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忘川岁月忽向晚

第二章 往事(3)

忘川岁月忽向晚 岢昕 2137 2018-01-13 01:13:51

  少女被怀中黑猫的动作一惊,见黑猫向一个院落跑去,忙拉着老者紧随着黑猫的脚步。黑猫在一个月门前停下,少女抬头只见月门上方的匾额上题写“蘅芜苑”,转身问老者“这院子是谁的?”老者答“这蘅芜苑正是小姐的院落。”说着,看了看黑猫又开口道“姑娘不愧是高人法师,这猫儿都是极有灵性的。”

  “我乃修行万年灵兽,自然极有灵性,若不是我族修行必须身负九尾,我怎么会和凡人为伍。”黑猫极高傲的说。“我的天,这猫儿竟然开口说话!”老者明显被这开口说话的猫吓得不轻。“真是少见多怪,先说说你家这位小姐吧。你家小姐何以惹上了它。”黑猫说着,伸出前爪,向院落中的一棵梨树一指,一道紫色的光线射出,天色骤然变暗,本是十月梨花早已落尽的时节,院中的那棵梨树却大朵大朵的绽着如雪的梨花,纷繁簇郁,花瓣随风飘落,一院雪白。

  老者明显被眼前景象惊呆了,“这…这…为何这梨树会逆时开花,这…”不敢置信的不知道该说什么,然而这景象实在是太美了,只见老者不自觉的迈步,想要向院落中的那棵梨树走去。少女忙伸手拉住了他,“天有异象,必有妖孽。出来吧!”梨花纷飞如雨落,银光乍现,光华淡去,一个白衣男子站在树下,头发黑如墨缎,一半发丝用一根玉簪束起,一半披散在身后。鸢漓看呆了,好一个谪仙似的人。小黑鄙视的看了一眼花痴般已经看呆了的鸢漓,不爽的开口:“大胆妖物,竟敢作祟迷惑凡人,不怕天罚雷刑吗?”男子眯起一双含水桃花眼,慵懒的调子对着小黑说:“哟,我当是谁,原来是妖界之主司徒貍,呵,天雷之刑?我又不是没有挨过,不过如此嘛。”说着男子足尖一跃,竟跳上那梨树一棵粗壮的枝干,俯身躺下了。“再说,我并未作祟这家的小姐,妖主可莫要冤枉了我哟。”黑猫向男子望了望:“你受过天雷之刑?据我所知从法施行以来,只有三人受过此刑。其中两人已法力尽废以致灰飞烟灭,只有三百年前,曾经的紫潇仙君君卿墨,听说被施以此刑之后三日,失踪了,至今无人知其下落。传闻他迷上鬼族一个不知名的小罗刹,竟为她闯地府不说,还吸取凡人女子精气为她续魂,无奈这份感情不为天道所容,仙君被施以天雷之刑后贬为妖道,那小罗刹更是永世封于地府之主的法器轮回镜之中。啧啧,可叹可叹啊。”

  黑猫自顾的说着,树梢上躺着的男子身上的银光随着黑猫说的话越来越强,黑猫话音刚落,一道银光直直向黑猫打来,只见黑猫不闪不避,只在身前组起一面结界屏障,“呵,怎么,被认出来,说到了心头痛处,气急败坏了吗?可惜,你还是太慢了。”说完只见黑猫弓起脊背,紫光大作,身后原本只一条的尾巴,猛地一抖,分裂成了八条,在黑猫的身后如一把骨扇般。“八尾猫么,妖主果然名不虚传,只差一尾便可得以圆满了。只是堂堂妖主竟然甘心跟随这么一个二流法师,不觉得屈才了么。”男子见所出银光分毫未伤到黑猫,开口道。“我的事,不需要你多话。”黑猫明显对男子的话极不满意,“如果识相的话,赶快解了对屋里那个女人的魇术,我还可以考虑放你一条活路,现在的你不是我的对手。”

  “我当然知道现在的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的目的既不是你,也不是屋里的那个女人,”说着从袖间滑出一个刻着龙纹的金铃,向站在月门处的鸢漓飞去,“我的目的是引她来此,她才是我要找的人。”黑猫心里暗叫不好,只顾着与他斗法,不觉已经被男子引的身处院落中梨树附近,距离少女已经有很长的距离了,看那男子手中的金铃,莫非是……传说中那个以铃声音波控制人心神的上古法器,合欢金铃?!自己法力深厚并不会被铃音所控,而这法器对普通的凡人亦是无效,那个蠢女人……

  君倾墨闪身来到少女面前,“你…你要干什么?”鸢漓明显被吓了一跳。君倾墨伸出手在少女额间一点,只看到少女双眼紧闭,额间猛然华光大作,原本额间的朱砂痣竟然在一点点晕染开来,“原来如此,我说我寻了几百年,竟丝毫没有地府之主漓九鸢的消息,更是没有那十世轮回镜的下落,原来是这样。刚才我还在想,能让妖主心甘情愿跟随,怎么会是一个不入流的二流法师。”“你莫要伤了她!”黑猫司徒貍语气间带着几分他没觉察的紧张。“我当然不会伤她,只是要问她借点东西。”听到君倾墨的话,司徒貍更是紧张了。

  “魅儿,三百年了,终于让我找到地府之主了,很快我就能救你出来了。你等着我。”君倾墨心里正想着,少女悠悠醒来,额间的朱砂痣变成了一朵曼珠沙华,红的似滴血,那周身的气质也变了,她看着君倾墨开口:“好久不见,紫潇仙君。”“地府之主客气,此次引您前来,是打算问您借点东西。”“轮回镜你不是已经拿到了么,还有什么可借?”鸢漓不解,可是目光却在君倾墨脸上停留了一会。“卿墨,你我相识多年,亦师亦友,你从前从不会称我为地府之主,你是在怨我?那罗刹是存有目的的接近你,以你的道行,理应不会看不出来,却还是……为什么?”“我爱她,我知道她是存有目的的接近我,开始我只是想看她到底想要做什么,可是越与她相处我才发现,她本性其实并不坏,她所做亦有苦衷……然而你却将她关入轮回镜,受轮回红尘之苦,我救她时她已是气若游丝…”君倾墨说着,语气中的痛心显而易见。“呵,你想怎样?”“我要你的本体之心,为她聚魂凝气。你的本体乃是修行几十万年得道的曼珠沙华,心脏有聚魂凝气的奇效,九鸢,帮我,救她。”君倾墨正说着。只见司徒貍腾跃起跳,紫光过后,一个黑发紫瞳面容妖异的少年站在了鸢漓的身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