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冰山校花有点难撩

第四章:我真的是第一次

冰山校花有点难撩 星空白翼 1255 2019-02-01 12:59:12

  当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想为她做任何事情,当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的心中,除了她,什么都放不下。

  柳羽白知道自己与刘一龙的差距,当然,也知道在这么耗下去,没有任何意义。总有一天,我会超越你们所有人,不会被你们看不起。

  “柳羽白,不管是不是我的人先挑衅的你,你都应该向我们道歉懂吗?”

  “这倒是新鲜了。”

  说完,柳羽白没有理会学生会的其他人,独自向门外走去,发生这种事情,已经没有任何胃口了。而李洁雪自始至终,没有说任何话,甚至,都没有正眼看柳羽白。而这些,却被柳羽白全部看在了眼里。

  刘飞龙也好,其他人也好,无论看柳羽白都无所谓,可偏偏是李洁雪,令柳羽白很心痛,痛的想哭。李洁雪,难道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喜欢一个人,不管她做什么,自己感觉她做的对,可唯独伤害自己,却怎么都接受不了。最可怕的,不是直接的伤害,是若无其事,是装作不知道,不认识,这是最直接的伤害。柳羽白什么都不怕,可今天看到李洁雪的第一眼,心跳明显加快,而发生了这样的一场事情之后,柳羽白的心,很痛很痛。柳羽白不希望李洁雪能对自己有多好,但也绝不希望从此是陌生人,甚至,连陌生人都不如。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因为种种原因,种种误会,种种的阴差阳错。我和她呢,未来又会怎样呢?

  独自回到宿舍,站在窗前,望着远处的风景。为什么我会这么不争气,会喜欢一个只见过两面的人,会喜欢一个全校都喜欢的人,都喜欢一个永远不可能和自己在一起的人。

  “你怎么在这,我在食堂找你半天,靠。”

  只见,白杰拿着两份饭菜,一进宿舍就气势汹汹的。

  “有点小意外,先回来了。”

  “行了,我都看见了,我当时在旁边呢!”

  “额,这一幕,为什么似曾相识呢!”

  “行了,吃饭,吃饭。”

  白杰将饭放在桌子上,饭菜很丰富,还有烧鸡。柳羽白也是很无奈,这些,学校食堂可以买到吗?

  “白哥不错啊,午餐都有烧鸡了。”柳羽白说完就向烧鸡伸手,却被白杰拦下了。

  “烧鸡是我的,你的是那一份,土豆盖饭。”

  …………

  “我靠,为什么你是烧鸡?”柳羽白很是无奈啊!

  “你不是说随便吗?有土豆就成。”白杰也是理直气壮。

  “你也太实在了吧!”

  “哪有你实在,直接找校花表白。”白杰一脸坏笑。

  我为什么突然很想打他,真的很想。柳羽白心中已经波涛汹涌了。

  “呵呵哒,你真是我的好兄弟啊!”

  “呵呵哒,一般一般。”

  柳羽白也不和白杰纠缠,拿着自己的饭菜就开始吃起来。白杰看着柳羽白,这个家伙,真不吃鸡了?“你不吃吗?”

  “不用,我有土豆就够了。”

  “生气了?”

  “我是那种人吗?我心眼很大的,你吃吧!”

  白杰也不啰嗦,把烧鸡放在柳羽白面前,坐在他对面也吃了起来。“赶快吃,吃完,哥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去了就知道了。”

  “一个大男人,神神秘秘的。”

  帝京大学位于城市的边缘,可学校的外面,却依旧的繁华,只因为这个学校有身份的人,太多太多。

  柳羽白和白杰吃过饭,简单收拾了一下。

  “到底去什么地方,白杰。”

  “去了就知道了,相信我,去过一次,以后,你绝对会去第二次的。”白杰依旧一脸神秘。

  “提前说好,灯红酒绿的地方不去。”柳羽白也是一脸嫌弃。

  “行了,哥不是那种人。”

  很难想象你不是那种人;柳羽白也是一脸无奈。

  A市的汽车站位于帝京学校的南边,城市的最中央,丝毫不压于火车站的规模。

  一辆出租车随即而来。柳羽白率先下车,脸色异常苍白。没办法,从小都不怎么坐车的柳羽白,今天到了车上才发现自己晕车,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晕。感觉中午的饭,都快吐出来了。如果可以重新来过,柳羽白绝对不会坐出租车。不科学啊!自己经常坐公交车,没有晕过啊!

  “柳羽白,你晕车你自己不知道吗?为什么不早点和我说呢!”

  “我如果和你说我从来没有坐过出租车你会相信吗?”柳羽白说出这句话,感觉异常的丢人。

  “我相信。”白杰却是一脸什么都懂的样子。

  “我靠,你这是看不起人还是作为兄弟相信我?”这家伙,一直都是叫人这么讨厌。“没有,分析而已,你的被子都可以有补丁,很难想像你会舍得花钱打出租车。”

  柳羽白的怒火,其实已经很大了;看在他请我吃饭的份上,我就不打他了。

  …………

  “搞了半天你就带我来汽车站?这就是你说的好地方?”

  “不是好地方吗?”

  “呵呵哒,是好地方,我得谢谢你,叫我清楚的知道,自己原来还晕车。”

  “行了行了,我经常来这里,放心,出事哥帮你。”

  “有事就赶快做,下午还要上课呢!”柳羽白看了看手机,催促着。“下午的课就不上了,走进去买票。”说完白杰就向车站里走去。

  柳羽白却站在了原地,不知在想什么。白杰走着走着也发现了不对,回过身盯着柳羽白。晕车这么严重呢?

  “喂,走啊!”

  “我从上学到现在,一次课都没有逃过。”柳羽白一脸认真的回答。白杰终于忍不住了,靠,这家伙是从一百年前穿越来的吗?这个消息对于白杰来说,比起柳羽白没有坐过出租车更惊讶。

  “真没有逃过课?”白杰还是不相信,这都什么年代了。现在的学生不逃课,是学生吗?

  “没有,如果算上这一次,这是第一次。”

  “你还有什么是第一次的?”白杰突然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

  “我那个,”柳羽白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白杰堵上了嘴。“看你外表这么纯洁,你思想怎么这么龌龊呢!”

  “怎么龌龊了,算上刚刚,我第一次坐的出租车啊!”柳羽白也是很无语,白杰这家伙突然堵我嘴干嘛?

  这次轮到白杰很郁闷了,原来是自己想多了,也对,柳羽白这种人,怎么知道我的言外之意呢!在说了,一个大男人,不在也很正常!

  “那个,我的初吻还在,那方面也是第一次。”柳羽白突然又补充了一句。

  …………

  柳羽白,我tm打死你。是的,白杰真的很想打死某些人。白杰忍着一肚子的火,拉着柳羽白向车站走去。

  “喂,我真的第一次逃课。”

  “闭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