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婢奴传

第31章 弃城投降,驸马挺身(3)

婢奴传 秀莊 2071 2018-01-18 23:31:45

  剑气的形成与玄力的修为有直接关系,从萧战剑中所呈现的威力来看,至少比央禾木高一个等级。

  “铛铛铛……。”

  央禾木好不容易将飞来的剑尽数挡下,正欲反击,但是,当其抬眼望去,却又感觉到一阵狂风迎面而来,萧战正持剑直击面门。

  不及多想,央禾木只能抬刀格挡,可是,斩马刀在身前许久都不见萧萧的长剑袭来,央禾木随后猛然一抬头,却发现,原来是萧战虚晃一下,直接飞到了木架高台上。

  “唰!”

  萧战把第二层的女子给救了下来,还细心的为其披了一件外衣。

  “无泪,你还好吗?”

  上官无泪朦胧之中听到有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响起,缓缓睁开了眼睛,拖着身上的疲惫,还是略带温柔的回道。

  “萧郎,真的是你?”

  “是我!”

  “我以为你不再要我了!”听得出来,上官无泪说这话的时候是那种失而复得的喜悦。

  “傻瓜,我怎么会不要你呢?”

  萧战将上官无泪搂在怀里,一并座上了天马之上,然后接着天马的优势,一对羽翼大力一扇,击退了敌人的同时,也将上官无泪送上了城头。

  而萧战则继续悬空在城楼前头,对着阎庭江说道。

  “侯爷,弓箭手伺候!”

  随着阎庭江的一声令下,城头一排全是弓箭手,均拉满了弓,随时待命。

  央禾木被萧战虚晃了一招,脸上有些挂不住,不过当看到城头上的那些弓箭手蓄势待发,央禾木也只不过是不屑的说道。

  “萧战,你以为那些破铜烂铁对我有用吗?”

  央禾木说完,北硕大军阵前就筑起了一道盾牌防御,将身后的大军看看护在身后。

  萧战骑坐在天马上,看着央禾木无知的样子,冷笑一声,道。

  “央禾木,你太天真了!”

  “咻咻咻……。”

  城上弓箭齐发,带着白羽的箭宛若一朵朵雪花,朝着城下数万大军射去。

  与此同时,萧战座下天马长嘶一声,一双羽翼奋力挥舞,形成一股强烈的狂风,将本来速度一般,威力一般的羽箭变得更加凌厉,那极限的速度前所未见。

  央禾木在盾牌防御后面,见此一幕,意识到此箭的威力,但是若至此撤退,必将陷身后的将士于箭雨之中,那么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那些持盾牌的将士,挡上一阵。

  不过,央禾木从这些来势汹汹的羽箭之中可以看得出来,似乎,挡不住。

  羽箭越来越近,央禾木越来越感觉到这箭羽的威力气势,最后央禾木竟不知不觉的往后退了几步。

  果不其然,就当央禾木后退数步之后,那些箭羽顷刻间就飞了过来,直直的打在盾牌上,不过,却没有发生央禾木想看到的样子。

  反而是一阵人仰马翻,那些盾牌尽数被一剑洞穿,阵前上千人死伤过半。

  萧战在天马之上,大笑一声:“央禾木,你的北硕大军也不过如此,不堪一击!”

  央禾木整理了一下不堪的模样,怒喊道:“萧战,你休得狂妄,看看这是谁?”央禾木指着木架高台上那奄奄一息的女子。

  萧战眉头皱起,一眼望去,当然知道那女子正是自己的妻子玉阳公主,不过,这个时候,萧战是不会承认的,况且他已经亲眼目睹过玉阳被凌辱的过程,这么一个女人,萧战是不会承认的。

  “哦?一个女人而已,难不成你要说你把我的妻子抓去了?”

  央禾木大笑一声:“正是你的妻子,识相的弃城投降,我饶她不死。”

  萧战提前把那个女人说出来,还故意说成是自己妻子,再等到央禾木说出来的时候就显得不那么让人相信了,况且谁会相信堂堂一个驸马,还是玄门之人,怎么会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所以,当央禾木说那女子正是萧战的妻子时,北城将士多半是不会相信的。

  “央禾木,你也不用用脑子,我会连自己妻子什么样都不知道吗?你怕输投降就好了,随便弄个女人就说是我的女人,你怎么不说,那绑的是你家老娘呢!”

  “哈哈哈……。”北城将士一阵哄笑。

  央禾木没想到萧战竟然这般冷酷无情,竟然连自己的妻子也不承认,暗道。

  “萧战也许知道了这女人被三弟的随从将士凌辱过,这么贸然承认肯定有损一个男人的颜面,若是能让大家都看清楚她的样子,萧战以后一定抬不起头来。”

  想到这里,央禾木对着城头上的阎庭江喊道。

  “侯爷,公主什么样子,你不会不知道吧,你仔细看看,这是不是你们的玉阳公主?”

  说完,央禾木还让人把木架高台往城门口推近了一些。

  阎庭江在城头上看的更清楚了一些,刚隔得远,加上女子又衣不遮体,便没有多望几眼,待到近了一些时,阎庭江只觉得的确有些熟悉,于是问到身边的阎乘风。

  “乘风,你觉得这个女子是不是公主。”

  阎乘风犹豫片刻后,回道:“父侯,我上一次见公主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我哪里认得出来,不过,昨天晚上在河畔时……。”

  阎乘风的话没说完,就听到萧战在天马上呵斥道。

  “央禾木,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看来今天不让你吃点苦头,你是不死心了,今天弄个我妻子,等下是不是又绑个老头老太说是我其他什么人,我劝你断了这个念头吧,我北城将士不吃你这一套。”

  说完,萧战手中长剑突然化为三把,随着萧战的剑指一挥,然后三把长剑一前一后径直指着玉阳的心脏刺去。

  玉阳被绑住,身体疲惫不堪,身上还有昨晚侮辱后的疼痛,种种委屈,无法言说,也许这才是给她真正的解脱,虽然恨对面的这个男人,但是此刻,却要谢谢他。

  只不过,她抬眼与萧战对视的一刹那,她看到的是无情和冷漠。

  对于玉阳来说,这种解脱,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就算让她平安回到北城,她还能有什么颜面活下去。

  三把长剑转眼即到,看着它们,玉阳嘴角却上扬了一个好看的弧度,那三把剑也同时刺近了玉阳的胸膛,定格住了她此刻最后的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