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婢奴传

第29章 弃城投降,驸马挺身(1)

婢奴传 秀莊 2038 2018-01-16 23:30:00

  数十号人被央禾木只两个回合就被打得一败涂地。

  随着央禾木的一声令下,周身的北硕将士冲出两对人,将那些奄奄一息的北城将士送上最后一程。

  阎庭江在城头看到城下将士,任人宰割,而无能为力,如今纵使心里再多愤怒,也只能藏在心里,他也做不了什么,他只能等,等到有着同样玄力的萧战才能与之一战,否则毫无办法。

  可是,现在阎庭江只能这样看着城下的将士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惨死。

  张孝全等人被北硕将士乱刀砍死,阎庭江只能在城头空叹,央禾木望其在城头垂头丧气的样子,心里自然是高兴,随后大喊一声。

  “我说侯爷啊,你的副将都已经死了,你还想派谁过来送死啊。”

  阎庭江看看天色,已经临近黄昏,太阳的颜色开始出现了一些淡黄色,阎庭江望天长叹。

  “难道这就是我北城将士的命运吗?罢了,罢了!”

  风中传来了阎庭江有些绝望的声音,城头的将士似乎猜到了阎庭江接下来要做的决定,纷纷上前劝阻。

  “侯爷,不能降啊,日落之前援军一定会赶过来的,请侯爷三思啊。”

  央禾木见阎庭江到了这个山穷水尽的时候都还没有下决心,心想看来不加点料是不行了。

  话音一落,在木架高台的最上方的一块黑布被掀开,一个女子,赤身裸体的被反绑在上面,只不过此时已经呼吸微弱,奄奄一息,而央禾木却大笑一声,喊道。

  “侯爷,你可认得她?”

  由于木架台最高层一直被一块黑布遮挡住,阎庭江等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上面竟然还有一个女子。

  阎庭江仔细望去,竟真的有些熟悉,是谁呢,突然间,猛然惊鄂道。

  “公主?”

  “怎么可能?”

  “玉阳公主不是一直和驸马在一起吗,怎么会?”

  种种疑问落在心中,却得不到答案,而且从玉阳这一身的伤痕,还有下体未干的血渍来看,在此之前一定经历过了非人的待遇。

  兹事体大,阎庭江不敢声张,毕竟在天下人面前,公主还应该是那个冰清玉洁的样子,不应该是这副模样。

  “央禾木,你卑鄙!”阎庭江怒指着央禾木喊道。

  “侯爷,兵不厌诈,这人不用我多介绍了吧,当然,如果你说你不认识,那么我就来和你们北城的将士好好解释解释!”

  央禾木说完,就要说出口:“她就是天国……。”

  公主二字还没有说出口,就听到阎庭江大声喊道。

  “传令,弃城!”

  “侯爷,三思啊,只要我们再坚持一个时辰,所有的事情就都有转机了,至于那两个女子……侯爷我们不能因小失大啊。”

  阎庭江当然知道不能因小失大,一个是平西王爷万浦城最疼爱的侄女,另一个更是天国的公主,阎庭江知道,这两个人,一个都不能死,最后,只得叹出一口气,道。

  “可是,谁给我们时间啊,百姓和将士们的亲属没有救回来,上官无泪一定要救回来,否则我怎么像万浦城交代。”

  阎庭江何尝不想再拖个一两个时辰,但是,央禾木又怎会给他这个时间。

  “传令下去!弃城!”

  当这两个字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没有像张孝全等人一样的将士出来劝阻了,因为他们自己也知道,凭这北城的这几万兵力,根本不足以和央禾木抗衡。

  央禾木在城下听到了阎庭江的命令,终于松出了一口气,道。

  “这老头终于下定决心了,若要强攻这北城城墙,无异于两败俱伤。”央禾木一直在暗暗庆幸没有走这最后一步,若是强攻,必定会是一场拉锯战,到时北城周边的将士回防,北硕必将陷入困境。

  “吱呀!”

  近十丈的大门缓缓推开,护城河上的吊桥慢慢放了下来。

  央禾木跨坐在玄兽战狼之上,单手紧紧的抓住缰绳,目光始终盯着那吊桥,就等其落地之后,北硕大军在长驱直入,北城便要换了主人。

  仿佛一切都进行的那么顺利,央禾木已经握紧了斩马刀,准备享受屠杀的血腥快感了。

  就在吊桥在最后要落下之时,城门内突然冲出一队人马,不见其人,却听马蹄人声,口中暴喝一声,道。

  “萧战在此,何人如此狂妄!”

  然后,便听到哒哒马蹄之声,再见一人,身骑白马,手握长剑,拍马赶到,跃上了下降了一半的吊桥上,在最高处时,此人一手勒住缰绳,白马纵然跃起,竟就这样跨到了数丈之外的地上。

  萧战也不抬头看城头的阎庭江,只道一声。

  “侯爷,萧战来迟了,还请您收回成命,剩下的交给我了。”

  阎庭江见到骑白马之人真的是驸马,放下心来不少,此时,阎乘风也上了城头来到阎庭江的身前,拱手道。

  “儿臣来迟,请父侯责罚。”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阎庭江看到他们回来了,别提有多高兴,虽然没有回来多少人,但是阎乘风和萧战至少可以牵制住央禾木,只要拖到北城其他部的将士过来支援,那么北城之危解矣。

  再看城下,萧战胯下白马,手中宝剑紧握,眉目之间虽然俊美,但是还可以看得出连夜赶路和被追赶后的疲惫。

  央禾木看到对方竟一人来到自己阵前,而且面无惧色,于是提起胯下战狼的缰绳,缓缓来到萧战的跟前,近一丈高的战狼,在小小的五尺白马前,显得格外有气势。

  央禾木趾高气昂的问道。

  “你,就是驸马萧战?”

  萧战看到对面走过来一头丈高玄兽,显得很是自然,完全没有被压迫的感觉,反而很轻松的回了一句。

  “就是我!”

  “你来做什么?”央禾木问道。

  “当然是来救人,识相的就把那两个人放了!”萧战瞟了一眼木架台上的两个女人,竟然都是自己认识的。

  “无泪?你怎么在这里?”

  “公……。”当萧战看到最高的那一层的女子时,惊讶的不知所措,但是,也没有过多的表现出来。

  “把人放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