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婢奴传

第6章 临门受令,外敌直捣空城(2)

婢奴传 秀莊 2032 2017-12-15 23:46:03

  听到司徒云倾的建议,皇帝立刻警觉了起来,暗暗在心里揣摩着。

  “四方诸侯各自佣兵三十余万,近些年又招兵买马,如今至少也有四十万之众了,这宫城中百万兵力是最后的本钱,如果都调了出去,宫城岂不没有护卫了。”

  思考良久,皇帝才说道:“司徒爱卿说的有道理。”

  随后又对着萧战说道:“驸马,你可以把宫城里的二十万大军调走。”

  “二十万?”

  萧战也算是知道了这个一国之君的肚量了,微微一笑,拱手道。

  “皇上,这些是您的护卫兵,末将并不需要一兵一卒,有四方诸候在我身边,我还能有什么事呢?”

  萧战说完,又转头对着四方诸侯反问道:“各位说是不是啊?”

  平南王等人相互看了看,只是微微一笑,然后就见镇北王阎庭江回应道:“驸马,你放心,本王保证又我在敌人一根毫毛都碰不到你。”

  平南王见阎庭江率先拉拢萧战,知道其用意,无非就是为了壮大他在北部的实力。但是,阎庭江忽略了一个问题。

  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阎庭江这般着急无非是惹得一身麻烦。

  故平南王李延,以及平西王万浦城还有镇东王杨闲陵都并没有急于表态,反而在内心里觉得有些高兴,虽然他们都很想拉拢萧战,但他们都知道,接下了将军令的萧战并不是最好的拉拢时机,反而是一种隐患,万一不成功,连累的可是几十万大军。

  这时,司徒云倾上前参议道:“诸国挑衅我天国权威,李老将军身经百战,更有其子李伯良辅助,南部无忧,而北部只有阎老将军坐镇,依微臣之见,驸马不如就助阎老将军一臂之力吧。”

  可是,萧战并不是这么安排的,道:“北国不敢轻易打进来,到时他们孤军深入,想要出去就很难了,如果他没有和其它……。”

  萧战话没说完,就被皇帝打断,道:“司徒爱卿说的有道理,阎老将军年事已高,需要驸马多多支持,就这么说定了,其他的部署就让驸马权全负责了。”

  “可是,皇上……。”

  “就这么决定了,不必多言。”

  北部离宫城快马也就一天之程,是四部中离宫城最近的,如果宫城有什么紧急危机,北部可以第一时间支援,想到此,皇帝当然觉得再好不过了,既可以不用调走宫城上下百万士兵,也可以第一时间把自己的女婿叫过来,这无疑是加了双层保障。

  萧战轻叹出一口气,也只能听于皇命了,四方诸侯听到了却也是有喜有悲。

  “事不宜迟,出发吧!”平南王问到萧战。

  萧战定了定隐身,说道:“这次的骚扰确实来的蹊跷,我主张平南王的不战之策。”

  随后一声令道:“众将听令!”

  各大小武将俯身领命,只听萧战的安排事无巨细,就连最细节的问题都照顾到了,比如伙食营养,还有很有可能出现的好几种情况都考虑到进去了,完全不像是一个二十左右的样子。

  “末将领命!”

  众将得到命令后,纷纷快马加鞭出了城,不过有些将军一出了宫城就放慢了脚步,刚刚的那种事情紧急的样子都没有了。

  “不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吗,凭什么命令老子,老子打战的时候,他还在尿床呢。”出了城的一个中年将军骑着马晃晃悠悠的说道,语气中满是不服气的样子。

  与之并驾的也是一中年男子,看得出来他们确实是经历过不少战事的人。

  “你还别说,别看他只有二十有余,听说他是玉墟山出来的,而且是以第十名功满下山的,对驾驭玄兽颇有研究呢!”

  另一男子不屑的说道:“那又如何?不就是学了一点玄术和会一点训练畜生的方法吗,打战讲究的是排兵布阵以及心里战术,学那个能有什么用?”

  “你还真别说,听说玉墟山出来的人最不济的都能以一敌百,这第十名,以一敌好几百应该不成问题,甚至以敌千都有可能,我们这种货色恐怕都不够人家动一个手指头的。”

  “有那么夸张吗,要是有那么厉害,是个人不都想上去了?别吹了。”

  这男子继续说道:“我了没吹,你了别小看这第十名,整片大陆前十名也只有天国上榜了,什么北国南国能有人排进百名就不错了。”

  “既然萧战是第十,那还有前九个人呢?”另一男子问道。

  “这就不得而知了,听说那九个人有的死,有的飞升!”

  “飞升?你说的是成仙?”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还是再次问道。

  “不错,不过也听说根本就没有那九个席位!”

  “切,说了半天还是再讲故事,怎么可能会有人成仙,要能成仙,我还打什么战,早就上山拜师过神仙日子了,谁还愿意在这水深火热的日子里。”

  那男子摇摇头说道:“你想去,还的看人家要不要你。”

  “怎么说,不就是花钱吗?”

  男子敷衍的一笑,摇头道:“钱不是万能的,你想去玉墟山,首先你得找到才行!”

  “你告诉我,我去找,总有一天会找到的。”

  “可是我也不知道在哪里,但我肯定一定有这个地方,因为我的祖上留下的一本书记载到过,奇怪的是玉墟山它没有具体的地址,也没有具体出现的时间。”

  听着这玄乎的样子,这明显是在说书啊,越听越可笑,男子再不听他说了,于是拍马加快了脚步往北方赶了去。

  “快走吧,别编故事了,再不跟上,驸马爷就要给你编故事了。”

  两骑飞过,地上扬起一层黄土,模糊了刚刚两人的背影,但是,当尘埃落地,却露出了另外一个身影。

  这背影挺拔如松,身材健硕,白发束肩,看着像是个老人,看着那离开的两个将军的背影,默默的叹了一口气,道。

  “唉,人啊,有些时候少知道点还是对自己有好处的。”

  “呼!”

  一阵清风吹过,这个白发老者竟消失在了原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