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少女之梦恶魔之魇

第三十章·李大自负

少女之梦恶魔之魇 大心眼上神 4044 2018-02-14 07:09:45

  张梓童,我一坐在位子上,吴俊瑶,就拿着酸奶走过来,递给她一瓶显得很热络“童童,放学后一起去逛街吧…”梁悠悠翻着白眼,心里暗骂,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一向自命清高的,吴俊瑶一直暗暗跟童童较劲。她一直把童子当死对头,是因为,在大家心里,浓妆淡抹的吴俊瑶是班花,而清新脱俗,素颜上阵的张梓童,一直是校花的候选人,是众多男生心中的素颜女神,天生自带美颜功能!美得很牛气!

  张梓童点点头“好啊…”“不行,她晚上有约了!”李文鄂,目空一切的出场,坐到座位上,翘起二郎腿。吴俊瑶,尴尬的笑了“童童改天也行…”张梓童,脑瓜仁又开始疼起来,她生气的警告“我不跟你走,我和你没关系……”

  李文鄂伸出手臂,露出红色淤青“那你亲我干什么!”张梓童,凤目瞪圆“你要点脸好吗?”“不好吧,你要对我负责!”李文鄂痞气的说。“恶心……”张梓童恶狠狠的说。李文鄂再次来个抹唇杀,随手掏出手机,自恋的看着自己侧颜,正颜,然后傲娇的说“你说谎……”

  张梓童布满黑线,扭头不理他。吴俊瑶插话到“都是同学,文鄂来我们班,还没给你办欢迎宴呢,我提议放学后,我们大家一起聚餐吧!欢迎你到来。大家觉得怎么样。”班里的瞬间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张梓童暗骂‘一群狗腿子!’

  李文鄂虚荣心得到很大的满足,灿烂的笑起来“好啊,就在观澜海岸餐厅,我买单!”大家瞬间沸腾起来。随后对张梓童说“你座我的车…”张梓童不削一顾的说“晚上我要回去喂狗,不好意思…”李文鄂冷下脸,吴俊瑶忙做和事老“童童,都是同学,一起吧,你跟着我,咱俩坐一起……”

  张梓童瞪了一眼吴俊瑶“我不想去。”李文鄂脸越来越冷。吴俊瑶笑起来“童童,以后还要总见面呀,你和文鄂好好谈谈…”张梓童冷冷的说“你喜欢你谈…”吴俊瑶一脸尴尬,梨花带雨的离开了。

  “我不帅吗?”李文鄂自负的问。这人是傻b吗!张梓童一副受不了的样子“不好意思根本没敢多看你一眼!”“你查了吗?我的家世!”张梓童,不耐烦的翻起书,没有理会。李文鄂嗤笑一下“我看上你,你不应该欢欣鼓舞吗?”张梓童一副受不了的模样“我求求你大哥,你看看别人去吧…小女子解接不了这么大的馅饼!”

  “你没有选择权利!”李文鄂冷着脸说到。张梓童气的七窍生烟“凭什么…”“我说,我看上你了!”李文鄂傲娇的说。张梓童噌的站起来,气鼓鼓的离开了。李文鄂白了一眼,心里暗骂‘瞎眼了吗,我可是漂亮到男人见了都会对我有欲望的人!所谓的高、富、帅、舍我其谁…’

  李文鄂一直对自己外貌非常自信,有着不可一世的清高,自认为是纯天然宇宙第一帅哥!谁都值得拥有。其实他的长相,白嫩嫩的,娃娃脸很妖媚可爱!标准的小正太。但帅的种了太多了,他只能算上一个种类的优良品种,学校里还有很多,长得超过他帅气的男孩,但是家世可就没这么强大耀眼了!结合家世来看,李文鄂还真是帅的很有底气,他身边趋之若鹜,从来没有被拒绝过,所以张梓童令他很不爽!

  张梓童来到,老师办公室,鬼脸老太太一看到她,就知道了她大概要说什么。“黄老师,我要调座…”鬼脸老太太,搪塞的回到“怎么能随便调座呢,快点回去坐好,要上课了!”“黄老师,我有理由,李文鄂总是欺负人…”黄老师轻叹一声“同学之间的矛盾,解开了就好了,不然你换到哪,他都会跟着!没有意义…”张梓童,被老师当头一棒,碰了壁,落魄的走出办公室。

  上课铃声响起,气的她没有回教室,而是径直走上了天台。一阵清风袭来,张梓童舒爽的转着圈圈,然后满足的伸着懒腰。一声轻咳,张梓童转回身,对上校草左舒博的目光。左舒博像阳光般,灿烂一笑,露出洁白好看的牙齿“好巧,一起翘课…”

  张梓童怔怔的笑了“是啊…”两人一起站在天台上,看着天空,空气飘荡着朝气的味道。“你总翘课,来天台吗?”张梓童,好奇的问到。左舒博笑了一下“我每次都是美工课翘课!你呢?”“我是班主任的课!”张梓童淡然的说。“你好吊哦!这样不怕她办你休学吗?”张梓童摇摇头“我这也是第一次!”“哦,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左舒博好奇的问。张梓童神情萎靡,趴在天台边“我们新转来一个混世魔王,他总是欺负我!”“哦,我听说过,你们不是那个关系吗?”左舒博很自然的说出来。张梓童顿时炸了肺“谁在造谣,让谁烂嘴!太可恶了!”

  左舒博风淡云轻的笑了。之后两人互加了微信,成了好友。

  张梓童,再次回到班时,看到吴俊瑶和李文鄂,正聊的火热,吴俊瑶,一直在策划,吃完饭后,大家去哪唱k……全程笑颜如花。张梓童真不愿打破这和谐的场面,毕竟有人要解救她了。她转身刚要走,李文鄂忽然冷冷的问“你去哪了?”张梓童冷笑一声“关你什么事!”李文鄂,傲慢的走过来,无礼的夺过她的手机,张梓童开始蹦着高高抢起来,但是没有阻挡他拨通自己的号码。

  李文鄂,手机响了几声,他将手机丢回张梓童身上,“那是我的号码,存一下!”说着自顾自的掏出手机,挂断了来电。张梓童气的脸色铁青。当即拿出电话卡,掰碎,丢到他脸上,眼中含泪,怒气冲冲的拿起书包跑出去!

  李文鄂一副迷懵状态,他难以置信,有人竟然敢跟他叫嚣,心里波涛汹涌。这么帅的帅哥,就被人,这样给虐了!他撩了撩头发,扯出一抹鄙夷的笑“装清高…”

  张梓童冷着脸,横冲直撞的跑出校园,左舒博怔怔的看着,张梓童的背影。李文鄂悠然自得的走出来,看到左舒博一把从后面挽过脖子“博博,一起去喝点吧…”左舒博灿烂的一笑……

  酒吧都在夜晚才营业,两人去了ktv,李文鄂叫来一堆美女相陪,他一边喝着酒,一边像左舒博诉苦。左舒博,脱掉校服,扔在一边,一手夹烟,一手玩着火机,安静沉稳的听着他诉说“博博,我这么帅,不管打开方式是怎样的,都帅一脸有没有!那倔样,特欠揍!”左舒博,吐出一口烟“女朋友,你也不缺,换一个!”“博博,她无视了我强大的美貌与实力,我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左舒博淡笑了一下,端起酒杯碰了一下,一饮而尽。旁边的美女一直暧昧的在身边贴来噌去,左舒博反感的一推“去一边去。比我都大!”李文鄂笑的前仰后合,怒喊到“老板,给换点年轻的!”

  老板陪笑到“两位贵公子,这已经是最小的了。”李文鄂指着旁边一位女孩问“你多大”女孩魅惑的回到“我17岁。”“比我们大两岁呢!”老板笑到“在小可就只能幼儿园找啦!”

  左舒博淡然一笑“没什么事儿了,你下去吧老板。”然后对身边的女孩说“你们去唱首歌,不要停!”李文鄂举起酒杯,两人一饮而尽。

  “博博,我大姨身体怎么样!”“血糖有点高!”“姨夫的小服装厂怎么样?”“嗯还可以!”“是不是念完高中就去美国留学啦!”“高三就开始准备出国的东西!”李文鄂猛喝了口酒“我爷我爸,还有你亲老姨,吃定我了,死都不会放我走,估计我大学也是本土学校喽!”左舒博揉揉他的脑袋,他顺势的依在他怀里撒娇,“博博,带我私奔吧……”那小鸟依人的样子,真是让人猝不及防,一身酥麻…又腹黑,又可爱…

  左舒博,是李文鄂亲大姨家的哥哥。他大姨结婚比较早,还是自由恋爱,因为姨夫是个一无所有的弧儿,所以当初她们全家,极力反对,甚至还与她大姨脱离了关系。但是他大姨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爱情,也嫁给了爱情,跟随姨夫操劳半生,终于有了一席之地。在h省也是很有实力的人。

  而李文鄂的妈妈,费尽心机,嫁入了豪门,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十指不沾阳春水,活的很精致,很懂得保养。她虽收获了金钱与奢靡,却没有爱情,大部分时间都独守空房。军事家里并不好过,她妈妈的地位极微。几乎老人家一发话,她就没有反驳余地。他的爸爸更是红颜知己众多,但儿子只有他一个。

  李文鄂优渥的家世,一般人无法超越。虽说是亲戚两边都有各自生活。李文鄂还挺喜欢自己的哥哥,因为他父辈那边没有直系,所以以他唯一的大姨就显得比较珍贵!和哥哥的感情也比较好。但他从来都不叫哥哥,一直都喊名字博博…

  张梓童,买了新的电话卡,时间太早,又不敢回家,所以找了一家书店,安静的看着小说,消磨时光。不知过了多久,手上的书啪的掉在地上,张梓童,迷茫的睁开眼睛,伸了个懒腰,晃晃悠悠的向门口走去。忽然撞到了一个男生,双方都非常有礼貌的道歉。

  张梓童一抬头,却迎上一个无敌的笑脸。“左舒博~~~”他双手插兜,脸上潮红,有些微醺“来这里看书吗?”张梓童点点头“你,怎么会在这?”左舒博笑了一下“我跟弟弟喝了点酒,到朋友店里醒醒酒~~~”张梓童抓抓头“没想到你还喝酒呢…”左舒博笑了“在一起坐一会吧!”

  她们找了个幽静氛围较好的地方,坐下,张梓童发现了留言墙,她眼睛转了一下,在便贴上写着‘自负狗李文鄂,诅咒你秃顶!’张梓童将便利贴,贴在留言板上,左舒博,端过两杯咖啡,绅士的落座,看着她写的便签,哄然大笑“有些人要睡不好觉了!”

  张梓童喝着咖啡,听着轻音乐,心情很放松“我的梦想,就是能有一家书店,然后每天都沉浸在与世隔绝的清幽里。感受书里的祥和与放空!”“可以啊,开啊…”左舒博淡然的说到。

  “这是你什么朋友啊,你才多大点啊…”“我一个大哥们的店!我也有入股!”“哦,怪不得!”左舒博摆弄起手机,张梓童突然收到一条微信,她打开一看,左舒博笑到“那是我的号码!有时间可以一起坐坐!”张梓童,眨着眼睛,想了一下,也把自己的号码发过去。左舒博嘴角轻笑,将号码保存。

  张梓童心里觉得很怪异,一般来说,这个年龄段喝酒的孩子,都会被贴上坏孩子的标签。张梓童却并不反感左舒博。相反她觉得有些诧异,竟然一天之中,拥有了校草的微信,与电话!这真是误打误撞啊…

  左舒博微醺,带着些倦容,他手拄下颌,闭上眼睛“你听,这音乐多好听…”张梓童也闭上眼睛“真好听,又有点哀怨…”左舒博睁开眼睛淡笑着“这是拉娜德雷的歌,我最喜欢的女歌手……”张梓童抓抓头,尬笑着。歌是好听。但人名她有些记不住!

  张梓童与妈妈坐在客厅,电视里,正在放着动物世界。妈妈专注的削苹果皮,张梓童看着一圈又一圈缠绕的果皮,犹豫了好久喃喃的说“妈妈,我想转学…”啪的一声,果皮削断的声音传来,妈妈黑着脸一阵爆头“转学,转学,你知道有多费力给你弄进这个学校吗?为此我们还花高价,贷款买了学区房,转学,你想都不要想,你要是不给我好好上,我就杀了你个兔崽子!”张梓童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想起明天要上学,脑袋就嗡嗡的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