手,咬了咬牙自己站了起来。

  少年也没觉得尴尬,只是干笑了两声,然后帮蹲下身子琉心收拾起了东西。

  口红,书籍,散落的化妆品,琉心看着那些属于自己的物事一样一样的被少年捡起来放进自己的包里,有一种秘密被人窥视的感觉,瞬间脸红起来,伸出手飞快的抢过包:“我自己来。”

  琉心赶忙伸出手,飞快的夺回包,低下头,匆匆忙忙的收拾完东西,没有和少年多说一句话,拎着包赶紧跑走了,一直到拐角处,逃离了他的视线,才松了一口气。

  太丢人了,还好是陌生人。

  少年转过头,看着琉心离开的方向,自顾自的笑了笑:“真是个有趣的姑娘。”刚要走,却在地上看见一个亮晶晶的东西,饶有兴致的捡起来观察了一番,是一串做工精致的水晶项链。

  琉心走的很急,没有时间去想刚才的事情,当然也没有发现自己丢了东西。她从包里掏出手机,顺着里面的定位,穿了两三个十字路口,拐了好几条街,最后停在了一个拉面摊面前。累了个半死。

  说是拉面摊,其实只是在路边占了很小的一点地方。这样的摊位,前几条街也有,不过都坐满了人,而这条,从南向北开过去,东边一排不是理发店就是网吧,西边这条街还好些,再向前有一个很大的洗浴中心,向后都是黑灯瞎火的一片,只有这一个吃饭的摊位,所以比起其他几条街,生意相对较好些。

  摊位上一共十二张桌子,基本上都有人,因为是夏天的缘故,老板把屋里的东西都搬了出来,在外面搭起一个篷。客人都津津有味的吃着面,谈天说地。

  “琉心,这边,这边!”最中间的一张桌子,好听的声音朝着这边传了过来,引的其他桌子的人侧目。

  琉心循声望去,找到了喊她的那个女孩儿,回应道:“孟玲。”

  招手的女孩儿叫孟玲,年龄和琉心差不多,个子比琉心矮半头,脑子比较好使,外表和内心一样,古灵精怪的,性格是很外向的那种。

  孟玲是琉心在来这里的火车上认识到的,当时她就坐在琉心对面,本来以琉心的性格,是不可能和这种女孩儿有交集的,奈何火车上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两个人的谈话一有开头,就没有了结尾。

  琉心从来没有见过像孟玲那样能说的人,基本上从她们聊起来开始,火车走了多长时间,她就一直说了多长时间,后半部分,都是她自己在那儿说,而琉心怎么会聊天,只是在旁边听她说,偶尔笑笑回应她。

  通过交谈发现,她和自己上的是一所大学,而且两个人都是自己来的,没有什么朋友,也算是缘分,就商量了一下,合租在了一起。出租屋不是很贵,两个人共用一个客厅,各自的房间单算,离市中心大概半个小时的车程,这还是靠孟玲这个鬼精的小丫头拖的关系,这样,已经算的上是很方便了。

  琉心绕过周围满是客人的座椅,走了过来,把包轻轻地放在旁边,瘫在了座位上。

  “不是去见老朋友吗?搞得和相亲一样,我都等了好长时间了。”孟玲一边抱怨一边还不忘拿起筷子往嘴里送了一口面,“时间就是金钱啊。”

  琉心苦笑:“要找到你还真不容易,楼下不是有吃饭的地方吗?干嘛非要跑到这么远。”

  “这不是多出来熟悉熟悉地形嘛,我不多转转,哪知道这里有这么多好吃的?”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摊位上的拉面师傅,“怎么样,要不要来一碗?”

  琉心顺着她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不远处的面馆师傅左手抱着一个大的夸张的面团,站在离锅很远的地方,右手拿着像没有柄的刀片,很随意似的一刀一刀的往下削,每一块面,都像是长了眼睛一样,丝毫不差的落进了锅里。

  琉心确实也有些饿了,向拉面师傅招了招手:“师傅,这边来一碗。”紧接着就听到孟玲的声音跟了上来:“大叔,我也要再来一碗。”

  摊上的拉面师傅热情地招呼道:“好咧。”

  琉心一只手插着腰,一只手伸出食指指了指孟玲的鼻子,打趣道:“你啊,吃这么多,当心没人要。”

  孟玲一听,咬断了嘴里的面,放下筷子,从座位上站起来,美美的转了一圈,向琉心展示着自己的“料”,说到:“可能吗?我可是黄金比例哟,怎么吃也不胖耶。”

  琉心翻了翻白眼,和这样的人说话,简直就是对牛谈琴。

  两个人闲聊了一会儿,两碗热腾腾的刀削面就端了上来。

  “话说,你那个朋友……”孟玲神秘兮兮地凑了过来。

  琉心抬起头看着孟玲,看着那半句故意吊胃口的话。

  “帅吗?”

  咕咚,像是心脏漏跳了半拍,然后又狠狠地砸了下去,脑海里浮现出一身白净的男孩儿翘着二郎腿认真读书的样子。

  莫成宇吗?

  帅是挺帅,但不是可以让人心动的那种帅,不知是琉心自己从小就认识他还是因为别的原因,去咖啡馆待了好几天了,居然毫无感觉,明明帅哥都很容易让人倾心才对,可在琉心眼里,莫成宇应该是个例外。

  “不帅。”琉心翻了翻白眼,淡定道。

  “那就是很帅喽!”孟玲一副我懂了的表情,坏笑着,“什么嘛,帅就直说嘛,有什么不放心说的,我又不会和你抢,天涯何处没帅哥,我还是很识大体的。”

  琉心望着孟玲一副无可救药的表情,懒得再费口舌和她解释。

  “改天带我去看看呗。”孟玲自顾自地遐想起来,“哎呀,不行,万一他喜欢上我怎么办呢?人家还没有想好呢,哎呀好害羞……”

  “当!”没等孟玲说完,便听到碗砸在桌子上的声音,声音有些大,引的旁边座子上的人侧目。琉心这才发现影响到了旁人,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弱弱道:“结账!”

  孟玲看着琉心,张大了嘴,一脸呆萌:“哇。琉心,你这么大力气,当心以后没人要。”

  琉心吃了个瘪,欲哭无泪,这丫头,要是换做别人的话非被活生生折腾死。

  两个人正要走,隐约看见从街道北面的黑暗里出来了三五个人,向着拉面摊走了过来,走在前面的是一个长着刀疤脸的男人,走路的姿势大摇大摆的,一脸凶相,看起来,像是一帮混混。

  拉面摊气氛瞬间安静下来,刚才还在热热闹闹高谈阔论着的人们,都低下头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只有拉面大叔,脸色没有多少改变,看起来对刀疤脸的到来已经习以为常了,仍然一刀一刀不停地往锅里削面,热情地招呼道:“哟,来了。”

  看起来是老板的熟人,琉心低下头装作继续吃面的样子,多了几分安心。

  “三碗宽面,多放辣椒。”刀疤脸找了个凳子,坐在了离琉心她们不远的一个位子,后面几个人都站着,没有人坐下。

  刀疤脸的吨位很大,一屁股坐了下去,可怜那个小小的板凳,根本支撑不住他那庞大的身躯,被他压的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来回晃动着,像是在求救一样。

  孟玲看着刀疤脸的样子,莫名的想笑,又不敢明目张胆,只好用力的闭着嘴,把脸憋得通红。

  琉心在一旁满脸黑线,真不知道这货从哪里找到了笑点。

  “哈哈哈…”可惜孟玲还是没忍住,一不下心漏出了声音。

  不过只是一瞬间,孟玲马上拼命的用手堵住嘴,眼角的眼泪都憋出来了。

  可惜还是太迟了,安静的氛围里突然有人笑出声,是个人都能听得清,一瞬间,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琉心她们这边。

  刀疤脸似乎也听到了动静,从座子上站了起来,提着像老虎似的凶巴巴的眼神,直直的盯着孟玲,朝着这边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琉心看孟玲憋着难受,只好帮她把两只手从嘴上拿开。

  “哈哈哈……”一瞬间,好听笑声连绵不断,响彻了整个不大的摊位。

  孟玲憋了好久,这下总算是释放了。

  琉心还是没有搞清楚,这种情况下有什么好笑的。

  这下倒好,难受是不难受了,不过惹到了那群人的老大,看来,今天这件事是没法好好解决了。

  刀疤脸走到了琉心她们面前,停下了脚步,庞大的身躯挡住了灯光,笼罩着整个桌子,恶狠狠的盯着孟玲,质问道:“你,笑什么?”

  “哈哈,大叔你那么肥的身体,非要坐在一个小凳子上,你没看见那个凳子都撑不住了吗,为什么不自己带个大一些的?”孟玲索性肆无忌惮的地笑了起来,却没有看到刀疤脸难看到了极点的脸色。

  这孩子只是单纯的觉得有趣而已,并没有恶意。

  “哈哈……”刀疤脸停了一阵,也跟着孟玲笑了起来,恶狠狠地笑着,扯着满脸的横肉。

  “喂,大叔你笑什么啊。”孟玲听到了刀疤脸的笑声,不再笑了,眨了眨眼睛,不解道。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琉心自己。

  刀疤脸从旁边的座子上顺过一大杯啤酒,拿到了孟玲头顶的正上方,手猛的一歪,酒水从杯子里倾泻下来,从孟玲的头上,顺流而下,一滴不剩地落在了她的头发上,衣服上,裙子上。

  孟玲一下子呆在了那里,似乎一切来得太突然,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转而便换上了一张阴天脸,嚎啕大哭。

  少女尖锐的哭泣一声又一声,画面一遍又一遍地冲击着琉心的眼睛,她只觉得耳膜被扎的生疼。

  没有人再看她们,摊位上的所有人都默默地低下头,叹着气。

  孟玲尖锐的哭泣声里夹杂着刀疤脸放肆的嘲讽:“笑,都给我笑,哈哈哈哈……”

  刀疤脸的那些小弟闻言,都跟着他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小妞,知道厉害了吧。”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和老大说话。”

  ……

  琉心赶忙站起来,过去抱起孟玲,用手帮她擦拭着身上的啤酒,嘴里不住安慰着:“不哭,不哭...”

  琉心本来是打算要动手的,可是事出突然,根本没来得及等她反应。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琉心冰冷的盯着那些人,嘶吼着,不过转眼间就被淹没在了笑声里。

  琉心攥紧了拳头,眼看就要爆发的样子。

  “啪。”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就像是谁发出的号令一般,混混们的笑声戛然而止,琉心抬起头,看见了一名少年。

  一张非常帅的脸,有一头酒红色的头发,穿着一件中号的黑色的风衣,领子竖着,一脸淡漠,嘴角右边挂着一颗小虎牙,倘若笑起来,一定很可爱,不过一脸严肃的他,看起来倒更像是少了一颗獠牙的吸血鬼。

  不是琉心要这样比喻,而是,那张脸真的很像。

  只见刀疤脸的头上开着一个很大的窟窿,鲜血从脸上流了下来,啤酒瓶的渣子碎了一地。

  男孩儿先是看了看抱着孟玲的琉心。随后抬眼扫视了一遍四周,眸子里波澜不惊,手里捏着一个碎了的啤酒瓶,显然是他干的好事。

  “这个人,好像没你们想象的那么难搞。”男孩儿不屑地瞥了一眼疼的跪在地上打滚的刀疤脸,淡淡道,“你们怎么都不敢动呢?”

  跟着刀疤脸的那些人一下子都愣在了那里,看来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大会被开瓢。

  刀疤脸捂着淌着血的半边脸,指着男孩儿,向着他的那些小弟嘶吼起来:“愣着干什么,上啊,干他!”

  那帮人这才反应过来,抡起凳子抄起家伙叫唤着冲了上来。

  男孩儿看着冲上来的一伙人,什么也没有说,抓起桌子上的另一个瓶子,眼睛冷冷的竖了起来,没有琉心那样冰冷,但却比她凌厉。

  琉心看着少年脸上没有一丝要退缩的样子,呆在了那里。

  可以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没有在害怕。

  这样一个人出现,恰恰是琉心所期望的。

  但同样,又不是她希望的那样。

  眼看着混混们就要冲过来,不知道哪个地方有一个声音喊了出来:“大家一起上,帮那个孩子!”

  琉心鄙夷的扫了一眼那群人,只有刀疤脸被放倒,才有勇气吗?

  早就呆在一旁的人们闻声才反应过来,抄起了手边的东西,和混混们扭打在了一起,场面变的混乱了起来,碗,筷子,折断的凳子腿,在人群中乱飞起来。

  而琉心她们刚好在人群中央,有些慌乱。

  混乱中,琉心感觉一只强有力的胳膊把她他她们拽了出去。

  她定睛一看,正是那个帮了她们的男孩儿。

  男孩儿没有空说话,硬生生的拽着琉心她们到了一个角落,淡淡道:“带她回去换衣服吧,当心感冒。”

  孟玲躺在琉心怀里,揉了揉红肿的眼圈,说道:“谢谢。”

  “离开这里。”男孩儿很直接,没有说不用谢之类的客套话。

  琉心在那边纠结了一阵,最后还是说出来一句她本不想说的话:“方便留个联系方式吗?我回头好谢谢你。”

  琉心的脸有些微微发红,头都没好意思抬起来,像这种话,她活到现在,从来都没有和别人说过。

  琉心只是单纯的想找个机会谢谢他,仅此而已。

  因为他是唯一一个出手帮了她们的人。

  “可以的话,顺手帮忙报警吧。”男孩儿似乎并没有在意这些。

  琉心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可男孩儿已经转身走开了。

  琉心看着那触目惊心的场面,又看了看孟玲,貌似这种情况她们也不能做什么,只好默默地点了点头。

  改天再来找他道谢,只要来这里,就一定能找得到的吧。

  一顿饭的祸,都说了,在楼下吃,根本不可能碰见混混。

  也不可能碰见,他。

  琉心的心跳了跳,可能是第一次见这种场面,有些心悸。

  随后便和孟玲消失在了人群里。

南风染忆

男主登场,猜猜是哪一个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