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竹珞

第十五章 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

竹珞 柒仴拾壹 2034 2018-02-13 23:50:57

  生辰八字

  那日辞别了竹珞,叶狐回到苍舒园,拿着手里的孩童的生辰怔怔的站在图砂内院前,直到日光西沉,她才恍然,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自己急急忙忙赶回来倒是为了什么。

  甚少晚归的玖月见叶狐傻站在那里,心下纳闷,不由走过去开口问道:

  “狐儿,你站在哥哥的院前做什么,莫不是连自己的屋子在什么方向都找不到了吧?”

  “玖月——”,怔怔的盯着眼前的乳白色,叶狐突的开口问道:“你会不会取名字?”

  “什么?”玖月揪揪耳朵,似乎没有听懂叶狐说了什么。

  “你会不会取名字,就是给新生的孩童取名字。”

  “取名字?”,玖月反问,而后脑袋摇的像极了那个拨浪鼓,“我可不会。”

  忽而又撇了撇头,毛绒绒的脑袋凑过叶狐耳边,幽幽的开口:“你给谁家的孩子取名字?”带着怪异的眼神望了望叶狐的肚子,“莫不是……你……”

  好似想到什么,他忽的惊叫起来:“天啊!我这才因为皇庭的事情忙了几天,你说你怎么就……”

  玖月气的跳脚。

  “不是我。”叶狐接口,没有同玖月玩笑的心思,“是一个姐姐的孩子……都半岁了还没有名字。”

  “哦……这样哦……”,玖月拍拍胸脯,松了一口气,“那你操什么心。”

  人家的孩子人家自会为他取名字,何时竟要她一个外人来瞎操心。

  叶狐闷闷的开口:“我答应了她。”

  抬头希冀的盯住眼前的人,玖月急忙撇清,“你别看我,我可不会那些东西……”

  “要不你去找哥哥,这点小事对他来说一定不在话下……”

  话未说完,玖月又猛的俯身,“姐姐?你什么时候竟认识了一个姐姐?我为什么不知道?”

  叶狐:……

  ……

  第二日,叶狐早早的来到图砂的别院前,最后终于鼓起勇气叩响了那个紧闭着的门,可手指还未落下,眼前的门就吱呀一声打了开来,是图砂亲自开的门。

  事实上,图砂已经被叶狐徘徊在门外的脚步声烦了好久,图砂原本在下棋,奈何从叶狐进到这个院子里,他就听出了她的脚步声,本来以为她会早点出声,没想到在自己的门前徘徊了整整半个时辰,她都不曾有任何动作,那声音一开始是对一向平淡的他起不了任何影响,却是在后不由觉得烦躁,于是他便想着出去钓鱼解闷,却没想到就在他打开门内的刹那,叶狐的手也敲上了门。

  见挡在眼前的人,神态僵了僵,缓缓收起正在敲门的手指,语气不由有点冷淡:“让开。”

  “我……”

  叶狐并未说完,眼前白衣再一次出声:“让开。”

  不变的语调。

  但她就是听出了图砂不高兴,轻轻的退到一边,图砂擦着叶狐的身边走过,径直走向湖水的方向。

  叶狐站在原地想了好一会,跟着他的脚步走向湖边。

  湖边的一袭白衣手中执着长长的鱼竿闭目垂钓,叶狐静静的呆在一旁,她已经答应了竹珞要为她的孩子取一个好听的名字,所以她必须要努力去实现自己的诺言。

  夏日的日光并不十分温柔,图砂席地而坐,洁白色的衣袍随意的散落在草地上,轻柔的柳枝无风自舞,所有的柳枝都微微偏向他的方向,遮住了炎炎日光,可那一袭洁白的衣袍却未曾扬起分毫。

  ……

  叶狐曾经听玖月说过:他的哥哥是世界上无所不知的人,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难得到他,就连他看过的书,也已经藏了整整十间书房,还不说曾经毁掉的许多;玖月还说,她的哥哥自小就可以过目不忘,倒背如流。

  他们的父亲常常夸他是一个千年难遇的天才,若不是图砂对这个宫廷政治不感兴趣,否则就算是囊括整个大陆加上外族部落都不在话下……

  叶狐不知道图砂的所知所闻到底到了什么地步,但是她下意识对玖月的话丝毫不曾怀疑。

  胡思乱想了多久,回过神来,发现图砂依旧在一旁静静的执着手中的鱼竿,只把手中钓起的的鱼儿一次次的放生后再重新来过。

  揉了揉眼,叶狐才发现那鱼线之上竟然什么都没有……

  迷迷蒙蒙的靠在一旁,不知不觉间竟过了一整个下午……

  恍惚间睁眼,眼见着图砂就要起身离开,叶狐终于站起来,趁机把手中的生辰递过去:“那个……图砂,可不可以帮我个忙,给这个男孩取个名字?”

  图砂看了一眼叶狐递过来写着生辰八字的丝绸锦缎,望着她:

  “你就是为了这个跟了我整整一个下午?”

  叶狐点头,并不否认。

  ……沉默

  看了一眼叶狐手中的生辰八字,并不接过锦缎,直接转身离开:“明日来取吧。”

  “谢谢”

  有点猝不及防。

  她没想到图砂尽然会这么轻易的就同意帮忙,她以为他不会同意……

  图砂为人凉薄,他说明日来取,她一时有些反应不及,本以为她要费一番功夫,最不济大不了让玖月帮忙,却没想到竟这般容易。

  ……

  第二日,叶狐早早的就去了图砂的别院,却见到图砂已经背对门口在院子里站立着,一向紧闭的房间难得的敞开着,她几乎不曾见到他打开过这扇门窗。

  图砂一向不是特别喜爱呆在阳光下,一天时间里,他有大约十个个时辰会呆在黑漆漆的屋子里,不管是看书还是下棋或是做其他的事情,他从来不会过于长久的把自己放置在明亮的地方。

  他喜欢在黑暗中观察别人的表情,身边的项伯向柳,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黑暗,每次在图砂出现的地方,他们从来都可以良好的控制自己的目视能力。

  叶狐也可以控制,可是每次她只要走进到图砂存在的地方,就依旧会被这种沉甸甸的感觉压到喘不过气。

  而玖月,向来是个随意的,到哪里去他都是一样的态度,从来都是性随自由,这世上,少有人能像图砂一样让他迁就,也因此,在图砂的地盘上,他更不会在意这样的压抑,至少他心里高兴。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