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婢奴传

第25章 北硕屠杀,袖手旁观(2)

婢奴传 秀莊 2048 2018-01-12 23:37:24

  张孝全自然知道阎庭江的担忧,这种方法,也是无奈之举,但是,比起让上官无泪死于城下来讲,却是利大于弊。

  “侯爷,不能再犹豫了,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争得一线时机啊。”

  阎庭江缓缓点了点头,道:“看来只能如此了。”

  随后,阎庭江一挥手,对着央禾木说道:“央禾木,我们做个交易怎样?”

  “交易?你拿什么和我交易?”

  阎庭江指着城下,一挥手,城门开了一条只容得下一人通过的缝,从里面走出一人。

  “央禾木,你可认得此人?”

  央禾木跟随目光,往城门口望去,只见一老者,灰布麻衣,蓬头垢面,手脚都被铁锁铐住,缓缓的从城门处走出来,不仔细看,根本无法辨认他的模样。

  “父亲?”

  虽然认出了这个老者,但是,央禾木却没有直接认,而是有着自己的想法。

  央禾木认出来这老者正是自己的父亲,一直以为父亲已经战死了,但是没有想到被阎庭江俘虏了。

  不过,央禾木也没有慌张,只是冷笑一声,喊道。

  “我说阎老头,你把一个囚犯放出来做什么,难道要他替你送死?”

  阎庭坚在城头上说道:“央禾木,你仔细想想,二十年前,是谁拯救了你们硕国百姓?”

  央禾木没有再望一眼,只说道:“二十年前的事我哪里知道!”

  阎庭江眉头有些微微簇起,对着城下的央禾木大声喊道:“央禾木,你竟然连你的父亲也不认了。”

  “哄!”

  听到阎庭江的话,城下的北硕战士纷纷躁动了起来,均是窃窃交谈。

  “他真的是国主吗?”

  “国主不是在二十年前就战死了吗?”

  二十年前,阎庭江奉命征讨北硕,所到之处,民不聊生,是当时的国主,也就是央禾木的父亲亲自迎战,在最后以自己为人质来换取了北硕的几十年的安宁,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大统领央禾金明知道国主没有死,却直接宣布了国主的死讯,然后立即就登上了国主的位置,这一座就是二十年。

  不过,前国主的事迹在北硕还是众所周知的,要不是他舍身取义,北硕哪来的这些年的安宁。

  听到了身后大军议论纷纷,央禾木忽的猛然提起胯下战狼,随即嘶叫一声。

  “嗷……。”

  一声狂啸,震的所有将士纷纷闭口不言,央禾木这才说道。

  “众将士不要听这个阎老头的话,前国主早就殉国了,现在的国主是我大哥央禾金,阎老头这样做是想扰乱我们北硕将士的士气,我们千万不要听他胡说,他们用这种办法就证明他们已经没有办法了,只要我们杀进去,天国从此就是我们的了。”

  北硕众将士听到央禾木的话,竟又站到了他的这边,根本不相信这个老头就是他们的前国主,纷纷齐呼道。

  “好……好……。”

  央禾木的计划得逞,自是少不了得意,道:“这个人是来破坏我们的士气的,你们说,杀不杀!”

  “杀,杀,杀!”

  众将齐声高呼,与此同时,那老者已经来到央禾木的座骑之下,散乱的头发下一束愤恨的眼睛仿佛在说道。

  “央禾木,你这个畜生!”

  可是,老者紧咬腮帮,也没有挤出一个字来,因为在此之前,央禾木已经手握斩马刀挥舞而至。

  “锵!”

  一道血红白光一闪而逝,老者的脖子上多出了一道深深的伤口,缓缓的跪在了央禾木的面前。

  “轰隆!”

  风和日丽的午时竟突然电闪雷鸣,打下一道闪电,倾盆大雨突然席卷而至。

  “怎么突然下雨了?”

  众将士不明白这天气变化如此之快,本是平常的雷雨,只不过此时的央禾木却被这一刀闪电吓的不轻,差点就相信了这世上真的有天谴之罪。

  片刻后,闪电并没有劈在央禾木的身上,这让他小心的呼出一口气,放下心不少。

  城上的阎庭江没想到央禾木竟做出这般有伤天理的事情,直恨的怒瞪眉眼。

  “央禾木,你简直不是人,自己的父亲都杀!”

  央禾木大笑一声说道:“你随便拉一个死囚就说是我的父亲,照这样说的话,难么我也可以是你的父亲,我北硕将士都是你们的父亲,哈哈哈!”

  城下嚣张的样子,张孝全看在眼里,本以为可以一命换一命,但是没想到央禾木竟然这般狠辣,所剩时间不多,只要再拖个把时辰,阎乘风与萧战的后续战士就会到达,但是这一个档口一定要托住。

  张孝全于是上前请战道:“侯爷,末将愿请战,救出上官无泪,拖住央禾木。”

  阎庭江看着张孝全说道:“张副将,你这一去,你可知道后果?”

  张孝全掷地有声,道:“末将知道,大不了就是一死,自从我向小女射出那一箭时,末将早已经决定了。”

  阎庭江来到张孝全的身边,花白的头发被一些雨水打湿,轻轻地叹出了一口气,说道。

  “张副将,你记住,这次的任务是拖住央禾木,只要一个时辰,一个时辰。”

  张孝全拱手道:“是,侯爷!”

  从他的眼神之中,阎庭江可以看出张孝全的决心,似乎早已经做好了一去不回的准备。

  随之,张孝全对着众将士说道:“各位将士,我知道,你们和我一样当把箭射入自己亲人胸口的时候,那种痛只有我们自己懂,但是我们也知道,站在我们身后的百姓同样是我们的亲人,所以我们不能再让亲人惨死在自己的面前了,身为一个天国战士,是时候让他们看看我天国将士的勇气了,要让北硕的这些人偿命,有谁愿意和我一起报仇血恨。”

  张孝全话音一落,上百名将士纷纷响应,道。

  “我愿前往。”

  “我愿前往。”

  ……

  张孝全露出一个微笑说道:“好,好,不愧是我天国的勇士,今天就算是战死至一人,也要让北硕人看看我天国将士的尊严。”

  “出发!”

  “等等!”阎庭江突然叫住了张孝全等上百人,来到一个战士面前,询问道。

  “你叫什么,多少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