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婢奴传

第23章 兵临城下,大义灭亲

婢奴传 秀莊 2298 2018-01-01 17:23:49

  阎庭江看到众将跪在自己的身前,衷心可鉴,心中升起一丝酸楚,上前一一将众将扶起。

  “各位将军,能有你们这些忠心耿耿的部下,值了,但是,你们为我卖命,我也该为你们做些事了,架台上的那些都是你们至亲之人,这是我唯一能为你们做的事。”

  “侯爷!”

  众将再次叩首,道:“末将愿为侯爷鞍前马后,誓死不辞。”

  阎庭江突然大喝一声,有些怒气,大声喝斥道:“你们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你们哪个不是妈生爹养的,我岂能让你们的亲人惨死在你们的面前,我做不到。”

  “侯爷,不能降啊!”众将异口同声的说道。

  阎庭江忽的一拍城头砖,愤怒而道:“我意已决,无需再言。”

  众将与阎庭江各执己见,不知不觉间竟又过了一个小时,与此同时,城下央禾木提起胯下玄兽战狼的缰绳,大喝一声,对着城墙上的阎庭江喊道。

  “侯爷,怎么还没想好呢?”

  随后,大手一挥,一人走到木架高台的最下面一层,拿起大刀就朝着一个百姓的头颅斩了下去。

  “唰!”

  “住手!”阎庭江眼睁睁的看着城下被俘虏的百姓就这样惨死在自己的眼中,而无能为力。

  央禾木不屑道:“想必你们也看到了,现在是百姓,还有两天时间,就到第二层,这些人不用我多介绍了吧。”

  随后央禾木又放大了声调:“天国的战士们,看看这中间一层都是什么人,你们的父母妻子都在我的手里,其实我也不想走到最后一步,但是,这就要看你们侯的意思了。”

  阎庭江看着最底下的百姓一个个的死在屠刀之下,虽说是普通百姓,但是依然心如刀割。

  “央禾木,只要你放下手中的刀,我愿意答应你的条件。”

  央禾木大笑一声,道:“好,很简单,天国气数已尽,你没必要为其卖命了,只要你把北城交出来,我不会再伤害百姓,但是,如果你再执迷不悟,就休怪我刀下无情了。”

  阎庭江早就做好了打算,心里下定了决心,对着众将士大声喊道。

  “北城的将士们,我知道你们不愿去放下武器,但是,我身为你们的统帅,我不能让你们的亲人死在你们的面前,我央央天国,竟无一人肯出手相助,所以,我决定了,弃城!”

  “弃城?”

  短短两个字说的轻松,但是,阎庭江要说出这两个字是需要多大的勇气,这已经不仅仅是骂名那么简单了。

  张副将第一个跪在阎庭江的身前,说道:“侯爷,不能弃城啊!”

  身后大小众将士齐声劝阻,道:“侯爷,不能弃城啊。”

  “不能弃城!”

  众将士在墙头跪在阎庭江的面前,衷心可见,奈何阎庭江目光里却是城下百姓,还有那些将士们的亲人。

  张副将看到阎庭江的眼中饱含泪水,自知是城下的那些人阻碍到了侯爷的决策,跟随侯爷那么多年,张副将知道侯爷就算是战死也不会投降的。

  但同时,侯爷也是一个爱兵如子的好统帅,所以,这些年北境将士越来越壮大,谁都愿意替侯爷办事。

  张副将慢慢起身,取下身后的那把铁弓,那是一把极其漂亮的弓,通体红色,弓身是千年玄铁打造,弓弦传说是龙筋所成,又名换作是龙血弓。

  只看到张副将慢慢的来到侯爷的侧后方,随眼望向城下高架木台。

  阎庭江没有回头,只是这样看着高架木台上中间一层的一个少女,说道。

  “张副将,你看,你的女儿正直大好年华,我若出战,从此岂不被天下人耻……。”

  阎庭江话音未落,张副将已经取得一只羽箭搭在龙血弓上,拉满了弓,而那箭指却是木架台中层的那个少女。

  张副将眼中泪水模糊,仿佛看见了那少女的微微一笑,仿佛在说道。

  “爹,我不怪你!”

  “咻!”

  一只羽箭从阎庭江的右耳旁毫无征兆的飞了出去,只片刻间,便来到少女的胸前。

  阎庭江上一刻还在感叹此少女的大好年华,这一刻却如一只羔羊被狠狠的宰杀,其身前大片的血红,赫然的出现在阎庭江的眼中,大怒道。

  “是谁,是谁放的箭?”

  张副将将龙血弓呈在阎庭江的面前,说道:“我已经杀了小女,恳求侯爷看在城中千万百姓的性命上,不要再下弃城令!”

  阎庭江一脚踹在张副将的胸膛大怒道:“虎毒还不食子,你怎么能下的了这个手!”

  张副将被踢的连滚带爬,再次跪在阎庭江的面前,脸色如常,但无人知道他内心的痛苦。

  “只要侯爷不下弃城令,保北城百姓安宁,我张孝全任凭侯爷处置。”

  阎庭江怒在心中,再道:“来人,把这个心很的人拖下去,仗毙!”

  “是!”阎庭江身后的两个侍卫正要拖走张孝全,没想到又有十几个将士手持弓箭来到城头。

  满弓带箭,直指各自的亲人父母,十几只羽箭在空中发出悲凉的箭鸣,同时那也是这些将士心中无法诉说的伤。

  这十几个将士放出羽箭的一刹那,已不忍去看死在自己手里的亲人是什么模样了,扭头就跪在了阎庭江的面前,齐声喊道。

  “末将愿追随张将军而去。”

  “疯了,你们都疯了!那是你们的父母儿女啊,你们……。”阎庭江怒气攻心,按耐不住心中气氛,差点晕厥过去。

  扶着城头,阎庭江慢慢坐下,看着这些与自己出生入死的将士们,心中生出许多感慨。

  “你们怎么那么傻?就算你们把架台上的人都杀光了,硕国的人也不会放过天国百姓的。”

  此时城下已经哗然,央禾木骑座在一头战狼之上,嚣张之气尽露。

  央禾木提起缰绳,对着架台一层的百姓,大笑一声,道。

  “天国的百姓,你们看到了吗,这就是你们天国的将士们,他们就是这样保护你们的,你们想想,他们连自己的亲人都敢杀,你们还有多少时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