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暖阳处有乔木

NO.11 糖醋排骨 Sweet and Sour Spare Ribs

暖阳处有乔木 Y诺以昔 3358 2018-07-12 01:00:00

  晴空万里,万里无云的周末终于还是过去了。

  “考试,考试,为什么要考试啊!”卜苘的喊声不绝于耳,全班人不约而同地捂住耳朵,避免遭受祸害。

  “暖暖。”

  “嗯。”

  卜苘可怜兮兮地看着乔暖,用余光瞄站在乔暖旁边问问题的曾小婕,鼓起腮帮子,张大眼睛,手指戳戳乔暖的手臂。

  “暖暖,帮我补补嘛。”

  乔暖身子一颤,看见一旁的曾小婕也抖了一下,无奈地挪开草稿本上的视线,看向卜苘。

  “玩够了?”乔暖挑眉。

  “嗯,玩够了。”

  “那今晚我们一起?”曾小婕插上嘴。

  “好呀,我们三个一起。”

  “又在密谋什么?”李子杰打个响指。

  “女生之间的秘密。”

  “无聊。”倒眉一竖,抓起笔在纸上乱画一通。

  凉风袭晚,霜寒匆匆忙忙的来,又风风火火的走,只剩几丝微凉的晚风。

  “那几天真的冷到练成缩骨神功。”卜苘仰面迎着风,任它吹。

  “南方的冬天啊。”曾小婕吸吸鼻子,这两天的霜寒可是给她带了一场持久性的感冒。

  “小婕有看过雪吗?”乔暖伸手揽住两个比自己矮的女生,一边一个。

  “有,但是还来不及去碰就要走了。”曾小婕往乔暖身上靠了靠,寻找温暖,这凉风习习的真不像是冬天。

  “你去CD的那次?”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卜苘黏着曾小婕听了很多她的经历,小心翼翼地问。

  “嗯,那次就下火车的时候下了雪,爸爸说外婆等我们很久了,然后我们去看了外婆最后一面,然后就立马回家了。”曾小婕淡淡地看着被风吹的左右摇摆的小树苗,眼里映着宿舍区楼顶的照明灯的光。

  “那我们明年寒假去看雪吧。”乔暖握紧曾小婕的肩膀,试图给她一些安慰,还有更多的温度。

  “好呀。”曾小婕没有迟疑,回头对乔暖露出一个天真的笑。

  见曾小婕赞同,卜苘自然跟随称赞,“太棒了!南方人终于要去看雪了!”

  “还早着呢。”

  卜苘不理会,自顾自地高兴。

  下晚修后的学生饭堂一如既往地人海如潮,此起彼伏的人声。

  “祁凡,今晚怎么会想到要吃夜宵了?”邵星杰搭着袁祁凡的肩膀,左手拎着书包,四目张望。

  “把你眼睛给我摘了,”说着,李子杰作势要去摘邵星杰的眼睛,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明明没近视,硬要带个大框银边眼睛装逼。

  “好好说话行不行,别动手啊,你还是不是个君子了。”

  “阿姨,两份凉粉。”接过,阿姨端过来的两碗凉粉,道了谢,用胯部撞了一下李子杰,示意帮忙。

  邵星杰眼看着被李子杰端走的另一份冷粉,心瞬间凉了半截,“你们不可以这样。”

  “戏精。”两人不约而同地嫌弃。

  留下邵星杰一人在人群中茫然。

  “嗦嗦,祁凡,你觉得曾小婕怎么样?”吃得正爽的李子杰抬头问也埋头嗦粉的袁祁凡。

  “还好。”

  “还好?”自己另外买了一份炒面的邵星杰满嘴油地说,筷子上还夹着一撮。

  “你反应这么大干嘛?”袁祁凡考究似地盯着他。

  “人不是跟乔姐混的好吗?”

  李子杰放下碗,继续道:“跟乔暖是混的好,可我不是问她怎么样?”

  “那你瞎问什么?不一样吗?”邵星杰把李子杰的碗端到自己面前,护食的像只抓到鱼的猫。

  “……”袁祁凡低着头,只是嗦粉的动作停了下来,在思考这个问题。

  她怎么样?大概是不关我的事,又不是乔暖,不过,是乔暖的朋友。

  “你该不会是……”邵星杰咕噜喝完李子杰剩下的汤,不怀好意地盯着李子杰,后者被他盯得发怵,鸡皮疙瘩满身都是。

  “屁话!”李子杰伸手敲了一下邵星杰的脑袋,炸呼呼地说:“老子非她不要。”

  “哦——”邵星杰故意拖长尾音,挑着眉,“非曾小婕不要。”

  “臭鸡蛋,真是不敲碎你你就臭熏天了。”李子杰挥手就是朝邵星杰脸去。

  “杰哥我错啦!”邵星杰抛下还有两口的炒面,拔腿就往外跑。

  乔暖摇了摇装薯片的罐子,眯着右眼,左眼往里面看,越挨越近,妄想把薯片都看回来。

  曾小婕抽动着嘴角,拍了拍刚撕开小面包包装纸的卜苘,好心提醒,“卜苘啊,你还很饿吗?”

  “嗯……”一口把小面包塞进嘴里,唧唧呜呜地应答。

  “吃够了没?”乔暖把薯片罐子放在一边,抢过卜苘手里的书本。

  懵,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卜苘睨眼看曾小婕,只看到对方轻轻地摇着头,还以为正在背诵诗词歌赋呢,于是张口就来,“床前明月光,薯片吃光光。”

  得意地抛个媚眼给乔暖,殊不知,一本英语阅读劈头盖脸地袭来。

  “薯片吃光光了,脑子也吃光光了?”

  恨铁不成钢啊!还有两天就考试了,除了吃就……就……

  “我们马上开始吧。”曾小婕及时阻止了即将到来的思想品德教育课。

  “我们先开始计时完成一篇阅读,再一起分析交流。”

  “好。”

  “谁最后写完就贡献出薯片。”

  十米长四米宽的宿舍,六张架子床十二个铺位,这里一盏,那里一盏,或昏暗,或明亮。

  冬夜寒气也敌不过追求星光璀璨的热情,漫步灿烂星河,踏着月光,在被子里点亮荧光,满眼盛世闪烁。

  “卜苘你吃薯片的声音小点。”隔壁床的女生停下车,边在书包里摸索,边对吃薯片吃得正香的卜苘警告,“小心割到舌头。”

  “知道啦!”小声回应着,却看到对方早就塞上了耳塞。

  “小男孩会经常帮助他的邻居,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他们在周末会一起去附近的公园里玩,小男孩还会学爸爸钓鱼给小女孩,给小女孩展示自己亲手做的风筝……”

  真是一道有内涵的阅读题,小男孩和小女孩,最后还结婚了。乔暖鼻尖跟随眼睛一行又一行的轻划过纸上,没有留下痕迹,这不就是我们吗?

  “小凡哥哥,我们去公园吗?”明明还是个四五岁的孩子,却像大人恋人之间的频繁约会。

  “对啊,今天有小丑来表演魔术哦。”袁祁凡牵起乔暖肉肉的小白手,把今早出门揣在口袋里巧克力棒棒糖拿出来,一个给乔暖,一个是自己的,还有一个等乔暖吃完了再给。

  “谢谢小凡哥哥。”乔暖甜甜地笑,接过棒棒糖,正准备撕开时,手里的糖果就又回到袁祁凡的手中。

  看着袁祁凡小心地把糖果纸撕开,棕色糖果的那头对着自己,乔暖看到袁祁凡给的眼色,乖乖地张开嘴,含住糖,口齿不清地说:“那我们快走吧。”

  “好。”撕完自己的糖果纸,也含住糖果,两张糖果纸静静地躺在上衣外套的口袋里。

  妈妈说过,不能乱扔垃圾。

  晨曦披在两个孩童的身上,明媚的空气充盈着这个世界,一路走到底是永远的承诺。

  “小凡哥哥口袋里一直都会有糖吗?”

  “如果口袋里一直都有糖,那暖暖会一直跟小凡哥哥走吗?”

  “会。”

  当然,就算没有糖,我也会跟你走。

  有你的地方,就有我跟着,就像珊瑚虫只会出现在有珊瑚的地方。

  在括号里填下C,

  Q:What is the little girl's wish?

  小女孩的愿望是什么?

  A:What's with the little boy forever.

  和小男孩永远在一起。

  “卜苘你写完了没有?”放下笔,伸头凑到卜苘面前看她的资料,呃……这CCC是什么鬼?

  “看我是不是很聪明,都选C。”

  “不是有首歌就叫《都选C》吗?”曾小婕过来凑热闹。

  “嗯嗯嗯,”卜苘狂点头,“对对对,就是那部电影的,都选C。”

  “没救了,没救了。”乔暖用红笔把正确答案写在卜苘的CCC旁边,除了最后一道蒙对了,其余,伤亡惨重。

  磨磨蹭蹭的也还是到了月考的日子,在喘息打瞌间上刑的日期如约而至。

  饿死也好,饱死也罢。

  临时抱佛脚的触目皆是,熬夜啃书的层出不穷。卜苘就是其中之人,邵星杰更是其中的精英。

  “今天考什么?”

  看似淡定咬着面包的卜苘问闭目养神的乔暖,乔暖挪了挪靠在桌背上的肩膀,淡淡地说,“语文。”

  第一科当然语文首当其冲,呸,一马当先,呸,呃……一时吃穷了。我说卜苘啊卜苘,昨晚背的怎么就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呢?你是猪吗?

  “我个猪脑子哦!”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邵星杰丧着气,俨然没了平时吊儿郎当的样子。

  “怎么,还没复习好?”卜苘像带小孩似的,招呼邵星杰到自己座位边上。

  “你复习好了?”

  这质疑的语气,让老娘很是不爽啊。

  “当然!”

  面不改色,实则暗流涌动。

  哟哟哟,真是睁眼说瞎话都不带脸红的。

  “你们赶紧多看几眼古诗词吧,好歹拿多几分。”袁祁凡合上书,不耐的视线在卜苘和邵星杰两人之间来回扫描。

  邵星杰对上袁祁凡锐利的眼神,屁也不打的就飞回自己的座位,嘴里还不安分地叨嗦:“不就是乔暖要养个精气神吗?借口真多。”

  袁祁凡双脚撑在桌角之间的架梁上,支撑住乔暖往后靠导致桌子下移的力量,以免今晚的新闻报道出现,“12月28日,也就是今天早上XX市一中,某位女同学在考试前休息期间因睡觉倒地摔着后脑勺,导致轻微脑震荡,从即日起将缺席学校的此次月考……”

  进考场前,袁祁凡把今早从行李箱里翻出来的一盒巧克力塞进乔暖的考试袋。还一路嘱咐,“想不起来的时候就吃颗巧克力,记得一次只能吃一颗,别一下子吃完了,要不然到时候监考老师都以为这位女同学吃完巧克力,下一秒就要开始啃试卷了。”直到乔暖的试室。

  “知道啦,啰嗦。”乔暖没好气地说,正准备进考场时,回头对看着自己的袁祁凡说:“考完试,我想吃糖醋排骨。”

  

Y诺以昔

你喜欢吃糖吗?   不喜欢?   也对,你这么甜也不需要吃糖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