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大结局

爱是一场尘埃旅行 戒者为王 2113 2018-06-13 23:45:33

  外交官的家开始忙着搬迁,屋里到处摆满箱子、行李,佣人丫头,服务人员站满院子。

  外交官在他们面前说:各位老乡亲,因为时局变化,不得已请你们离开,工钱我已经让总管算好,大家待会找总管去领,然后。

  说到这,外交官有些激动:以后有机会,我还会请大家回来,散了,散了。

  人们默默散开,领过钱的人过来对外交官恭敬的鞠躬,以示道别,不少人眼圈红了,有的用袖子擦着眼泪,走出查家的门。

  查传理看到这情景,不免心里发酸,说不出来的沉闷,琳穿件毛绒大衣从外面进来,小脸冻的通红,高声笑道:路上的雪结成冰,正好去滑雪。

  她看见人们一个个离开:你们哭什么?又不是上坟吊唁。

  赵岚:琳,不能这样说话。

  琳:本来就是,好好的,一个个哭丧着脸,好像我们一家人遇难遭灾似的。

  赵岚:怎么越说越不像话。

  琳:哥哥,哥哥-------

  琳跑去找查传理:我们去滑冰。

  查传理:不行,没看见爸爸妈妈在忙,你找挨骂呀,我可不去。

  正说着,外交官喊查传理,查传理跑出去。

  外交官:你马上去邮局帮助我发封电报,记住,要航空加急。查传理接过外交官递来的草稿,往车库走去。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出了查家大门,查传理会感觉自己不是家里的自己,他的思想犹如伪装的章鱼,无数条爪子悠然向四方伸出,每个触角上充沛的精力,呼唤他内心的欲望。

  邮局见查传理到来,经理殷勤的跑来,帮查传理很快办完事。他开着车,在街头转悠,白雪皑皑的城市,看上去比平时干净,只是,露出地面的地方,黑黝黝的肮脏。一群警察在马路上铲雪,他顺着开过去,来到百乐门,曾经灯红酒绿的繁华胜地,此刻孤零零耸立在白雪中,查传理把车停下,没有门房,也不见服务生,传来靡靡沉醉的乐曲,他好奇的走进去,一群男女在里面相拥起舞,他们的脸上带着神秘莫测的浅笑,男人情意缠绵,女人娇嗲吁吁,残酷的寒冬并没有影响他们柔情蜜意的雅兴,查传理走过他和林迪在一起喝咖啡的包间,现在上了把锁,大概不会再有人象他们在一起大谈特谈初恋感觉吧!他记起他们在这里结拜为兄弟,这才多长时间,种种原因让兄弟两个字成为笑谈,惠子,现在和他在一起,查传理不知道该相信谁,赵岚?警察署长?外交官?还有他的感觉,他还不太清楚,他与惠子的关系是不是造成赵岚说的后果,惠子如果真背叛他,和其他男人做过与他做过的事,谁能说的清楚。

  另一方面,谁能证明,惠子怀的孩子一定是他的,查传理被自己的想法震惊。他离开了百乐门。

  是我的脑子出问题了吗?他一边开车一边想,窗外,后退过零零星星的路人,这些人在忙什么呢?他记起林迪对他说过窑姐的事,他记不清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但林迪看上去很自卑,又痴情,那时情窦初开的查传理,心仪的女孩子是柳梦雪。

  查传理来到807号,厚厚的雪覆盖住整个院子,像是从来没人来过这里,墙角的琼花树被雪坠满,形成静谧的雕塑,她真的走了?还有她?两位女孩子,他到底爱谁,两为女孩站在他面前,柳梦雪活生生走过来,他起初不是爱这个和琳差不多大的女孩么?他找机会接近她,与她套近乎,甚至让她跟母亲学习钢琴,他们之间,曾经有很多机会在一起,他不正是冲着爱情找她的吗?她过11岁的生日,查传理的脑子想穿,想出意义非凡的礼物,一本英文《西方爱情诗选》,他信誓旦旦的告诉她,等她长大后再看;在阿伟的婚礼上,他和柳梦雪在后花园楼上看见许莉娜身穿婚纱袅娜的走下婚车,他承诺柳梦雪,以后开着飞机来娶她,柳梦雪天真的问:真的,他认真的回答:当然是真的。

  这一切说明,他对这个小姑娘情有独钟,可是,惠子,惠子又是怎么回事呢?查传理的脑海刮过一阵飓风,梦雪走进他的心田,牢牢的扎进他的爱情,惠子却闯进来,可是,我起先是拒绝的,是外交官-----他的父亲,还有那个卡尔作祟,查传理拼命为自己开脱,至少,开始我并不接纳惠子,查传理坐在车里,出神的想。

  既然不接纳惠子,他怎么会每天早上借着晨练,跑到惠子家,他们冲动而热烈的做爱,那段日子,满脑子都是惠子的身体和来自惠子带给她的迷恋,他走火入魔的认为那是爱,爱的忘乎所以,爱的忘记一切,那种刻骨铭心的结合,难道不是爱?可是,梦雪呢,梦雪应该放在什么上面位置?查传理承认,惠子让她忘记了梦雪。

  查传理的脑子被搅扰的发胀,抑制不住的疼痛,他使劲拍打的脑袋,陷入烦恼,好一会,才使自己冷静下来,该回家了,外交官还等着他回去,他要收拾行李和心情,他和惠子就这样结束了,其实,他见不见惠子真没什么意义?外交官和赵岚替代他处理完毕,约定婚约的是他们,解除婚约的也是他们,查传理无法向他们敞开心扉,更不敢说出事情真相,只能让一切随岁月逝去。

  这会,惠子和林迪应该在某个地方定居,林迪是男人,和他一样是正在爱情中激情燃烧的男人,虽然他爱的人并不是惠子,谁说相爱的人一定能白头偕老,就像他查传理本不爱惠子,却和惠子轰轰烈烈一场,又黯然莫名其妙的分手,林迪和惠子为什么不可以呢。

  柳梦雪,应该和他的家人坐在行驶的船上,心里对未来充满新奇和向往,她直到现在都不知道,查传理曾经那么热烈的爱恋她。

  那本关于爱情的诗集,柳梦雪到了16岁能看懂吗?她还能记得有位外交官的儿子对她说过,开着飞机娶她的话么?如果,16岁的柳梦雪那天真的拿着诗集来找他,林迪说,娶她做姨太太,看来,这个方案目前不成立了。

  查传理自嘲的笑笑,向着南方,说道:梦雪,一路平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