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婢奴传

第32章 香消玉殒,残躯受辱(1)

婢奴传 秀莊 2014 2018-01-19 23:29:25

  “萧战,你!”

  央禾木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竟然会手刃新婚妻子,看着木架高台女子流下的鲜血,央禾木都有些为其不甘。

  然而,萧战确实一脸不在意的神色,看到玉阳绝望的眼神缓缓闭上,心里没有一点愧疚,反而是松了一口气,还叫嚣道。

  “央禾木,你还有什么招尽管使出来吧!”

  央禾木看到萧战做事竟然如此决绝,心知此人绝非善类。

  “算你狠!”说完,央禾木转身就准备撤退,因为如果再拖下去,天国的支援军就要到了,但是,北硕将士一个都走不了了。

  可是,萧战哪里肯放过趁胜追击的好时机,喊道。

  “央禾木,你就打算这样走了?”

  “你还想怎样?”

  萧战道:“你是不是也应该留点东西再走?”

  央禾木自知萧战意欲何为,回道:“留不留东西,不是你说了算。”

  “欺我北城无人是吗!”萧战之所以这样说,无非也就是为了想拖延住央禾木,等到援军过来,央禾木的北硕大军定将有来无回。

  天色已晚,不宜再拖延了,央禾木明了萧战的目的,命令所有将士一律后撤,自己则挡住了冲过来的萧战,怒道。

  “萧战,你别欺人太甚!”

  “哼,欺人太甚?你杀我北城将士可有想过这个问题,现在我要你加倍偿还回来。”

  “偿还?那就看你的本事了?”

  “受死吧!”萧战骑座天马飞奔而去,央禾木却在战狼背上淡定自若,一把弓握在手中。

  弓拉满,箭在弦上,蓄势待发,直指萧战。

  萧战见到央禾木欲射箭而来,心里只轻笑一声。

  “那就再让你尝尝天马的厉害。”

  而央禾木则一脸自信的样子,嘴角扬起一个并不好看的弧度,松开了箭弦。

  “嗖!”

  这只箭快速的来到萧战胯下的天马前,无耻同时,萧战并不躲避,而是让天马挥舞翅膀,利用强大的风力,将飞来的箭扇回去。

  可是。

  天马一连扇了两次,都没有改变那只箭的轨迹,萧战立刻意识到不一般,连忙连人带天马一个侧身,欲躲避这只诡异的剑。

  但是,这只剑却如通灵一般竟自己改变方向往天马刺去。

  “不好,这只箭被央禾木附着了玄力。”

  萧战支持才感到了一点紧张,他紧张的不是自己,而是座下天马,因为无论怎么躲避,这只箭总是跟在天马后面,似乎目标就是它。

  “怎么回事?”

  正躲避时,稍一不留神。

  “噗!”

  那只箭就射中了天马的左边翅膀,天马在空中受伤,飞行自然失去平衡,摇摇晃晃的从高空落下,好在萧战的控制不错,不至于直直落下摔死。

  央禾木看到落下的萧战和天马,喊道。

  “萧战,龙血弓的威力如何啊,要不要再试试啊。”

  说完,央禾木就再次在箭弦上搭上了一只箭。

  萧战稳住身形,这才恍然大悟,龙血弓本是张孝全所有,但是他死之后,自然就到了央禾木的手机了。

  “龙血弓?”

  龙血弓是专门对付玄兽的有效利器,只要附上了玄力,无论飞行玄兽飞多远,都能致其死伤。

  张孝全不是玄门之人,所以他远远没有发挥出龙血弓的威力,反而在央禾木的手里显得更加得心应手。

  央禾木说道:“好东西都给你们糟蹋了,现在就让我来教教你们怎么用龙血弓。”

  “嗖!”

  一声箭破大地的气势,极速朝着萧战射去。

  箭转瞬即至,萧战干脆站到了天马的身前,一把长剑抽了出来,要对付一只箭可用不着那么被动。

  “当!”

  萧战同样将远力附着在长剑,对着极速而来的箭,当机立断,一剑砍下,那只箭被断为两截。

  央禾木见到萧战若站在地面与己对抗,心知胜算不大,于是,又虚射一箭,然后,勒住缰绳,调转方向,朝着北硕大军追去。

  就在北硕大军撤退不多久,北城的其他援军也到了,最先赶来的反而是西境的军队,为首的正是那平西王爷万浦城。

  阎庭江在城头看到万浦城竟亲自带兵,连忙打开城门,带着上官无泪下城迎接。

  一看到万浦城,阎庭江就上前问候道。

  “王爷,一路辛苦,快里堂休息。”

  万浦城虽然是王爷,但是,却也是四方诸侯中最年轻的,虽然年纪轻轻,做派可一点都不含糊,所以,一些人对他还是毕恭毕敬的。

  “先告诉我,无泪在哪?她是不是已经……。”

  万浦城刚说完,从城门处冲出来一个少女,身着青衣,发饰精美华贵,俊俏的脸庞和身段,与刚刚的那个上官无泪有着截然不同的味道。

  上官无泪一上来就抱住了万浦城,言语凝咽,道。

  “叔父,你怎么现在才来,要不是萧郎……萧战救我,恐怕现在我已经…。”

  万浦城看到上官无泪可怜的样子,连忙安慰道。

  “都怪叔父不好,让你受委屈了,叔父在这里跟你保证,从此以后,北硕将永无宁日。”

  “谢谢叔父,我就知道叔父对我最好了。”上官无泪撒娇道,因为从小,万浦城就没有让她受过委屈,简直掌上明珠,视若珍宝。

  随后,万浦城对着身旁的副将说道:“传令下去,让大部队直接横渡运河,今天我要夜袭北硕。”

  阎庭江看到万浦城竟然为了替上官无泪出气,竟然不惜长途跋涉,夜袭北硕,这份胆量让人不得不佩服,不过连阎庭江自己则觉得这是个好办法。

  因为央禾木怎么我不会想到西境军队长途跋涉后还能夜袭北硕。

  万浦城的眼里一直没怎么离开过上官无泪,也没怎么机会阎庭江和萧战,尤其是最后看萧战的眼神,似乎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是……嫉妒。

  萧战也感觉到了万浦城的眼神,但是,他却不知道这是为何,直到万浦城说道。

  “萧战,你已经有妻子了,以后就请你不要再打扰我的无泪了,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王爷,其实我一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