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生活是个圆

第四十四章 飞来横祸

生活是个圆 风聆落花 1985 2018-01-13 17:32:01

  风聆语回到家里,还没有把白天的事情完全全的消化掉。姜以轩的那个拥抱,还是让她想到了很多。她了然在年轻时,他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小语竟然发现自己对于姜以轩已经没有那种发自内心的爱了,如果非要说出一种感情的话,可能更多的是朋友之间的那种关心,或许他可以当自己一辈子的知己。

  小语没有把自己跟姜以轩见面的事情和赵一凡说,她不想惹来无端的猜忌,就让这件事情留在她的心里吧。

  父母在外面旅行了半个月之后,终于又回到了上海。玩儿的挺开心,多日来的奔波,让母亲脸上还是带着些许疲劳。

  又到父亲的66大寿了,风聆语这次做的饺子却比上次高明得多。个个大小均匀,为此还受到了父母的夸赞!可不管千好万好,最终还是没让父母在上海留下,他们也就在这儿停留了两天,便风尘仆仆地赶到海南去了。

  父母打电话给自己报了平安,知道海南现在依旧是温暖如春,风聆语悬着的心也就落回到了肚子里,生活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轨道上。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风聆语以为生活都已经平静了的时候,飞来的横祸,搅乱了这原本的平静。其实,从那一天起,改变的不只是风聆语,更多的还是小语的父亲……

  清晨,风聆语依然早早地去上班,学生出书的作文稿还有好多篇需要校对。她想静下心来看看这些稿子,却总觉得心里乱乱的,说不出理由,可她就是觉得不自在。这个时间的办公室里并没有几个同事,还没到上班时间。猛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听上去十分刺耳。

  平时小语的手机并不常响,更何况现在才八点刚过一点点。她不太习惯的从包里拿出了手机,看到来电上面显示的名字竟然是父亲,她愣了几秒钟,心里琢磨着:父亲这么早给自己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吗?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了她的心头,她赶紧按了接通键。

  电话那边的父亲说起话来有些吞吞吐吐:“小语,给你打电话是想告诉你一件事……你妈妈昨天游泳的时候突然间就不会动了,可能是突发脑出血,现在我们已经住在**医院了……住院手续已经办完了,医生说再观察一下……估计今天早晨就可以排到床位了……”

  父亲在那边说话时,故意显得很淡定,可风聆语就是听出了不一样的滋味:“老爸,就你一个人在那儿吗?”

  “没事,昨晚有邻居跟着过来,早上我都让他们回去了,一会你赵姨可能过来,(赵姨是妈妈在海南的好朋友),都已经安排好床位了,一会儿就可以住进去了。就是告诉你一声这个事情,你们也不用太担心。”父亲一个劲儿的在那边强调着没有事情,可越是这样,小语心里越没有底。小语太了解自己的父亲了,如果不是很严重,他是不会给自己打电话的。

  “老爸,我现在就请假过去。”听着父亲说的话,小语再也坐不住板凳了。

  “大老远的你就别折腾了。我就是告诉你们一下,如果有什么事情,我再及时给你们打电话。”父亲是用心良苦的,他是想一个人支撑这件事情。

  小语听到这话却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她怎么能不知道父亲的苦心呢?“爸——老妈醒了吗?”

  “还没有……”

  “她到现在还没醒,你还说不让我过去,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是不是想让我后悔一辈子?”风聆语有些生气,一边说着,一边就在电话这边抽噎了起来。

  “小语,别这样,有什么事情,我观察好了再给你打电话。也许你妈妈上午就能醒过来了。你那边又有孩子,折腾这么老远,可怎么办呢?”父亲还是执拗地劝着小语。

  “爸——孩子现在没有什么事情,可是我老妈到现在还昏迷不醒呢。当年你颈椎做手术的时候,在手术室里六个小时没出来,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我那时候都要后悔死了,如果你真的下不了手术台,我是不是得愧疚一辈子?现在我老妈有病了,你还不让我去,还想让我愧疚吗?”风聆语在这边有点歇斯底里地跟父亲喊着——这是留在她心里永远的痛。

  当年父亲做颈椎病手术,为了不耽误孩子们的工作,竟然没有让自己和妹妹陪同。那时也是自己年轻不懂事,就让母亲独自带着父亲到上海去做的手术。手术那天,父亲的糖尿病和高血压都犯了,三个多小时的手术,用了六个小时,还没有出来。

  风聆语在这边,一遍又一遍地打着电话,她甚至都听出母亲在电话里的绝望。那时她的肠子都悔青了,她在学校的操场上一圈一圈地走着,最后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担心,竟失声痛哭起来。自己平时所谓的孝顺就是这样来做的吗?工作重要还是父母重要?那种痛是刻骨铭心的,她永远都忘不了。

  后来,母亲回来,轻描淡写地说起了自己和父亲在上海做手术时有多么不容易,第一天没有人照看,她连上洗手间的时间都没有。医生说要观察仪器,母亲就眼睛动都不敢动地看着重症监测仪,生怕那上面的心电图变成一条横线。后来,请了个护工,说尽了好话,生怕人家不尽心。听着母亲说起的场景,小语的心都快碎了。养儿防老,那时小语就给自己定义成了一个不孝的女儿。

  今天一接到父亲的电话,风聆语就想起了当年的事情,想起了那心痛、后悔的感觉。她绝对不能让历史重演。如果母亲真的是没有问题,那当然是更好啦,自己过去了,至少也可以帮着父亲在医院照料几天,万一……她想都不敢想,就在那不停地哭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