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喂了青春的时间

第二章 向前走,踟蹰梦想

喂了青春的时间 吴毅 2069 2018-03-14 01:27:48

  1.

  军训的生活,正式的揭开了序幕。

  操场上,一群稚嫩少男少女,目空一切,誓要把握住这个神圣的。。。。。。

  下段词是什么,怎么老是忘,清微,你把词改下吧,太拗口了。

  莲安,拿着广播站向我征集的军训汇报演说词,叫苦不迭。

  你说,不就是一场普通的军训吗,至于吗,搞那么大阵仗,要我说,学校也是,教育局也是,有这样的闲情雅致,还不如,好好的改善教育设施,听说我们的大佬,县中已经开始有着空调上课的习惯了。

  我眨巴着眼睛,然后接过演讲词。

  署名,安是我在广播台里的笔名,因为不太喜欢抛头露面,所以,广播台的几位大佬,还并不知道我的存在,一直都认为,我可能会是高三的某位学姐。

  莲安因为了解我,更是从不解释,但是,在我这里征稿的习惯,却慢慢的开始养成。

  从一开始的校园广播,随心而为,到后来,新开创的听莲安讲故事,这里面大量的文字素材,还有只言片语,大都出自我的笔下。这一点,除了熬出了点黑眼圈,让我有些不适应,但是真的自得其乐。尤其是听到身边的同学,说着,最近莲安的广播,真的好有意思的时候。

  进入到学校的第五天,莲安的光芒还有才华,似乎已经在整个的校园里面,被所有人熟知,音乐老师的频繁光临,我们在一位年近花甲的老人脸上,看见了太多的期望。广播站的几位大佬级别的人物的光临,还有各个班级的仰慕者,我们这一群刚刚混进校园的小丫头,简直成了莲安的跟班,或者莲安很快就成了我们的代名词。

  她是坐在莲安前面的女孩,你可以找她帮你带信。

  身高183 的大个子学长拦住了我。

  莲安,你知道吧,就是广播台的。

  我点了点头。

  帮我,把这个送给她。

  他有些羞涩的摸了摸头。

  我笑着收了下来。

  清微,以后这样的东西,真的,你收下来之后,可以直接扔掉。

  莲安还是疏离的说着,似乎这些东西,压根就不是为他而来。

  我叹了口气,想起那位183穿着格子体恤男生,还有他脸上的汗珠,默默的把礼物放在了莲安的桌上,然后回到自己的位子上面。

  提笔:

  寄小读者

  漫漫求学路途上的你,今天有没有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呢。

  一路学习的我们,是在茫茫海岸上,行走的蚂蚁,却依稀见得远方灯塔的光亮,那样的遥远,却那样的真实,涉水行舟,却时时刻刻感到无能为力。不知和我一起的你,是不是也是这样。

  有些彷徨,有些无奈,有些期待。

  彷徨今天的作业会不会很多,会不会无力完成,无奈着这样重压下的自己,成绩依旧平平,期待着下次努力之后的成果,会不会让自己都感到欣喜。

  这个时候,让我想起了《诗经》里的《蒹葭》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当年唱着诗经里的人物,已经慢慢离我们远去,那些词句终究变成我们书本上那些生涩拗口的方块字,但是穿越千年之后的情感,依旧在我们的话语中,缓缓流淌。

  初次读到此诗,只觉得,这是一首关于男子向女子示爱的唱曲,但是现在想想,我们不都是在追求伊人的路上吗,面前的灯塔光亮,那些离我们很远,但是一直是我们的目标的东西,一直都是在我们心目中的伊人呀。

  我们所在的时代,是最好的时代,因为我们身上有无限的可能,但是我们现在在的时代,又是最坏的时代,因为在我们的身后被寄托了太多的期待。我们注定是不能够平凡活着的人,也是注定要因为学习,因为成长注定不凡的人。

  而我们心中的伊人,那个在水一方,宛在水中央的身着白衣,在月光下吟唱着蒹葭苍苍的温婉女子,注定要与我们相逢。

  所以别着急的和她示好,也别着急的向她诉说着一路寻找的辛劳,低下头慢慢的走,看路边的花草芳香,看云生云起的美好,看看自己身后留下的足迹,坚实而又充满力量的臂膀,那时,你若盛开,蝴蝶自来,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套用网上的一个段子:别去追一匹马,而是去种一片草原,春天来到的时候,那些马儿,会自己来寻找。

  花了半个小时,涂涂改改,署上安这个字,然后交给了莲安。

  她看了看并不太大的泛黄的纸张上的娟秀字体。

  笑了笑,点了点头。

  清微,我可不愿意做一匹马,但是,不知道你的心意,能不能传达到他们的心里。

  我全当不知道的,瞥过头去。

  年少的我们,带着少年特有的傲气,大概都有过类似的追马,坠马的经历吧。那时候精力大约可以充沛到满满溢出整块的心田,所以那绚烂的泛着七彩光芒的象征着爱情的彩虹,是我们最终消耗得来的印记。

  我还是那样的爱着你,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可是,这世界,真的很不公平,只能让我这样的,义无反顾的,偷偷的爱着你,不留痕迹,不加交集,念念不忘,却无声无响。

  写完之后的我,似乎一切都落空下来,那个阳光下面,打着篮球的背影,那张被时光慢慢偷走的笑脸,还有那一件标注着篮球10号球员的红色球衣,满满的在脑海中落入到一个不为人知的黝黑色的深海里,心随着那坠落的波纹,缓缓的荡开来。汗毛因为每一次的涟漪的光顾,而颤栗起来。

  那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酸的,涩的,苦的,还是……

  你问我的时候,我从未有过任何的回答,因为那时候的云,是纯白的,那时候的天,是湖蓝的,那时候的梧桐树叶,是跟随着风,呼呼作响的。

  而现在,我想告诉你,是痛的,就像是我们的身体,成了湖面,而一颗巨石落下后,咚咚作响,喊不出来声音,改变不了方位,无法克制,无法避免,任由那些传导着痛感的波纹,在身体上面,留下疮疤,无疾而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