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田园辣妻萌包子

第25章 遗落的蝴蝶扣

田园辣妻萌包子 米椒爱公鸡 1265 2018-02-22 11:17:02

  银子怎么来的?

  元明珠皱眉。

  她没法解释。

  若说借来的,周翠花必定会追根究底,可是那人身份——

  想到若是将他身份说出的后果——

  她后背冒出阵阵寒意。

  周翠花见元明珠半晌不言,笑的颇为得意:“说不出来吧?”声音骤冷,神情有些阴冷:“那是因为你的银子来历不干净!”

  周翠花缓了一口气,接着道:“当然,这不能证明那银子是你谋害赵奇和赵锐得来的。”周翠花看了元明珠一眼,轻笑:“不过,我有证据。今日,就让你心服口服,也免得别人说我冤枉了你!”

  周翠花话落,一个约莫二十来岁头戴丝瓜花的女人从她身后走了出来,边走还边抹着泪,瞧见元明珠的时候,目露凶狠,就要朝着她冲过来,却被周翠花拉住了,此女人就是赵奇的媳妇白氏。

  “昨日我夫与小叔二人携了十两银子,本是要到孙家下聘,等到晚上还不曾归来,我就想着去村口看看,却没有想到——”白氏掩面而泣:“瞧见的是小叔和相公的尸体!”

  白氏哭了会儿,扬起手中的东西:“我还在相公的尸体旁发现了这个东西。”

  梅娘抬头,瞧见白氏手中的纽扣,当即脸色一白。

  那纽扣恰恰是元明珠身上的。

  瞧见那纽扣,元明珠眸光微闪。

  昨日,她衣服上确实少了两颗纽扣,竟然丢在那里了吗?

  周翠花得意一笑。

  那纽扣自然不是元明珠拉下的,而是她昨天扯下的,后来直接装进了兜里,恰好遇到这事,就将她的纽扣拿到了尸体旁。

  元明珠啊元明珠,这回,你恐怕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

  浅淡的微光,洒在红白相间的蝴蝶扣上,清晰地瞧见上面生动的脉络。

  他眸光微尘。

  脑海中浮起女子昨日的衣衫,粉红浅淡的色彩,称极了她的肤色,一颦一笑,妍丽生动。

  “主子。”

  元胤禛将蝴蝶扣握在掌心。

  江城走进屋内,一瞥间,瞧见了他的动作,并没有说话,汇报着近来的消息。

  元胤禛眉微蹙,让人揣测不到心底的想法:“过几日再说。”

  顿了一下,他又吩咐道:“去一趟赵家村。”

  江城微怔。

  跟在主子身侧多年,对他的心思能揣摩一二,主子何曾对什么人如此在意?

  江城刚想开口,就听一旁传来一道阴冷的声音:“既然是我借的钱,我总要确保她没拿那钱干什么坏事!”

  江城瞥见男人眉眼间的厌烦,摇头轻笑。

  应当是他多想了,主子这样的人物,怎会对一个山野村妇上心?

  “是!”

  ……

  “这枚蝴蝶扣确实是我的。”

  “元明珠,你这是承认杀人了?”

  “二婶,你着什么急?我说这纽扣是我的,可并没有说,人是我杀的!”

  “元明珠,你还想狡辩?”

  元明珠淡淡扫了周翠花一眼,没有理会,而是道:“昨日我并没有见过赵家两位哥哥,这纽扣应当是在村长家掉的,至于怎么落在赵家两位哥哥出事的地方——”尾音拖得极长。

  “我就不知道了。说不定是凶手捡到了我的纽扣,故意丢在那里,想要诬陷我,也许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故意不想让我好过?”

  她刚说完,周翠花就跳了起来:“元明珠,你什么意思?”

  元明珠一脸单纯地眨眼:“二婶,我说的又不是你,你着什么急?”

  周翠花一愣,数道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她有些慌乱地垂下头。

  元明珠的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白氏身上:“嫂子,你确信赵家两位哥哥手里拿的是十两银子?”

  “确信无疑。”白氏哼了一声。

  元明珠扬唇一笑:“如此一来,赵家哥哥出事确实和明珠无关,明珠昨日手里可是有二十两银子!”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