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三魂七魄渡三世

第014章:野山参上

三魂七魄渡三世 流水的小溪 4442 2018-03-14 01:47:12

  可他害怕的一幕没有发生,只见男子平躺在地面,一只硕大的黑豹骑在他身上,脑袋倚着男子细滑白嫩的脖颈嗅着,胡须刺得男子有几分瘙痒,扭着脖子闪躲。

  豹子闻了一会伸出一只前脚轻轻踩在男子胸口,男子抬手摸上黑豹爪子,黑豹舔了两口男子修长细笔的手指,然后才起身回来女子身边。

  “看到没有,你要是不踹它一脚,大帝是不会发怒的。”女子站在台阶上说到,声音带着几分异族口音,“他是不会伤害你的。”

  鹤熙嗤之以鼻,瞪她一眼。

  不会伤人,也吓人啊!

  又瞪了她几眼,这才慢慢平复了心情。

  鹤轩站起身来,一袭白衣已然弄脏,抖了抖灰道:“热情归热情,只是可惜了我这身好布料。”

  张清涵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帮阿哥洗洗吧。”

  “就算洗干净只怕他也不会穿了。”鹤熙在一旁冷冷道。

  张清涵讪讪。

  看看男子一身华服,想说赔一身,摸摸腰间钱袋扁扁,也只得厚着脸皮作罢。

  “不打紧。跟姑娘说笑呢。”眼尖的鹤轩察觉女子异样,摇了摇折扇冲着她温和一笑。

  张清涵呆住,被鹤轩那抹笑迷得七荤八素,怎么也移不开眼。

  怎么会有这般好看的笑容。

  嘴巴微张,歪着脑袋,眼冒桃花。

  鹤熙屈身过去,瞅着她,邪邪一笑,“好看吗?”

  “好看。”

  “哪里好看?”

  “哪里都……”话还没说完,张清涵身体一震,回过神来,擦了擦嘴角,见鹤熙一张放大的俊颜盯着自己看,吓得“啊”一声跳开。

  “哈哈……”鹤熙出声。

  张清涵有些尴尬又有些气急败坏地怒道:“你做什么?”

  鹤熙嘴角谑笑,“我还想问你做什么一直盯着我哥看?”

  张清涵眼睛快速的扫了一眼不远处的鹤轩,见他眉眼含笑的看着自己,“嗖”一下小脸涨得通红,恨不得找个地洞把自己塞进去,简直太丢脸了。

  “现在知道害羞了?”鹤熙又将身子屈过去,玩味十足的盯着她。

  张清涵被他驱得身子往后仰,偏着头躲开他的目光,手在身前乱掏着驱赶他,“你走开。”

  “嘿。”鹤熙凑到她耳边使劲地大喊一声。

  “啊……”

  张清涵吓得大叫一声,往后后退,脚下一歪,一屁股坐到地上。

  “鹤熙…”不远处的鹤轩喝了一声,“别闹她。”

  “哈哈哈……”鹤熙笑得前俯后仰,指着地上揉屁屁的张清涵,“没想到你这么胆小啊……”

  “鹤熙!”鹤轩忙走过来,用眼神警示鹤熙一眼,去扶地上的张清涵。

  鹤熙这才收敛了下笑意。

  张清涵为自己摔疼的屁股默哀三分钟后,没等鹤轩去扶就一个翻身爬起来,怒目瞪着一脸嬉笑的鹤熙,“你吓我做什么?”

  “你不也吓我了,这下扯平了。”鹤熙也瞪她。

  张清涵一怔,接着嘿嘿笑出声,“原来你刚刚那么生气是被我家大帝吓到了啊。还敢笑话我胆小——”

  张清涵又笑话了一阵,随之脸色一沉。

  “活该!以后见你一次吓你一次。”

  “敢再吓我,我就把它打来炖汤喝。”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一旁的大帝见有人要把它打去炖汤,摇晃着身子走过来,伸出爪子拍了拍鹤熙。

  鹤熙转头,见大帝抓子还担在自己的身上,跳开了一步,“你干嘛?”

  大帝对着男子长长的呼了一口气,随之摇了摇头,转过身,迈着优雅的步子进屋去了。

  两人兼愣,齐齐的看像张清涵,一脸等她翻译的样子。

  张清涵对着鹤熙哼了一声,“我们家大帝可是听得懂人话的,你不是要把它打来炖汤吗?我家大帝说了,你还太弱,不是它的对手。”

  “这……”

  鹤熙瞠目结舌,鹤轩却是“哈哈”一笑,“有意思。”

  鹤熙不满的朝着屋里大喊:“谁不是你对手?你出来我们比比,看你嚣张跋扈那样,这里可是我家。”

  “这里明明是我家。”鹤轩手腕轻摇折扇,笑道。

  “哈哈哈……”这次换张清涵笑得花枝乱颤,看着鹤熙吃瘪的样,屁屁不疼气也不赌,笑得更欢了。

  “哥,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小声的嘀咕了一声。

  鹤轩面上依然温和无波,对着发出银铃般笑声的张清涵道:“姑娘可高兴了?”

  “嗯。”张清涵收了收笑,点了点头。

  “那敢问姑娘怎的不要大夫给你疗伤?”

  “对啊。”鹤熙这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接过话头,“还有你这头发怎么回事。”

  张清涵转了个圈,“看,我的伤不都处理好么?我从小就是自己疗伤的,不劳烦别人,至于头发——”

  张清涵拉过一缕银发到胸前,用手指搅动着把玩,“我生来便是这般模样,爷爷怕村民觉得我是怪胎便用药水染黑了我的头发,午间洗澡时洗掉了药水,就恢复原样了。”

  “哦。”鹤熙刮了一眼女子,撩过她的一缕银发扯了扯,“你爷爷还真明智,不然这般,还以为是哪里来的妖怪。”

  “连你们城里人也会这般想吗?”女子抢过鹤熙手里的头发,小脸顿时没了笑意,“还以为你们城里人见多识广,吃惯见惯,不会在意呢。”

  鹤熙哑然,看着张清涵看向夜空的眼神,似乎有一抹伤感?

  伤感?

  以为自己看错了,小心翼翼的问:“你很在意吗?”

  张清涵被鹤熙突问得一愣。

  不是因为他问的话,而是因为他语气的温柔,转头凝视他,看得鹤熙愣愣,张清涵轻轻呼了口气看向天边。

  想起西爷爷说自己只有一魂三魄不算个完整的人,不管是头发也好,魂魄也好,有些自卑吧!

  难免的。

  “也不算在意,只是有时候会有些奇怪的想法。”说着看向鹤熙,“吓到你了吗?”

  鹤熙挑眉,“还没有何事能吓到本公子。”

  张清涵扁嘴,自己刚刚不是才被大帝吓到?

  一旁的鹤轩走去,用折扇拂了拂女子的长发,“也许你是特别的。这样很别致。”

  鹤轩已经是第二次用别致来形容她,虽然张清涵不知道是何意,还是脸一红,光着的脚丫交叠在一起不安的摩擦。

  鹤轩眼神柔和,抽回折扇,问:“还不知道姑娘芳名呢。”

  “我叫张清涵。”张清涵抬眼看他,对上鹤轩的清亮的眸子,又忙避开,“清是清水的清,涵是……涵是?”

  突然找不到词形容自己的名字。

  鹤熙看着女子爽朗的一笑,“张清涵,好名字。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和你很相配。”

  “呵呵”张清涵尴尬的一笑,“两位阿哥不如屋里请吧。”

  鹤轩看了看张清涵光着的脚丫,点了点头,“清涵姑娘请。”

  鹤轩做了个请的手势,温和有礼。乡野出身的张清涵哪里见过这般谦谦温柔有礼的公子,不禁又是一愣,感觉她自己就像做梦一般。

  鹤熙嘴角抽了抽,一把搂过女子肩膀抬脚朝屋里走去。

  说来也奇怪,张清涵居然任由他搂着。

  刚刚不是还怒目相对吗?

  也许两人都是不拘小节吧。

  待两位少年公子落座,张清涵倒了茶水,问:“我想打听一下这里可有树苗卖?另外,药材要到哪里去卖?”

  “自然是有,就不知道清涵姑娘要买何品种?药材的话,药材市场有商人收购。”鹤轩道。

  鹤熙将喝光的茶杯抛起,接住,抛起,接住,玩得不亦乐乎。

  张清涵眼睛盯着看,嘴里道:“我要买适合南方种植的果树。药材的话——”

  说着用手去摸旁边的布袋,摸了几下没摸到,这才转眼去看,拿过布袋,“我要卖的药材只有这么点。”

  将袋子打开放到桌上。

  两人站起身去看——

  只见袋子里有十几根粗细不一的野山参,另外世人称之为“金不换”的三七有半袋子,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且长相奇奇怪怪的药材。

  鹤轩拿起其中最大一根人参在手里细看,然后掐了一条细跟塞进嘴里,咀嚼一会吐掉。

  折扇轻摇,“千年植物精灵,野生人参。这袋子只怕还不如这一支值钱。清涵姑娘哪里得这般好的东西?”

  “这是我进山挖的。”

  鹤熙也来了兴致,接过鹤轩手里的人参观察起来。

  “你挖的?

  “是啊,这些药材都是我和大帝进山挖的。”

  鹤轩收起折扇,又将人参拿过,看了一番,似是有些爱不释手。淡雅的一笑,“清涵姑娘不如将此参卖给在下如何?”

  张清涵眉开眼笑,摆摆手,“阿哥太见外了,你们救了我,需要什么,只要我有的都可以送给阿哥的。”

  鹤轩被张清涵豪爽弄得愣愣。鹤熙更是眼睛嘴巴一起张大,“你可知道这千年人参多难得?你这么轻易就送人,你很有钱吗?”

  “没有啊,我很穷的。”张清涵道,“不过爷爷说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另外阿哥收了礼物,也把我的住宿费算在里面。”

  张清涵扫了扫屋子的豪华装置,她可没有钱支付这里的住宿费。心里想着,抬手喝了杯茶掩去不自在。

  “哈哈。”鹤轩又是一笑。

  鹤熙看向他,这已经是他今天晚上第二次这般笑了。

  看来他对这位半路救回来的女子还真是一点都不见外。

  “清涵姑娘性情中人,可在下却不能暂了姑娘的便宜。这样吧,在下出十万贯卖下这千年人参,清涵姑娘请意下如何?”

  张清涵眼睛瞪得溜圆的看着鹤轩伸到自己眼前的一根手指,惊呼:“十万贯?”

  鹤轩以为她不满意自己开出的价格,又伸出一根指头,“二十万贯。”

  女子吞了吞口水,以为自己听错了,哑着嗓子问:“阿哥是说二十万贯不是二十贯?”

  一旁的鹤熙闻言“哈哈”一笑,道:“哥哥怕是遇到位不识货的卖家了,无端多给出了十万贯。”

  鹤轩也淡淡一笑,“清涵姑娘没听错,在下说的就是二十万贯。”

  二十万贯能买下好几个张家村了吧。

  “阿哥莫不是看我是乡下人诓我呢吧?”

  兄弟两人默契一笑。

  “我叫鹤轩,他是我孪生弟弟鹤熙,只要是在这汇城内的没人不知道我兄弟二人,清涵姑娘完全可以放心,定不会诓骗于你。”鹤轩道。

  女子看着面前漂亮得不似凡人的两位公子。就算再有钱也不能这般花吧?

  “这东西真的这么值钱?”

  “值不值钱的得看别人是否需求,刚好姑娘的东西在下正好用得上,便值这个价钱。”

  鹤轩温清的声音幽幽传来,听得女子有些愣神。

  这么说是不值这个钱的吧!

  “那我不能要阿哥的钱。”

  ******

  第014章:野山参下

  南越皇宫。

  楚欣溶正午间小憩,半梦半醒间传来宫女的喊声:

  “公主鹤公子来了……公主……”

  随着喊声人已经来到公主寝卧。

  见楚欣溶睡眼惺忪样子,忙去拿屏风上的罗裙过来,“公主,两位鹤公子来看你来了,人此刻就外殿等候,奴婢伺候你更衣吧。”

  小宫女面上难掩喜悦,声音也带着欢快。

  “嗯。”女子起身,由着婢女更衣梳妆。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沙哑慵懒,“点心可准备好了?”

  女婢低低一笑,将女子头发用缎带松散绑好,“公主放心,奴婢伺候好公主就去拿。”

  女子安静坐着,也不搭话。

  小婢女从铜镜里瞅见女子眼里的笑意,便有些故意的问:“公子们回来了,以后公主便有说体己话的人了,公主可高兴?”

  只见女子黛眉舒缓,木木的答道:“高兴。”

  小宫女便俏皮的笑出声,心里又高兴了几分,“公主难得这般高兴,要不奴婢去准备些爽口小菜,让你以公子们小酌几杯如何?”

  “好。”女子淡淡道。

  婢女蹲下身行礼,体态轻盈俏丽。

  “公主,奴婢扶你出去。”

  女子推了推扶着自己手臂开口道:“不用,你快去准备。”

  “是。”

  婢女福了福身,等楚欣溶走出去后也快步出去了。

  外殿两位少年正与司琴说着话,见女子走来便止了话头。

  “公主。”司琴起身过来扶楚欣溶。

  两位少年也站起身行礼,齐齐道:“参见禾硕公主。”

  女子抬手,“两位哥哥不必多礼,请坐吧。”

  说着间已由司琴扶着先行落座软垫。

  少年双双落座,看着女子,来时想说的千言万语,此刻却寻不到话头。就这样一言不语的定定瞧着对面小女子。

  “哥哥们一路辛苦了。”

  最终还是女子开口打破了诡异的沉默。

  “不算辛苦。不算辛苦。”鹤轩开口道,声音温润细腻。手习惯性的摸向腰间折扇,想了想,又缩回来。

  一旁的宫女感觉气氛不太对劲,便寻了个借口道:“我去看看安六姐姐。”说着人一溜烟跑了。

  鹤熙一双丹凤眼秋波流转,眼里是满满的欣喜,看女子的眼神也有几分炽热。

  “公主一切可好?”

  楚欣溶素色罗裙,依然是那清冷的气质。苍白的小脸表情无波。可熟悉一些的人都知道,此时女子含笑悠黑的眸子表示着女子的欢喜。

  “我一切都好。哥哥们可好?”女子道。

  女子的声音不算好听,甚至有些木讷呆板,可在两位少年听来却是舒服又悦耳。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感觉,还有那熟悉倩影。

  “我们俩也很好,公主不用担心。”鹤熙将楚欣溶茶杯满斟,低低笑了两声,眼不离她身,“溶儿喝茶。”

  终于见到日夜思念的人可以一解相思之苦,可明明人就在眼前,却还是想得不行。

  “溶儿。”鹤轩柔声喊她。

  见女子看向自己,将手边放着的盒子递给她,“这个给你,昨日巧得一株野山参,送你泡茶喝。”

  鹤轩看女子的眼神不似鹤熙那般炽热,而是温柔似水,饱含宠溺,似是女子想要天上的星星他都会为她摘下来。

  楚欣溶接过,放到膝上,打开盒子。

  看着盒内静静躺着人参,绕是再不识货也知道价格不菲,更别说从小在药罐子里长大得公主殿下。

  “哥哥费心了。”女子起身失礼,端庄优雅。

  鹤轩忙起身扶她,“公主言重了,没有费心,真是巧得。”

  鹤熙见状也开口解释,“这回他真没哄你,确实是偶然得到的。”说着不免想起昨日的一幕,遍接着道:“昨日我们刚进城时被一位十三四岁的女子惊了马……”

  “女子身骑两米高的巨型黑豹,身穿奇装异服,腰间挂刀……”

  “白天救她的时候头发还是黑色的,晚上就变成白色的……”

  听鹤熙绘声绘色的描述着偶遇女子,婢女已经将点心、几碟下酒菜、尚好的御用酒摆上桌,给三位斟满酒杯又无声退下了。

  “后来便从女子手中买下此山参……”

  鹤熙津津有味的说着。

  鹤轩看女子听得颇为认真,明亮的眼睛时而微眯,时而睁大,时而又快速眨动,便没忍心打断。取出腰间折扇,一下一下轻拍着手心玩弄。

  鹤熙说完,抬起酒杯一饮而尽。

  “她很有趣。”

  楚欣溶听后想象着女子的样子,感觉很熟悉。

  “溶儿也这么认为?”鹤熙眼角上挑,媚态横生。额间发带上的幽紫宝石璀璨夺目,更显得整个人比女子还要美上几分。

  楚欣溶看着他,苍白的小脸上像是多了几分血色,淡淡一笑,随之点头道:“不过哥哥说得才有趣。”

  少年错愕。随之脸上泛红,“涵儿要是喜欢听,我天天说与你听。”

  “好。”女子木木的声音传来。过了一会,她又问:“那女子还在府里吗?”

  鹤轩温和一笑,“溶儿是想见见?”

  女子点头。

  “今日进宫前被管家带去看树秧了,明日一早便会离开,只怕是见不到的。”鹤轩说着宠溺的拉平女子褶皱的裙摆,继续道:“不过若是溶儿想见,轩哥哥来想办法可好?”

  女子垂眼想了一会,道:“还是不要了,她匆忙而来匆忙而去,想必也是有事在身,不好多耽搁人家。”

  鹤轩还想说什么,却被殿外传来的声音打断。

  “楚欣溶…”

  “楚欣溶……”

  一个微微沙哑中带着磁性的男子嗓音传来。

  “楚欣溶……”

  “我与你说……”

  随着声音由远而近,殿门快步跑进一位玄色锦袍少年。少年身形修长挺拔,深邃立体的五官,剑眉横飞入鬓,整个人冷俊高傲中带着几分王者之气。

  他脸上挂着的笑意再看到殿内两位少年时慢慢消散,随之下颌绷紧,目光凌厉的看着少年,话却是对着楚欣溶问:“他们是谁?”

  “他是谁?”

  他问的同时鹤轩也开口问。

  鹤轩毫不避讳的对上男子的目光,目光也不再是一向的温和,而是带着几分警惕的冷意。

  男子不善的眼神,一进殿给人强大的压迫感和浓浓的危险气息让少年极为不舒服。

  天生神经不敏感的鹤熙却没感觉哪里不对劲,而是起身对着男子笑了笑,开口道:“你是不是就是那个新来的伴读?我是鹤熙,也是伴读。”

  其实他想问,你是不是就是北枯质子。

  李茂想到那日廊下听到婢女说的话:天下只有两位鹤公子对公主是真心实意……

  冷峻的目光也缓和了几分,道:“我是李茂,久仰大名。”

  “不敢不敢。”鹤熙还礼,“李公子要坐下一起喝一杯吗?”

  “不必。”男子开口拒绝,声音冷漠。说着看向女子,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过鹤轩,“公主即有客要待,那在下改日再来。”

  说完也不等女子回话,大刺刺的转身走了。心里暗暗道:

  楚欣溶。

  以后有我。

  楚欣溶。

  我对你才是真心实意。

  楚欣溶。

  你是本太子的。

  “等等……”女子开口叫住他,起身走了几步,“你刚刚要和我说什么?”

  李茂转过身,扫了两眼殿内的男子。

  “无妨。”女子知道他的顾虑,开口道。

  男子却被她淡淡的两个“无妨”给惹恼了。

  一步一步完贴近女子身体,让女子清甜的香气充斥鼻腔。低下头瞩视她,深邃的眸子泛着幽蓝的光,温热湿润的呼吸喷在她脸上,那样子像是下一秒便会吻上女子的双唇。

  鹤轩身手的五指攒得死死,看着男子贴着她的身体,有一种想要过去将其狠狠分开的冲动。

  绕是神经在粗线条的鹤熙也感觉到浓浓的冷意。对于男子的举动也怒从心头起。

  靠得太近,楚欣溶几乎能听到男子强健有力的心跳,“砰砰砰”,愈来愈快。不自觉的伸手推了推,看来男子已经大好,太过旺盛的阳刚之气让她身体感到一丝不舒服。

  李茂余光瞥过两位少年,对于他们神情的转换,得出一个结论,他们喜欢她。

  不亚于自己的喜好。

  鹤轩三两步过去将女子拉于身后,伟岸的身躯将娇小的女子完完全全的挡去。

  横在两人中间,他开口道:“不知李公子找我家涵儿何事?”

  对上男子的目光,他脸上洋溢出笑容,声音平和一如往常。还是那位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可就是这样温和有礼的“我家涵儿”四字却挑衅着李茂的每一根神经。

  男子勾起唇角笑了,只是那抹笑异常阴冷。他扫了一眼男子身后隐约可见的衣裙,冷冷道:“我和公主的事还是日后在说吧。”

  说完一甩阔袖,转身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