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之医颦医笑皆欢喜

第十一章 阴谋

穿越之医颦医笑皆欢喜 乌头碱 1657 2018-02-13 23:53:53

  唐小鱼现在已经绝望了,心理已经做好了“英勇就义”的准备,只是觉得自己好不容易重新活了一次,才年纪轻轻就要这样死在绑匪的手里,而自己连绑匪是什么人都搞不清楚。

  就在唐小鱼心里已经默默的念着“遗言”的时候,一个少年轻轻的把柴房的门给推开了。

  唐小鱼看了那少年一眼,刚要叫出声时,自己的嘴已经被那少年用手捂住了,只听到耳边轻轻的声音“嘘!我是来救你的,如果不想出去你就大声喊吧!”说完少年就把手放了下来。一股淡淡的药草的香味在唐小鱼的鼻尖萦绕,唐小鱼那一刻总感觉这个味道似乎在哪里闻到过,而也是这种熟悉的感觉,让唐小鱼心中的不安慢慢的平静下来。

  唐小鱼现在才安定下来看着少年,看到熟悉的桃花眼,这才发现这个少年不就是昨天被唐小鱼以一包银针给“打发”了的苏墨白吗!

  看着苏墨白,在联想到药店门口挂的招牌“苏记药材”,刚刚安定下来的唐小鱼又开启了暴走模式,“苏墨白是吧?这个苏记药材是你们苏家的产业吧?”

  苏墨白默默的看着暴走的小鱼,知道现在的唐小鱼情绪一定非常的激动,所以现在他能做的只是默默的听着唐小鱼的指责,“对,对啊,这个苏记药材的确就是我们苏家名下的产业。”

  “呵呵,我说呢,一看你就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少爷,怎么会那么好心的帮着我救一个不相干的普通老百姓呢,原来你的目的就是要我给别人开药,然后再到你们这黑心的药铺抓药,如果别人没有足够的银两你们是要怎么做?是把女孩送到妓院吗?还是要挟家人,如果凑不够银两就撕票?”唐小鱼现在情绪已经失控了,因为这个苏墨白也算是唐小鱼来到这凰腾大陆以来遇到的感觉最温暖的路人了,而现在苏墨白居然和这家黑心药铺有关联,还有可能就是这家黑心药铺的掌柜,这种感觉就犹如自己最信任的人背叛了自己一样。

  “还有啊,你们药材要价那么高也就算了,还要把镇上的所有药材铺给垄断了,你知不知道,你们这里抓一付药的银两可是普通人家大半年的生活费啊!谁没事会希望自己生病啊,这稍微不注意生了病,连一副药都抓不起,你们还有没有良心啊?”

  苏墨白听着唐小鱼骂人,心里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反而觉得这个小女孩真的是太可爱了,这种情况下一般的女孩子不应该是哭哭啼啼的说自己不愿意死或者求自己把她给放了吗?这个唐小鱼心可真大,还惦记着这里药材贵,普通百姓用不起。

  过了一会,苏墨白看唐小鱼也骂累了,缓缓的开口说道:“唐姑娘,这里的确是我们苏家的产业不错,但你说的这些我的确是最近才知道的。”苏墨白说完自己都自嘲的笑了,这种话说出来会有多少人相信呢。

  “姑娘可否愿意听一下我的故事?”苏墨白试探着问道,其实他自己也觉得诧异,唐小鱼是他在这么多年来遇到的除了自己的娘亲外唯一想吐露自己心声的异性。

  唐小鱼看着苏墨白的眼睛,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我叫苏墨白,是京城有名的药商苏家家主苏锦楠的庶子,我娘是当年京城最有名的万花楼的花魁,当时也有很多人追求我娘,而我娘偏偏就跟了苏锦楠,之后他便把我娘纳为了小妾,之后我就出生了。我出生以来,在苏府一直没有什么地位,而我从小就和我娘相依为命,我们母子从不参与苏家的是是非非,只想安安稳稳的度过这一生。而我从小就对医术特别感兴趣,但每次要学习医术都要偷偷的溜出府,然后到京城的神医秦凤鸣的普济堂偷偷学习医术。但两年前秦大夫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到这里一个叫青田村的小村庄定居了。”苏墨白默默地说着自己的经历,而唐小鱼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听了一场大戏啊,这些电视剧和小说了才会有的情节活生生的就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人身上,这种感觉还挺刺激的。

  “本来日子也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着,我和我娘虽然物质生活没那么好,但生活的还算开心。我以为我一辈子也就这样快乐幸福的生活,直到上个月的一天,苏锦楠突然把我叫到他的书房,让我来这顺和镇管理家里在这边的产业,当时的我可开心了,以为我这个爹终于想起我这个庶子了,而且这里离那青田村也不远,我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学习医术了。当我心里还在想着怎么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娘的时候,在我们那个小院子里等待我的是我娘的尸体,还有她的一封遗书。”苏墨白不知不觉间眼眶已经湿了,而刚才还在兴奋的唐小鱼也沉默了,她没想到看起来那么完美的苏墨白还有那么悲惨的身世。

  “我后来看了我娘的遗书我才知道原来我这个所谓的爹,为了自己的利益,将我娘卖给了皇宫里专门负责药材采买的公公。我娘不愿意受这屈辱,便自己了结了生命。我娘在遗书里还写了很多我看不懂的话,还给我留了一块玉佩,这可能关系着我的身世,就是昨天我给姑娘你的那一块。我恨我自己,如果当初我没有离开我娘,我娘或许不会就这样离开我了。一开始我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到这里养精蓄锐,等自己有一定实力了就找苏锦楠报仇。刚到这里的时候我以为这里也只是做着正常的药材生意,只是收费比较高,我也没有太多的干涉,直到有一天...”说到这里,苏墨白的心里已经被仇恨充斥了,但更多的是自责。

  就在苏墨白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时,一只小手轻轻的抚上了自己背上,一个悦耳的声音传来“苏公子,对不起我误会你了,我知道这件事情与你无关,而关于你娘,我相信他也一定不愿意看着你这样自责,她愿意看到的肯定是那个愿意每天都开心的苏墨白。”

  “谢谢姑娘,现在这里不仅是一个乱收费的药铺,更是这里买卖人口的一个窝点。而苏锦楠在这顺和镇设立这些药材铺的目的并不只是敛财,苏锦楠也不只是一个药材商人那么简单。”苏墨白说完就发现自己好像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倒是觉得自己有点过意不去,说罢才发现唐小鱼的手脚还被绑着,心里更是有点过意不去了。

  唐小鱼听完苏墨白的话后想到了昨天苏墨白给自己的那块玉佩,不由得感叹道“既然那块玉佩对苏公子那么重要,为何苏公子愿意将它交给一个仅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呢?”

  苏墨白快速的将唐小鱼松绑后和唐小鱼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见姑娘的时候就觉得有种莫名想要亲近的感觉,心底里觉得姑娘是值得信赖的人。”

  松绑后的唐小鱼一下子获得了自由,而本来很娇嫩的手腕和脚腕有了一道道深深浅浅的勒痕,让人看了很是心疼,这让苏墨白更是自责起来。“是在下疏忽了,让姑娘遭受如此痛苦,这是我闲暇时自己制作的一些药膏,如果姑娘不嫌弃的话回去姑娘可以擦一擦,这勒痕很快便会消除,姑娘的疼痛也会减轻不少。”

  唐小鱼拿着苏墨白给的药膏打开来闻了一下,问道:“苏公子,小女子冒昧问一下,这可是用了紫草、白芷、乳香、没药、生地、当归、防风的紫草膏?不对,你还加了一味茯苓。”“姑娘果然好医术这都可以闻出来!”苏墨白不知道她唐小鱼出了在大学的时候实习到过中药房接受过认药的“魔鬼训练”,这两年跟着秦凤鸣更是经常和中药打交道,现在她只要闻一下药基本就能辨别出有哪几味药。

  看着手里的药膏,本来想着让苏墨白把她救出去后自己马上赶回青田村找师傅,但现在的她心里有了另外的打算。

  “苏公子,你说你很喜欢医术,而且当时很喜欢到京城的神医秦凤鸣那里学习医术?”唐小鱼还想确认一下这个苏墨白是不是真的喜欢学医。“是的,自从知道这里的药材铺没有那么简单地时候我就想着要赶快找到秦大夫,然后请求他教我医术,然后救救这些没有能力看病的老百姓。我看姑娘这医术如此高深,不知姑娘可认识这秦大夫?”

  唐小鱼听完心里可是乐开了话,心里已经把这苏墨白认定为自己的同门了。

  “苏公子,你愿意放弃现在的一切,甚至是暂时放下心里的仇恨,然后安心学习医术吗?”

  “只要能秦大夫愿意将这岐黄之术传授与我,我愿意抛下现在的一切,甚至仇恨,但以后总有一天我要为我娘还有那些无辜的百姓报仇。”

  “很好,我就喜欢你这种担当了,实话和你说吧,家师就是秦凤鸣。只要苏公子你愿意,我可以让我师傅收你为徒,但你一定要答应我,抛下所有的一切。”唐小鱼一激动已经忘了自己现在是在凰腾大陆而不是现代,而她不知道她的一句喜欢,深深的烙在了那个少年心里,而那个少年一辈子都在为了这一句意间说出的喜欢而努力着。

  “当然,苏某定当安心学医,不辜负姑娘对我的期望。”苏墨白的心里早已是波涛汹涌,表面却还是平静如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