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反世界之紫花香

第三十章 仇怨(上)

反世界之紫花香 茸与花 2122 2018-02-14 07:05:00

  “只要有我在的一天……这家店就……别想开下去……”伊兰重复着当时凶手说的话。那是伊兰意识模糊,被绑在椅子上时听到的。

  伊兰不禁去猜测凶手到底是什么人,和这家旅馆有什么恩怨。她看着依然打开着的镜子门,就感到恐怖。她抱了抱自己的手臂,赶快洗完澡换好衣服出去了。

  白虎已经醒了,华蓝正坐在床边抚着它的头,听见卫生间开门的声音想起,华蓝立马说道:“等一下!”

  伊兰愣了一愣,探出个头来。

  只见华蓝朝她走去,然后将她横抱起来,温柔的轻声说道:“这里有木屑,你没穿鞋,会受伤的。”

  伊兰低下头浅浅的笑了,脸上片片红晕,她伸出手勾住华蓝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亲了亲,轻声说道:“我嫁了个好夫君……”

  华蓝轻轻的勾起一抹笑,把伊兰放到床上后便扑倒了她,华蓝紧紧的抱住她,头埋进她的肩窝,却什么话也不说。

  “华蓝,怎、怎么了……”

  “嘘……别说话,就让我抱抱……”

  华蓝的话里有些哽咽,伊兰愣了愣,不敢相信华蓝正在落泪……

  华蓝落泪,不让她看见,虽她都明了,心里也难受,但也有丝丝暖意,不负自己嫁了一个好郎君……

  落蓝回到客厅的时候,前台小姐已经不知了去向,只剩下一片的狼藉。

  “说吧,你杀了哪一个?”黑猫跳下落蓝的肩,绕着被碎片扎死的夜班经理走了一圈,然后抬头看了看坐在地上面带惊恐的总经理。

  “猫、猫、猫会说话!会、会说话!”

  黑猫轻蔑的看着他,嗤笑了一声,转身又跳到落蓝的肩膀上。

  夜班经理惊恐的看着落蓝,咽了口唾沫,不敢大声质问他是谁。

  而白落蓝则黑着脸质问他:“前台小姐去哪里了。”

  “厕、厕所,去厕所了!”

  “厕所?”落蓝疑惑了一声,转头看了看黑猫,黑猫也转头看了看他。

  “出了这种命案,一个女生怎么可能会敢自己去厕所。”黑猫这么说着,落蓝也认同的点点头,于是他转过身,再瞥一眼惊恐的夜班经理后就转头往卫生间走去。

  通往卫生间的走廊很黑,灯光很暗,充满了一种诡异的气氛,转过弯,能直接看到女厕里的洗手池,前台小姐正站在镜子前弄着自己的头发,还没等得及落蓝开口叫她,走廊以及卫生间的灯就忽然一闪一闪。

  落蓝警觉的转头看了看一旁的壁灯,忽然卫生间传来一阵惊叫,落蓝立马转过头去,只见前台小姐惊叫着转身朝他跑来。

  落蓝抬头望去,在一闪一闪的灯光中,他看到了镜子里血淋林的画面。

  “已经有人死在那里了……”

  前台小姐十分慌乱,她惊叫着跑过落蓝身边,直往大厅跑去。

  黑猫冷笑了一声,说:“这种事情想必已经发生很多次了。”

  “为什么?”

  “没什么,只是我的猜测而已。连续两个镜子里有尸体,我想凶手不可能在一个晚上完成。”

  落蓝看了看镜子里的尸体,转身往大厅走去,一边走一边说:“这种破事我不想管。”

  “你当然可以不管,不过你不是要取得他们的信任嘛?何伊兰险些丧命,白华蓝不可能压着这口气。”

  落蓝心烦的皱起眉,不再说什么。

  前台小姐躲在柜台下瑟瑟发抖,落蓝找到她时她还惊魂未定的大声尖叫。

  “嘘。”落蓝的双瞳放红光,前台小姐的尖叫声渐渐小声直至没有,“现在只有你一个人没有受伤,所以你冷静一点,我们把凶手抓出来。”

  “我……我……”即使是受到血瞳的控制,但她依然感到害怕,眼角还泛着泪光,“我不行,我不行……我好害怕,我好害怕……”

  落蓝把不耐烦压了下去,他伸出手揉着前台小姐的头发,眼里泛着温柔的河流,温柔的轻声说道:“乖,宝贝儿,没事的,你是最勇敢的,和我一起找出凶手吧,我需要你。”

  前台小姐小声的抽泣着,看着落蓝对她微微一笑,如同被丘比特的爱情之箭射中了一样,红着脸微微低下头。

  “好……好……”

  就这么简单的安抚好了前台小姐,落蓝得意的看了眼肩膀上的黑猫,黑猫嫌弃的喵了一声,说道:“真恶心……”

  落蓝和前台小姐坐在休息区,前台小姐正认真的回答着前台小姐的问题,而黑猫得到落蓝的允许可以变回人形,现在正在员工更衣室挑一件合适的衣服。

  “你在这家旅馆工作多少年了?”

  “应该有一年半了……”

  “我看你们这里生意不景气,是什么原因?”

  前台小姐摇摇头,说:“我不知道,我来的时候生意还挺好的,后来有一次有客人说他们在镜子里见到了鬼,就……就一直会有命案发生,警察也不管,经理也不在乎……”

  “不在乎?不可能啊,他们是这里的经理,收入都来源于这个旅馆啊。”

  “我听说其实很多上层管理都辞职了,还留在这里的高管都在外有其他赚钱的项目,所以这个旅馆他们都不太放在心上……”

  落蓝微微皱起眉,看了眼靠着柜台坐在地上的总经理,更加郁闷了。

  “你们总经理怎么怪怪的?受了这么重的伤却没有表现出正常人该有的求生欲望。反而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前台小姐说:“那能怎么办呢,联络信号都被切断了。”

  “爬到门外求助啊。”

  “大门被锁住了。”

  “嗯?”落蓝诧异的看向前台小姐,前台小姐一副无奈无助的模样,“啧,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是啊……可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刚才去开门,才发现被锁住了。”

  “晚上这里的值班人员就你一个了吗?”

  “嗯……其实……这家店里的服务员只剩下我一个了……”

  听到这话,落蓝更加感到诧异了,他看向前台小姐,示意她把话说下去。

  “我父亲早早去世了,母亲在我成年后改嫁,就不再要我了,我只好来这座城市找工作,因为学历不高处处碰壁,好不容易能在一家收益稳定的旅馆工作,我若是辞职了……去哪里……”

  前台小姐微微低下头,眼里饱含泪水,情感真切,真的是很难过的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