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不曾被遗忘的时光

那不曾被遗忘的时光

雨歌哥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7-11-22上架
  • 4181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相逢—初识五零九

那不曾被遗忘的时光 雨歌哥 3226 2017-11-21 22:35:59

  第一节

  “是谁在敲打我窗

  是谁在撩动琴弦

  那一段被遗忘的时光

  渐渐地回升出我心坎

  是谁在敲打我窗

  是谁在撩动琴弦

  记忆中那欢乐的情景

  慢慢地浮现在我的脑海……”

  电脑里响起蔡琴《被遗忘的时光》,典雅醇厚的女中音在房间里萦绕,一束束阳光透过窗户,洒落在书桌上,书桌的电脑显示屏停留在“文学院十周年聚会方案”的画面。汪逸文懒洋洋的躺在床上,手里拿着一叠照片,一张张地翻着,看着入了神,思绪一下子飞回到了十年前。蔚蓝的天空挂着一片片的云朵,仿佛唾手可摘。蓝色的海水与白色的沙子在欢逐,长长的海岸线上种着一片片的椰树林,大片的叶子被海风吹得不停摇曳,沙沙作响。远处的海面上好几只长着红色嘴巴的海鸥在翱翔,时而在高空中翻飞,时而又贴着海面掠过,仿佛在向海滩上游玩的人儿展示着它们娴熟的飞行技术。

  这是一个奇怪的城市,汪逸文从踏进这个城市的一刻起,坐上接送新生的校车,一路上都是看不尽的椰子树。这就是Z市,一个南国城市,南方战略重镇,远处还有几艘白色的军舰停靠在海港里。

  校车在写着“**师范学院”几个金漆大字的门口停下来,汪逸文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下了车。一同坐校车的女生,一下车,被等候已久的学长一个个主动迎了上来,满脸笑容地帮忙着拿行李,谈笑风生。他们竟然没有一个人会错误地跑到同一个女生面前去拿行李,不知道是事先商量好的,还是心有灵犀。看着身边的女生一个个被学长们接走,剩下几个男新生张大嘴巴在那里愕然。

  “真他妈的现实。”汪逸文在心里愤愤不平的骂了一句。几个男生就这样跟着校园里的指示标志向前走着。

  走了没多远,校道上走来一个女生。“你们怎么全涌到接女生去了啊,也不留个人给这帮男生带个路。”她对着前面那帮给女新生拎行李的男生说道。

  “我是你们的学姐,跟着我走。等等去到了大本营就会有你们各个学院的学长学姐带你们办理入校手续的了”。学姐走到跟前对汪逸文这几个男生说。

  汪逸文他们几个拖着沉沉的行李跟着那个扎着马尾的师姐向前走着。拉着行李走了好久,约莫半个小时,还没到达目的地。“学姐,还得多久啊?没有个尽头啊。”汪逸文不耐烦地抛出一句话来。

  “还有十分钟吧。刚才忘了告诉你们了,校道长是这个学校的一大特色。”听完学姐的话,汪逸文差点没有晕死在地。

  走了好久,一栋栋砌着红黄白相间瓷砖的校舍映入眼帘。而在靠近校舍的两边校道摆满了各个学院迎接新生的摊位。汪逸文找到了自己的学院——文学院。

  交录取通知书、学费单、档案,办理校园一卡通,一切工序在学长的指领下,有条不紊地进行。汪逸文在文学院的摊位前办理各种手续的时候,他注意到同在文学院摊位前的一个小个男生。那么多人,为什么单单注意了他呢。因为他特别,特别得来有点扎眼。这个头顶着一头短短的微卷头发,伴着只大大的耳机在头上,脑袋跟着音乐有节奏地晃动。一张娃娃般的脸庞,配上白皙而光滑的皮肤。没错他是男的,一个日系打扮的男生,皮肤白得比摊位前所有女生都要白,比化妆了的女生的脸都要白。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竟然有男生比女生的皮肤还要好,还要白。汪逸文没有想到在这所大学里面长了见识。后来他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人还会是他的舍友。

  汪逸文离开熙熙攘攘的人群,跟着学长去找属于他的宿舍。走过这条长长的校道尽头,右转来到三栋贴着全是红褐色瓷砖的宿舍楼下。这是三栋刚建起来的楼房,为什么说是刚建起来呢?宿舍楼下还还留着刚种上的草坪和树木的痕迹,还有没来得及清理掉的沙、石。这三栋楼连在一起,呈横着的“日”字形,可相互贯通。

  汪逸文跟着学长走进了中间那栋的楼梯,一路上到五楼,来到了一个贴着“509”字样的门前。

  这就是他即将开始过上集体生活的宿舍,这就是他即将住进的小家庭。

  第二节

  门半开着,汪逸文推开门往里望。宿舍右边是安放床的地方,上下两排,共六张。左边是一排桌子连在一起,只是五张,还有一张一摸一样的桌子单独放在了靠近门口的位置。桌子下部分是摆放电脑用的,上面是书架,有三排格子。书桌和床之间只剩下一条不到一米宽的过道。门的后面是衣柜,上下两层,也是六个。长长的书桌和衣柜之间,间隔了一条小小的通道,往里走去,中间是洗漱处,左边的房间是厕所,右边房间是冲凉房。

  “欢迎入住我们的豪宅。”汪逸文听到头顶方向传来声音,立即把还在宿舍构造上的停留的目光收回来。抬头看见靠近门口位置那张床的上铺,一个梳着三七分头的人正对着一面小镜子,两只食指使劲挤压那张脸。在脸部经过一阵扭曲变形后,他的指甲上挤出一粒白色的米粒状的东西,脸上随即鼓起一个小包来。他轻舒一口气后,露出胜利的微笑,满心欢喜从镜子前移过脸来说:“床位是先到先得的,除了已经名花有主的三张床,剩下的你随便挑吧。”

  已经有三张床有人了?汪逸文目光再往那几张床上移,果然看到了另外的两个人。三七分头发男生的下铺,一个胖乎乎的人拿着一本合订版《电脑报》盖住了整张脸,胸扣以下盖了被子,以至于从门口外看不见。中间床的下铺,一具巨型的躯体横卧着,那穿着篮球鞋的双脚还伸出床沿半截来。他们对汪逸文的到来没有丝毫的反应。

  “我就选这个桌子和这张床吧。”汪逸文走到过道的尽头,把行李放在了最后一张书桌和最后一排床的上铺。

  “铃铃铃……”突然一阵闹铃响起,那具横卧的躯体突然弹簧一样弹起来。他站在汪逸文跟前,让汪逸文瞬间有点被俯视的感觉,足足比他矮了一个头。“你好,我叫汪逸文。”汪逸文微微仰着头。

  “木子李,‘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诗句各取最后一个字,本人李杰雄是也。我要去打球了,失陪。”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人就早已没了踪影。

  这名字够霸气,连歌颂西楚霸王的诗句都用上了。

  “我叫罗一维,我的下铺是梁少佳。”刚才正在挤痘痘的就是罗一维,他在介绍自己的时候顺道把下铺也给介绍了。看来他们已经混熟了。

  梁少佳探出半个头来,对着汪逸文礼貌性地笑了一下,又继续看他的书。

  汪逸文拿着抹布把自己的床板、桌子、衣柜都抹了一遍,一张干净的湿抹布瞬间沾满了黑黑的灰尘了。

  三个人各自忙活自己的事,没有多余的交流。

  不知道过了多久,走进来一个成熟的男人。不,是两个人,前面那个男人的后背还跟着一个脑袋挂着耳机的男孩。那张白皙的脸,汪逸文永远不会忘记,却说不是在迎新摊位碰见的那个男孩还有谁。

  走在前面那个男人梳着精神的头发,挂着一副黑边框蓝色镜片的眼镜,一件黑白相间竖条纹的衬衫,配上一条黑色休闲裤,脚蹬着一对黄褐色的皮鞋,后面还拉着一个行李箱。

  罗一维一看这个架势,立刻辨明了境况。“学长,辛苦你了,帮忙我们的同学拿行李。”他看这个男人的派头,料想是帮忙学弟拿行李的学长,便狗腿似的跑过去。

  那男人停顿一下,轻轻点了点头,拉低眼镜看了他一眼,继续拉着行李箱往里走,在汪逸文的下铺放下行李。而那个白皙的脸在后面跟着走,却在中间床的上铺放下了行李。

  罗一维瞬间想明白了点事。他恨不得把自己的双眼挖下来,真是瞎了狗眼,他心里这样想。

  “我是叶树生,谢谢刚才那个叫我学长的同学。我和你们是同班同学。我只是稍微比你们成熟稳重了那么一点点。”那个成熟的男生略显自信地说。他走到那个带着耳机摇头晃脑的白皙脸前,用手指戳了下他的胳膊。

  白皙的脸停顿了摇晃,看着他诧异地摘下了耳机。“你不介绍一下?”成熟男人继续追问。“李毅,跟足球明星李毅同名。恩,说自己护球像亨利的那个。”叶树生看着这个说话一戳一戳的男生,用一个“哦”来回应。

  罗一维被叶树生点破了尴尬,恨不得找个裂缝钻进去,这个丑丢大了,竟然无言以对。

  至此,床位大家都选好了,书桌大家都是基本按照对应床位的顺序来定下来的。只有梁少佳就近选了紧挨着他床边的靠近门口的那个书桌,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拿什么东西都是举手之劳,唾手可得。

  整个宿舍陷入一阵沉寂,各人低头做自己的事。

  突然,一直篮球从门口滚了进来,紧接着一尊高大的身影闪了进来,不是李杰雄还有谁。

  “你们吃饭了没有?我们一起去吃饭吧。”他没有理得上大家在干什么,更没理会大家愿不愿意。在身影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声音同时脱口而出。

  至此,五零九全体人员都就位了:汪逸文、罗一维、梁少佳、李毅、李杰雄、叶树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