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欢赋之独宠娇妻

第五章:知帝身份

清欢赋之独宠娇妻 仙味纭歌 2107 2018-01-13 01:29:29

  “呵呵,小时看过些,没想到姑娘随便一弹,我就想起来了。”楚宸微有开怀一笑,语气温和几分。

  虞小仪淡笑回应,夜宸转过头去似看什么。

  “娘娘你看,虞小仪公然私会男子!”突然一道告状声音传来,是谢嫔带着昕贵妃来了,后跟着两三个侍女。

  “是么?”昕贵妃语气充满疑惑不敢相信,可心里巴不得是真的。跟随着谢嫔走。

  “是的,方才娘娘也听到琴声了,尽是那些涶词艳舞!”谢嫔讨好贵妃般笑了。

  她们走到前面,看到一个背影面对着树,而虞卿君站在那男的旁边远一点,面对谢嫔她们。

  “娘娘你看,证据确凿!”谢嫔义正言辞般说。

  昕贵妃抬眸看那男的背影,只觉得这男的背影好眼熟,对虞卿君责问道“虞小仪!听谢嫔说你公然私会陌生男子,是么?”

  虞卿君对她们的道来满是害怕,果然,没想到那么快就被人抓到把柄。不管了,赌一把吧,赶紧跪下“不是的,娘娘开明。”

  谢嫔讽刺道“我看就是,娘娘,你可给好好管教这贱妃。”语气充斥着得意,她知道,想爬更高,就给站稳脚跟。嫔妃私通可是大罪,如果自己有功劳能得到皇上宠幸的话,那好日子就来了。就算贵妃想抢功劳,就给看谁家世大了。

  谢嫔切入美好幻想中,得意的笑。昕贵妃见到谢嫔得意的笑,白了一眼,事都没成,有什么好得意的。不冷不热道:“本宫自然知道。”

  对背影男子道“给本宫转过头来,竟敢私通嫔妃,拉下去治罪。”

  楚宸一直背着听,听着她们的对话,心里很想骂人。却缓缓转过身“治何人罪啊?”

  楚宸一露睑吓得谢嫔贵妃连忙跪下异口同声“参见皇上,皇上恕罪。”

  所有侍女跪下苴呼万岁。

  当虞卿君听到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站在这里的人居然是万岁?即喜又悲,喜是还好是皇上,悲是那天对皇上,对皇上无礼可是要治罪的,伤心得揉搓手帕。偷偷抬头去看,却害怕似迅速的低头。

  楚宸注意到脚边人的小举动,原来她叫虞小仪啊。

  “恕罪?呵,贵妃好大的胆子啊,敢治朕的罪?”

  “皇上息怒,臣妾不知是你啊,是谢嫔要臣妾来的。”昕贵妃心知这下闯祸了,应该查清楚再来的,没想到会如此。

  “皇上,是宫人说小仪的,嫔妾糊涂,末查清便冤枉人。皇上恕罪。”谢嫔见昕贵妃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气急着想咬牙,要不是你想除人,你会来么?慢慢开口。

  谢嫔侍女听到主子将责任推到自己身上,只低着头哎唇不语,将手缩回衣袖里握成拳。

  楚宸见一个推给另一个,另一个又推给另一个,冰冷严厉的声音道“贵妃不分清红皂白乱治罪,给朕滚去掌嘴一百,谢嫔冤枉她人,挑拔事非,掌嘴五十,再有下次,就下去陪你们的祖宗吧。”

  吓得两人急忙求饶。帝只觉厌烦,让人迅速拖下去。一时间,御花园清静起来。

  楚宸扶起虞卿君,言“吓到你了吧。”

  虞卿君起来拘谨往后一退:“不敢,妾身想起还有事,先行告退”

  她有点难接受帝子的身份,还好自己没有喜欢上了不该喜欢上的人,却又想,帝子佳丽三千,会喜欢自己么?

  虞卿君又一次给帝子留背影离开。

  帝子看到虞卿君拘谨模样,轻叹口气。

  楚宸回到御书房,费城回来了拂袖行礼:“皇上,查出来了,此人姓虞名卿君,家父乃正三品礼部尚书虞桥,进王府有有两年了,未与帝见过,直到皇上登基随便封个小仪。”

  费城说完楚宸沉思,原来她原来是从王府里出来的,自己一直末注意到。

  次日辰时过后,虞卿君携带侍女前去向静和宫的柳太妃请安,后宫无太后,只有一位太妃。虞卿君在一次偶然下就见到太妃才知道的,所以偶尔来看望太妃,也算打发时间吧。

  刚到静和宫就见帝子来了。虞卿君行礼后傻站着,楚宸见她傻站着低头,看来还需要点时间慢慢接受,毕竟他是君她是妃,如果没有身份,没有三千佳丽,又会是怎么样的?

  不一会,伺候柳太妃的瑾姑姑开门行礼:“皇上万安,小仪吉祥,太妃在殿中了。”说完领两人进去。

  主座上,一身华衣裙绣着图案,看起来约有四十多岁。

  楚宸与虞卿君异口同声跪下行礼:“太妃金安。”

  太妃乐呵乐呵的让两人起身入座,吩咐瑾姑姑上茶。

  太妃看向帝子言:“你可有些日子没来看哀家了,怎么今日倒有空来了?”

  瑾姑姑端上茶,帝子微垂眼:“前些日子忙,今日才有些空。”

  太妃点头言:“那多照顾好自己,别太累着。”

  帝子一副孝子般:“是,太妃自己也是。”

  虞卿君在一旁安静的喝茶,仿佛段中没她这个人般。

  帝子将话题引到虞卿君身上,问:“虞小仪经常来看太妃么?”

  虞卿君放下茶杯言:“回皇上的话,妾近来过得乏味,便随处走访才遇见太妃的。”

  太妃接话道:“是啊,这孩子偶尔来哀家这看看哀家,哀家甚满意啊。”

  帝子淡淡勾唇:“乏味的话不如自己做首诗,朕明日看。”

  虞卿君有点想拒绝,言:“妾遵旨。”言毕捧起茶杯继续喝茶,对太妃言:“太妃,您这儿茶真好喝,妾喜欢。”

  柳太妃微笑道:“喜欢就好,可莫要贪杯。”

  虞卿君点点头,正说什么被帝一句话吓到一点。

  帝说:“喜欢的话,朕送你百箱。”

  虞卿君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无视帝子的话,对太妃言:“太妃娘娘,听说明日有花要在沁心湖旁开了,那花很好看。”

  “既然好看全移至晏殊殿仅供你观赏。”帝子丝毫不给太妃接话机会抢答。

  “太妃,前些日子妾身看中了太妃的玉石,可否借给妾看看?”

  “想看个够朕搜罗天下玉石给你看。”帝子又抢话迅速答。

  气得虞卿君想咬舌,眼中有火却隐忍,呵兰一气道:“无须帝劳心了。”起身对太妃帝子行礼:“妾身今日请安到这,先行告退。”说完离开了。

  帝子向太妃告礼之后去追虞卿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