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繁星灿絮尽

回到家中

繁星灿絮尽 丰起云涌 4479 2019-01-13 03:45:31

  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其他人也回来了。

  吴家父子和大哥二哥都惊讶于我们的战果,没想到收获如此丰厚。

  我们围成一圈,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个小火堆,大家将食物放在中间,谁想吃什么自己烤。

  吴家父子由自己家里的打手照顾,我就是谁烤的好,就去哪吃。

  吴家父子早就吩咐他们的打手,将车上的被褥都拿下来,

  虽然,这时候的森林微冷,但有大家,有这被褥,有火堆,我的心里却非常温暖。

  慕柏大哥怕我被火伤着,不许我乱动,乱跑。没办法,我只好坐在慕柏大哥的怀里,等着他烤的兔肉。

  一顿盛宴之后,大家打着火把,由慕柏大哥和慕松大哥带着来到他们找到的山洞。

  山洞很大,里面有些潮湿,好在我们有几套被褥,又点着火堆,还能抵挡一下。

  吴家父子和司徒振南的护卫轮流守夜。我由慕柏大哥照顾,他怕我着凉,湿气入体,让我趴在他的身上睡。

  慕柏大哥常年练武,身体非常强健,满身都是硬硬的肌肉。我躺也不舒服,趴也不舒服,翻来覆去。

  睡在旁边的六哥说:“小星星,你烙饼呢?”

  我横横的说:“别乱动。”

  我趴在六哥身上感觉一下,还行。五哥六哥虽然只有11岁,但是对我来说,他们已是相当伟岸。身材没有像慕柏大哥那样硬硬的肌肉,但也不瘦。不硬不软正正好。

  “大哥,你的肉太硬了,我要和六哥睡。”

  六哥一听就不乐意,“不要,我不要和你睡,你睡觉太不老实了。”

  五哥接口,“星儿,到五哥这来,五哥给你讲故事。”

  我冲六哥重重的哼了一声,又爬向五哥。

  我寻找了舒服的位置,趴在五哥身上,五哥摸着我的说:“星儿乖,五哥给你讲你爱听的《红楼梦》的故事。”

  讲了一个章节,五哥见我睡了,便停了下来。

  “阿杨,这故事是你编的?”睡在五哥身边的司徒振南小声问。

  “不是,是星儿编写的,们与爹爹看过,觉得甚是不错,便多读了几遍,急了下来。”五哥看看睡在火堆那边的吴氏父子回答。

  司徒振南却没有再接话。

  转眼天亮,我们和吴氏父子一起收拾收拾便往城赶。

  进城分手时,吴氏父子千恩万谢。许诺,若秦将军府需要帮助,必全力以赴。慕柏大哥答应了下来,吴氏父子才肯离去。

  司徒振南将我们送到家。刚到家门口,管家就急匆匆的走过来说:“哎呦,我的小主子们啊,你们怎么才回来,你们知不知道,昨晚你们没回来,老爷担忧了一宿啊。老爷和大老爷还有三老爷在书房,小主子们快过去吧。”

  司徒振南一听,就拱手和哥哥道了别。

  在分开时,司徒振南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想他们家和我们家的关系,总不会伤害我,便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慕林大哥抱着我,跟着哥哥们和一路无话,一起朝父亲的书房而去。

  到了书房门口,慕柏大哥刚要敲门,就听到里面有人说:“大哥二哥,你们在朝为官,不管怎么说也比三弟有权势。你们结亲家都是官宦世家,可三弟呢,三弟只是个商人。如今,蒋家看上了叶雨和叶阳两姐妹,娥皇女英是好事啊。大哥你为什么就不同意呢。”

  这是三叔的声音。接着大伯气闷的声音响起:“我们秦家有古训,男不纳妾,女不为妾,三弟,你自己不尊古训,难道连孩子也要不尊吗?

  叶阳叶雨两姐妹整日在一起,感情是好,但同嫁一夫,我们秦家干不出这事。既然三弟满意这婚事,那让叶阳嫁过去吧,叶雨不嫁。”

  “你看这,二哥,你也说句话啊。”

  接着是父亲沉稳的声音,“蒋家在朝中也有数百年,家族一直繁荣,听说蒋家这位大公子也是仪表堂堂,才学出众,若他真对叶阳叶雨是真心的也是不错的人选。”

  父亲说到这,就听三叔满意的说:“对啊,二哥说的有道理。这孩子们有感情,咱们大人就应该支持他们。”

  父亲又开口说:“但是,我们都是过来人,不说祖训,就我们自己也经历过,若真心,定不二付,这蒋家大公子说是看上叶阳叶雨,可没有真心,咱们就是把两个孩子往火坑里推啊。”

  我心里不由为父亲点赞,说得太有道理了。不像大伯和三叔,只考虑什么祖训,门第。

  这时候就听门外有人喊慕柏大哥,连在书房中父亲他们也听到了。

  父亲在里面问道:“外面为何如此喧哗。”

  负责传话的小厮在门外恭敬回道:“回老爷,是大老爷家的小姐和三老爷家的大小姐,吵着要见慕柏公子。”

  “让她俩进来,在门口吵,像什么样子。”从父亲的语气中,就能听出父亲现在的心情肯定不好。

  我们听了小厮的话,齐齐的看向慕柏大哥,慕柏大哥却一脸的黑线,有些生气。

  六哥满脸坏笑,揶揄道:“难道是蒋公子看上了叶阳叶雨,而这两位却看上了慕柏大哥,要给我们当嫂子?”

  六哥刚说完,就听父亲在里面说:“你们几个也给我进来。”

  我们的一脸坏笑马上变成乖巧,跟着慕柏大哥走了进去。

  刚一进去,书房中的父亲和大伯三叔就看到了慕林大哥。慕林大哥将我轻轻放下,朝大伯跪下,磕了一个头说:“父亲,孩儿回来了。”

  大伯眼有些红,将身子扭向另一侧,声音沙哑的开口:“你一走就是五六年,还知道回来。我没有你这儿子,你走。”

  慕林大哥深深望着大伯,却语气平静,“父亲,这几年没回来,是孩儿的错,可您明知孩儿厌倦官场的尔虞我诈却一再的逼孩儿攀附,孩儿实在没有办法。”

  大伯转过身,满脸怒色道:“这么说,你是再怪我喽,可你也不想想,我这是为谁。”

  大伯的急言怒斥并没有让慕林大哥有一丝惧怕,他依旧望着大伯,语气平淡。

  “父亲,孩儿走了着几年,遇到了很多事,见过很多人,孩子这次想明白了,我愿入朝为官。”

  我和六哥对视一眼。

  大伯听了慕林大哥的话,高兴的将他扶起,嘴里还说着,“想通就好,你终于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了。”

  接着,门外传来小厮的声音,“老爷,两位小姐到了。”

  父亲将我放在腿上,对门外小厮说:“让她们俩进来。”

  接着,秦叶雨和秦叶阳走了进来。秦叶阳一进屋便看见了慕柏大哥,朝他紧走几步,抱着他的胳膊,笑着说:“二哥,你去哪儿了,我每次来找你,你都不在家,人家好久没见你了。”

  慕柏大哥黑着脸将胳膊抽出来,后退几步,朝父亲躬身拱手道:“父亲,孩儿先下去了。”

  三叔赶忙拦着他说:“不行,慕柏,今天正好你也在,有些事咱们也说说清楚。”

  三叔又对秦叶阳说:“叶阳,你过来。今天咱们就说说你和慕柏的事。”

  慕柏大哥一听,脸色更加难看。

  三叔一脸认真的对慕柏大哥说:“慕柏,你虽是二哥的义子,也姓了秦,但你终究不是秦家人,我今天就问问你,你喜不喜欢叶阳?”

  大哥脸色非常难看,语气冰冷的说:“我从未喜欢过。”

  三叔脸色放松,对秦叶阳温和的说:“叶阳,你听到了吗,慕柏不喜欢你,你还是听爹娘的话,嫁给蒋大公子,好不好?”

  秦叶阳满脸泪水,伤心的看着慕柏大哥。突然转身跑了出去。

  三叔赶紧追了出去,爹也让家中小厮跟着,免得出了什么事。

  大伯也站了起来,对爹说:“二弟,大哥也先告辞了。”

  爹也站起来,回礼,“大哥慢走。”

  又对外面喊道:“青竹,送客。”

  看到大伯带着秦叶雨和慕林大哥出去,爹坐回椅子上,将我抱在腿上,对哥哥们严肃的说:“昨天怎么没回来,带着星儿,你们去哪儿了。”

  慕柏大哥对父亲拱手道:“回父亲,昨日归来途中,突遇都郡吴氏金铺父子带领家中打手与一众山贼打在一起,待孩儿与二弟,三弟助吴氏父子将山贼击退,都郡已关了城门,这才今日才回。”

  父亲听完脸色和缓不少,对哥哥们说:“你们可有受伤?”

  “不曾。”哥哥们齐声道。

  父亲这才面色如常。对哥哥们嘱咐道:“出门在外多加小心,如今世道不知何时才能太平。”

  父亲把我放下,对我们说:“你们先回去吧,为父休息一会儿。”

  我们回来的时候管家就说过,父亲因为担忧我,整夜没睡。看父亲面有倦色,我们便施了礼,退了出来。

  我们从醒来就没吃过东西。大哥吩咐人弄了点吃的,送到后院花厅。

  我见大哥脸色不好,走上去牵着他的手说:“大哥,我的亲大哥只有你,如果你不开心,星儿也会难过的。”

  四哥笑着对大家说:“大哥你瞧,咱们兄弟六人啊就属你在星儿心里最重。”

  大哥抱起我,摸摸我的头,“大哥没事。”

  六哥好奇的问:“大哥,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子,实在不行,三哥江湖上的朋友多,人脉广,让三哥给你找找?”

  大哥轻轻的拍六哥的脑袋一下,笑着说:“臭小子,又胡说八道。”

  六哥又贼笑着对二哥说:“二哥,要不要三哥帮忙给你找个媳妇?”

  二哥淡淡的笑着,看了六哥一眼。照着六哥的屁股就是一脚。这脚一看就不重,六哥佯装受了重伤,赖着四哥,非要四哥搀扶着他。

  三哥笑话六哥,“我在江湖中也偶尔见过一两次双生子,别人家的双生子不但长得一样,那性子也是八九不十,怎么咱们家的小五小六性子差了这么多呢。看人家小五,总是一副温和恬淡的表情,总是很安静。再看小六,要不是小五小六长得一样,我都以为小六是捡来的,不然就是猴子精变的。”

  五哥六哥相视一眼。

  六哥反驳,“三哥,我可听人说,咱们兄妹七人一个性子,我是猴子精,那你们都是猴子精。还是先成的精。”

  大家被他说笑了。正在吃糕点的四哥,一没忍住,满嘴的糕点渣子就着五哥喷出的茶水喷在我和大哥三哥的脸上。

  最严重的就是我,正对着他们俩。

  大哥三哥顾不上自己,一边笑,一边赶紧帮我收拾。

  看着我们三的惨样,四哥五哥愣了一下,和六哥一起哈哈大笑起来。我一边擦着,一边对四哥五哥六哥说:“你们真是我亲哥啊!”

  这时管家来报,朝歌国使者来访,可老爷刚歇息,问哥哥们怎么办。

  大哥对管家说:“你带使者去前厅,我们稍后就到。”

  我和大哥三哥先去换了衣服,四哥五哥六哥先去前厅接待朝歌国使者。

  四哥五哥六哥刚走近前厅,朝歌国使者便说:“星儿姑娘怎么没在家吗?”

  四哥走进些,淡淡一笑,并没有回答他的话,拱手道:“不知使者大人来次,所为何事?”

  朝歌国使者骄傲的说:“自是来送好东西。”

  说着,他身边的另一位使者将托盘递给他,他把上面的红布拿下,笑着对四哥说:“这可是我国赠送给太后和皇上的好东西,什么用处想必当日四公子也是听到的,今日我就不多说了。此物是我们朝歌国陛下特意为秦将军准备的。请四公子收下。”

  这时候大哥抱着我和三哥走进前厅。大哥将我轻轻放下,和三哥对使者施了一礼,我依旧装作胆小害怕的样子,躲在大哥后面。

  大哥一脸从容,对使者笑道:“抱歉,家父适才歇下,不便见客,劳烦使者大人白跑一趟。”

  使者挥挥手,“无碍,既东西带到,我们便回去了。”

  大哥又笑了笑对使者说:“大人,家父在朝为官数年,为官清廉,从不接受任何人的礼品。吾替家父多谢使者大人,谢朝歌国陛下的心意,还请使者大人将此物带回。”

  使者一脸的不高兴,“大公子,这可是我们陛下的心意,你敢不收?”

  大哥不搭话,只是微笑着望着他。

  使者气急,对另一个人说道:“我们走。”

  在他们转身之际,我拽了拽大哥的衣服,对他做了收下的口型,大哥犹豫下,又对还没走出多远的使者说道:“既是朝歌国陛下的心意,晚辈怎能替家父拒绝。”

  使者回头,脸上有些得意的笑望着他。

  大哥又说:“多谢使者大人,晚生必将此物转交家父。”

  使者走了回来,将东西放到大哥身边的小厮手上,得逞的看了看我们,毫不掩饰。接着便径自走了出去。

  待使者走远,大哥才好奇的问我:“星儿,为什么让大哥留下这个?”

  我看着六哥说:“这是鸦片,有毒,可致人上瘾,死亡。”

  六哥听我说完,瞬间明白我的意思。

  哥哥们有些狐疑,大哥又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郑重的对他们说:“若你们不信可以找人试试。此物第一次用会有些难受,后来便会如使者所说,飘飘欲仙,使人开心,一旦离开便会千般万般的不适,那种难受不是想象就能想象出来的。吸食严重就会死亡。你们若不信可以找个死囚试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