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卿本佳人之绾君心

第三十四章 堂主大人饶命

卿本佳人之绾君心 鹿俩俩 2178 2018-11-09 01:19:23

  又过了许久,同顺迟迟没有等来慕绾绾的回答。屋顶的俩人此刻都默不作声。同顺也不理会他们,径直走进那间将军府小姐的房间,把将军小姐的尸体清理了一番,擦净血迹,伤口用白布包扎好。

  “小姐,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眼下我们需要蛰伏起来,强大自己。”见慕绾绾迟迟没有说话,莲心劝说道。

  “他说的对,若是没有他,我们二人未必能存活下去。”似是下定决心一般,慕绾绾使出自己半吊子的轻功,飞向了同顺。大概是因为意志力变得坚定不移,这次竟平稳落下了。

  “我决定了,我要入上将军府,以后我就是容婉了。”慕绾绾看向同顺,眼神坚定的说。

  “好,天马上就要亮了。上将军府的人应该马上就来了。你不必伪装什么,做你自己就好。熟悉容婉的人应当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说着将从死掉的将军府小姐身上翻出的玉佩和书信,一并递给慕绾绾。

  只见那是一块成色极好的扇形玉佩,上面打着粉色的络子。

  “拿着,这块玉是证明你身份的关键,仔细的看看这块玉。要记住上面所有的细节,以及信中内容。还有我先前告诉你的容家的情况。”一直在翻找着什么东西的同顺嘱咐着慕绾绾。

  “好,先前你同我讲的,我都记住了。只是这玉佩有什么特别吗?看着很普通啊!”慕绾绾把玩着手上的扇形玉佩,并未看出什么特别之处。

  “这是瑶氏祖上传下来的玉佩。传言瑶氏背后有一支可以一敌百的队伍。你看能不能从玉佩上找到线索,若能将这支队伍找出并归顺于你。那不仅在容家,乃至整个雪泠国你都来去自由。”

  “这样啊,那这可真是个占便宜的好身份。”慕绾绾嘴上虽这么说着,心里却嗤之以鼻,要是这么容易被找到,还能瞬间归顺,那个容婉又怎么会死?且再说,传言始终是传言。有道是,传言不可信。

  不知是听出了她言语中的讽刺,还是所寻之物已经得手。同顺停止了翻找,终于想起了莲心,于是飞身回到屋顶将莲心,带回了慕绾绾所在的那间屋子。

  “她二人身量相仿,你赶紧给她换上容婉的衣服,在做一下伪装,天已经亮了。将军府的人应该马上就到了。”同顺说完便出了房间顺带关上了门。守在房门外。

  过了一会儿,廊下的风铃传来一阵清脆响声,大抵是起风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却让原本靠着木门闭目养神的同顺,瞬间睁开了双眼。

  “你来了?”同顺对着空气说完这句话后。暗处的人这才显出了身形,那是一个和同顺相同打扮的黑衣女子。

  “没劲,我动作都已经很轻了,怎么还被你发现了。”女子十分不满的嘟囔着。

  “长话短说,我有事需要你帮忙。无心公子让我保护她,可眼下顾准在找她,又盯上了我……”同顺突然不说话了,直直的看着黑衣女子。

  “为什么?呵,没想到有一天连你也会出卖我?同依?”同顺最近扬起了讽刺的笑容。

  “无极殿日后的统领者,是无畏公子,不是无心公子,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只有你还一直执迷不悟。”说完那名叫同依的黑衣女子率先出手,向同顺攻击而来,只是不知为何?那些虽然看起来招招狠厉的招数,却也没有造成狠厉的伤害。

  二人就这样你来我往,见招拆招,打的难分难舍。很快同顺就意会到了同依的用心良苦。两人的战斗地点很快就由廊下转入了房间内。

  “赶紧的,需要我给你做什么?顾准马上就要来了。尸魂散拿着。用的着。”同依将三个小纸包塞到同顺手里。

  “公子让我保护慕绾绾,金蝉脱壳。她将假扮容婉入上将军府。你要帮我保护好她。”

  “了解,你从后院走,那里有马。兄弟,此去前途渺茫,生死未卜。珍重!”

  “多谢!”

  同顺道完谢后,最后看了一眼慕绾绾和莲心二人,留给莲心一个好看的微笑。就背起事先被他处理干净的那具将军府小姐的尸体朝后院飞奔而去。

  “你们俩躲起来。”同依说完,拿出一包和方才给同顺一样包装的纸包,拆开全数撒在自己的左肩上,便也飞身去追。边追着还边高声喊着。

  “大家小心,他有尸魂散。谨慎追踪,保持距离。”

  大概是因为左肩受伤,平衡难以保持的太好,轻功飞起来,歪歪扭扭,就像一只翅膀受伤的大白鹅。

  顾准一来,就看到这样一幅滑稽可笑的画面,偏偏当事人还毫无自知。上蹿下跳的指挥着众人追踪。顾准忍着笑意,足下生辉快速来到同依身旁,伸出手臂揽住同依的纤腰。突如其来的触感,惹的本就疼痛难忍的同依大怒。不等看清来人,就口出狂言。

  “哪个王八蛋敢碰姑奶奶的纤腰?活腻了吗?”

  “哦?那姑娘打算怎么处置在下呢?”原先忍着的笑意再也忍不住了,瞬间整个人眉眼弯弯,笑的那叫一个春心荡漾啊!若是楚岚生此刻在场,只怕要惊的下巴都要掉了吧!

  “你是谁?从哪冒出来的?”同依顿生警觉。

  “在下顾准。”

  顾准这人一向自视甚高,一般的事物和人,都激不起他的半点情绪。他只对他入了眼的人的和事笑,偏偏他笑点又极高。这么些年能入他眼的人,又几乎没有。故而长久以一幅棺材脸,丧着应对一切事物。不知怎么的,眼前这人分明什么也没做。但他就觉得她很可爱,他很想笑。

  “你放屁,谁不知道顾准是棺材脸,对万物都是一脸的丧样。大哥,就算冒充也先打打草稿,做做功课好吧!”

   谁知同依刚刚说完,立马就有人打脸了。

  “组长……”暗组的副组长小东此刻心情十分忐忑不安,欲言又止的。

  “有事赶紧说,我最讨厌婆婆妈妈的,不像个男子汉该有的气魄…眼睛怎么呢?怎么抽上了?”被人带着飞,还挺舒服的,于是同依决定大度的不计较被人揽腰这件事情了。

  “启禀堂主,同顺这个叛徒带着慕绾绾往城南方向去了,他有尸魂散,属下不敢追的太紧。”小东觉得要放弃了。方才拼命朝自家组长使眼色,眼睛眨的都要抽经了,他家组长还不为所动。

  “小东,你喊他什么?你真是顾准?”

鹿俩俩

最近事情太多了,不小心又断更了,不好意思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