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婢奴传

第33章 香消玉殒,残躯受辱(2)

婢奴传 秀莊 2070 2018-01-20 23:34:55

  萧战话没说完,就被万浦城打断,言辞之间似有些怒气。

  “你不用再说了!”

  万浦城也不理会大家的目光,更不管萧战神情,径直领着上官无泪去了城里。

  萧战唯有在原地呼出一口气,然后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站在城下,望着成片的将士的尸体,少有感伤和自责。

  “北城英勇的将士们,对不起,我来晚了!”

  悲痛之色,让人心生同感,不少来收拾尸体的将士,见到萧战难过的样子,无不为之动容。

  “驸马,您已经尽力了,这不怪您,您一定要多保重身体,北硕人可不是那么容易罢休的主。”

  萧战回道:“嗯,你说的对,我一定要冷静,不能被眼前的一幕打垮,为了替兄弟们报仇,我一定要好好休养生息!”

  “嗯!”众将士包括阎庭江也都觉得,这个时候的萧战可不能太过感情用事了。

  不一会儿,一个收尸的战士来到萧战的身边,指着木架高台上的尸体说。

  “驸马,那个女人不知是谁,没人认领,我们该如何安置她?”

  萧战抬眼望去,那不就是自己的妻子吗,不过,此时他却没有多少难过,反而是一种解脱,现在唯一的问题是回去怎么和皇帝交代玉阳的下落,只道。

  “既然没人认领,那便放那吧,对了,把那些北硕将士的尸体也一并放到木架上去,如果北硕的人没有领回尸体,三天后,便集体火化了吧,都是为国捐躯的英勇战士,总不能让他们曝尸荒野吧!”

  那将士听到萧战的话,不由的心生敬意,说道。

  “驸马大义,我等着实惭愧!”

  萧战摆了摆手,说道:“是我惭愧才是,若是我早点回来,或是我修为再强一些,也不会让百姓陷于战火之中。”

  “驸马,您莫自责,我等相信,天国正因为有了像您一样为国为民的人,才会国泰民安,百姓也才会安居乐业。”

  萧战听到这样的话,心里自然是非常高兴,不过他却没有表露出来,反而是叹了一口气,说道。

  “唉,我做的还远远不够!”说完便离开了此地,就给几位将士一个伟岸的背影。

  玉阳在木架高台最上面一层,玲珑有致的身体,伤痕累累,胸膛还插着一只箭,伤口处还在流血,滴滴答答的慢慢往下流去,滴在了木架台下的那群北硕将士的尸体之上。

  上千具尸体,堆在木架台下,远远望去,竟如小山一样,横七竖八的尸体,却只觉得最上面的那位女子最为可怜。

  终于,日落西山,余晖照在玉阳的尸体上,勾勒出其凹凸有致的身段,是那么美,却又那么可悲,临了连个收尸的刃都没有。

  当夕阳完全消失后,仿佛一切都归于平静了,一切都那么安静。

  在北硕与天国北城中间的那条江的不远处,昏暗中有一座简易的茅草屋,想来是放牧之用,屋里一点点昏黄的灯火,在黑夜中也显得格外醒目。

  而屋里的一张木床上静静地躺着一个少女,此人的腹部有一个刀口,呼吸微弱,好似一不小心便会咽过气去。

  “吱呀!”

  木门被轻轻推开,一个年轻男子手里拎着一只野兔,进了木门,把野兔放下后,第一时间探了一下少女额头的温度。

  “怎么那么烫?难道是受伤后掉水里引起的?”男子露出一丝紧张和担忧之色。

  这时,床上少女突然额头冒汗,突然抽搐起来,嘴里不停说道。

  “好冷……。”

  男子立刻将床上的一张瘦皮裹在了她的身上,还把自己的外衣也盖了上去。

  “好冷?”

  “怎么还会冷?你坚持一下,我生堆火!”

  男子一边安慰着,一边就在床边生起火来,男子还把野兔架在了火上烤,想着少女等下醒来可以有东西吃。

  不多久,整个房间就温暖了许多,但是还是听到少女不停的喊冷。

  男子看着少女可怜的模样,不知如何是好,“这可怎么办?”

  “得罪了!”

  男子说完便也上了床,将少女搂紧紧搂在怀里,加上火势刚好,少女的抽搐和体温慢慢的回稳了,不过,男子也因为一天的劳累,也睡下了。

  当阳光从窗外射进时,火架上的野兔也已经芳香四溢,弥漫在整个房间。

  香气飘进了少女的鼻腔中,然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正欲起身,却发现自己被什么东西困住。

  一看,原来是一双男子的手紧紧的抱住了自己,少女没有惊慌,而是仔细想着昨天的事情。

  看着熟睡的男子,有些眼熟,一时想不起来,但可以肯定的是,是这个男人救的自己,还有这野兔想必也是他做的。

  少女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一时也挣脱不开男子紧搂着自己的手,只能对着熟睡的男子说道,声音不大,但已经是她此刻最大的力气了。

  “喂,别装了,快醒醒!”

  “快醒来了。”男子还是没有睁开眼,少女又说道。

  “快起来,着火了!”

  别说,这话还真的有用,男子听到后,立刻蹦了起来,连说。

  “着火了,着火了,你快走,你快……。”

  定下神来才知道,根本没有着火,是少女恶作剧而已,男子尴尬道。

  “那个,不好意思啊,昨天你发高烧,所以,我……我……。”男子说话吞吞吐吐,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反而少女却很自然。

  “没事,我不会介意的,我也不要你负责。”

  男子连忙解释着:“我们没有……。”

  “不用解释,我懂的,你们男人都喜欢占别人便宜!”

  “我……我……。”

  “好了,我没有怪你,我反而应该谢谢你救了我?对了,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男子回道:“你忘记了?我叫龙飞,前天晚上,在那条河里,我奉命去追杀你们。”

  少女久久终于才想起来,恍然道:“原来是你啊,你不是要杀我吗?为什么又要救我?”

  “那天我也是迫不得已,是三统领要抓你们的公主去……。”

  龙飞话没说完,少女就道:“对了,公主呢?我的公主呢?”

  此时,那天晚上公主被凌辱的画面一幕幕的出现脑海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