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甜宠:亲亲老公等等我

豪门甜宠:亲亲老公等等我

安婧瑶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7-11-28上架
  • 8928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豪门甜宠:亲亲老公等等我 安婧瑶 1585 2017-11-28 11:37:56

  “张子萱,你最好别让我再警告你一次,不要乱动我的身体!”男人略显沙哑磁性的嗓音在张子萱耳畔响起。

  “哎呀,都老夫老妻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不让我动,我还不是动了,你能怎么样!”张子萱说完,又在男人身上揩了一把油,随后叉着腰,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男人一个旋身,将她搂入怀中,顺势把她压到床上,一番耳鬓厮磨之后,张子萱恢复理智,将身上的男人一脚踹开,紧紧抱着自己的身体,一副抵死不从的样子,“大爷,今天不行!人家身子不方便。”

  男人哭笑不得,忍着欲望坐起身,他到底是拿这个小女人没有办法。

  当初,以为她和其他女人一样,流连在很多男人中间,就是为了得到自己应得的利益,可后来他发现自己错了,这个小女人只是巴着自己不放,这让他很头疼。

  男人在张子萱额头上落下一吻,“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呢?”声音轻柔,似要将她整颗心、整个人都融掉一般。

  “林萧迦,你别恶心巴拉的!”张子萱吐了吐舌头,佯装反胃。

  林萧迦突然很怀念,这句话,她在很久很久以前,与自己初见的时候也说过吧……

  手机在这个时候‘嗡嗡’响起,林萧迦看了看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正在考虑要不要拿起来接听。

  “怎么,不敢接?不就一个老情人嘛,我还不至于吃醋。我的老情人不也一抓一大把!”张子萱说着,起了身走到梳妆台前坐下来,翘着二郎腿看他。

  这个女人,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林萧迦伸手拿过手机接起来,声音冷淡疏离,“喂!”

  “喂,是萧迦吗?”电话那头,女人甜腻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让林萧迦才灭掉的火又燃了起来。

  张子萱觉得恶心,薛婷这女人可真作!

  薛婷是林萧迦的前女友,说好听点是老情人,说不好听的就是林萧迦的老**。

  林萧迦有些心不在焉的听着电话,不时哼哼两声以作回应,不时抬眼看看坐在梳妆台前的张子萱,还说不吃醋,不吃醋的话,为什么要臭着一张脸,那一张嘴都能挂酱油壶了!

  说实话,林萧迦心里有些雀跃。

  当初,他就是喜欢上了她的这股傲娇劲。

  好一会儿,林萧迦才挂掉电话,听了半天,一句重要的话也没有,只有一句是有用的,就是何修杰要回来了。

  挂了电话,林萧迦慵懒地倚在床头,“听说,何修杰要回来了!”

  张子萱的眼睛突地就亮了起来,像捡到一地的金子,“修杰哥要回来?!真的?他回来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张子萱说完,不高兴地撇了撇嘴。

  这反应,是林萧迦意料之中的。

  “林张子萱女士,请你清楚明白的知道,你现在是有夫之妇!”

  “我和修杰哥是青梅竹马,就是要算谁是第三者,那也是你!”张子萱说得理直气壮。

  林萧迦气结,但表面仍是不动声色,这要换做原来的自己,这要换做是其他女人,他可能早就把她扔出林家了。

  可是,她是张子萱!他拿张子萱丝毫没有办法。

  “那好!张子萱小姐,我们离婚吧!”

  “好啊!我们离……慢着,慢着,你说什么?离婚!你休想!”张子萱没料到林萧迦会这么轻易说出离婚两个字,激动得从座椅上跳了起来。

  林萧迦浅笑,挑了挑眉,意料之中的反应,“张子萱小姐,这不是你想要的?离婚了,自然就能和你青梅竹马的修杰哥在一起了!为什么不乐意呢?难道是舍不得我的庞大家业?不过是签两个名字的事情,我现在就可以叫我的律师准备好离婚协议!”

  这,什么逻辑?她才不稀罕什么庞大家业,难道庞大家业能当饭吃吗?好吧,确实林家的庞大家业可以保她下半辈子吃穿不愁,可是,她爱的是他,不是他的家产!慢着!他,是不是吃醋了?

  “不说话可就代表默认了!我马上叫律师去办这件事。”林萧迦说着,拿起手机开始拨号。

  “喂!你这样,人家明天就会成为市里的头条了,上面写着:豪门总裁夫人林张氏成为下堂妇。你忍心吗?怎么说,也该是我提出离婚吧……”那才有面子啊。张子萱上前按住了他正要拨号的手,吐了吐舌头,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说出最后那句话。

  她看了看林萧迦脸上的表情,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他有什么不忍心的,他曾经为了要证明那些在他身边转悠的女人是不是真的爱他,居然自编自导一场戏,让每个女人对他都是望而却步,这样的他还有什么不忍心的!

  林萧迦站了起来,将低下头欲哭无泪的张子萱拉入自己的怀中,他身上传来淡淡的古龙水香味,让她觉得安心,这是她一直迷恋的味道,如果有一天,她真的离开他,恐怕会不习惯的吧!

  “傻丫头,要知足啊!”林萧迦微叹了一口气,轻柔抚摸着张子萱如瀑般的黑发,像哄小孩子一样。

  “你说,当初为什么要让我遇见你呢!”张子萱抬起头,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问道。

  林萧迦笑笑,没有答话。

  可能,是缘分吧!本来是那么不相同的两个人,在这红尘俗世中遇见并且爱上,是用了前世多少次的擦身而过。

  那时,她就如小说和电视剧里的愤青女主角一样出现,在他还未来得及思考的时候,就被她‘承包’了。

  —————分割线—————

  郊区,一个废旧仓库中。

  “林萧迦,枉我跟了你那么多年,你居然……”女人前一秒还在想如何咒骂这个无耻的男人,后一秒就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一把小巧的银质手枪抵在女人的太阳穴上,“怎么?怕了?”身后男人的嘴角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可笑却那么清冷,眼底有一抹冷酷。

  “你是谁?林萧迦呢?你把他怎么了?”女人的声音很明显在颤抖着,她怕了,甚至正陷入更深度的恐慌之中。

  “哼,你还关心他吗?刚才不是骂得挺嚣张,挺带劲的吗?”男人捏着女人纤细的脖子,附在她的耳边说道。

  “林萧迦,你这混蛋,到底有多少人想杀你!干嘛还要把我拖下水!可恶。这位大哥,我……我跟林萧迦没有关系的,你放了我吧!放了我,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我有,我都会给你!”女人在极力撇清自己和林萧迦之间的关系。

  哼,郑筱禾,这就是你所谓的爱我吗?原来,也不过如此!

  一旁的林萧迦自然是抱着手臂看着这一幕,不过是自己闲来无聊导演的一场戏,就什么都套出来了,曾经要跟他上天入地、碧落黄泉、生生世世,如今,遇到危险就想自己脱难?女人,都是这样假情假意!

  “郑筱禾,你不是说过要跟我上天入地吗?我给你一千万,现在就跟我一起死!”冷峻平淡的声音从郑筱禾的背后传来,但她能听出这是林萧迦的声音。

  “林萧迦,你是疯了吗!我凭什么要跟着你一起死!你这疯子!大哥,你放了我吧,我保证……”话还未说完,女人就已经瘫倒在了地上,眼睛里不只有恐惧,恐惧中还有无助。

  自己还活着吗?自己居然还活着!刚才明明听见了枪声。

  朱唇轻轻颤抖,眼泪簌簌地掉了下来,他……是不是死了?那下一个死的是不是就是自己了?

  当初自己以为找到了一辈子的依靠,可没想到他却是一颗危险的不定时炸弹,仇家众多,每天都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当然这只是他精心布置的一切,但她并不知道。她害怕死亡,没有谁会不怕死,她不想跟他一起过那种没有明天的日子,所以,郑筱禾想到了逃,想到了离开。可是,还没离开就发生这样的事情,在她的预料之外。

  听说,这种事情在以前也时常发生在这个男人身上,可是每次他都有惊无险,而他身旁的女人一个都没有再回来,但是自己还是在听说这些传闻之后奋不顾身地扑向他,就是为了今后的好生活!有人说那些女人是被匪徒先奸后杀,有人说是因为那些女人背叛了他从而被他流放异地,而更有人说是因为他有特殊的癖好,喜欢将女人放在一间黑屋子里豢养,以备自己的需要……

  不管是哪一种,她都无法在他身边待下去了!

  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郑筱禾的眼泪簌簌地流着,一旁的林萧迦没有一丝动情,只是冷眼旁观着,给旁边的男人使了个眼色,男人上前,将郑筱禾提了起来,恶狠狠道,“你再哭,我保证你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郑筱禾立马停止了哭泣,只是还在颤抖着,她已忘记了求饶,已忘记了自己处在生死边缘,眼神涣散,点不聚焦。

  林萧迦再等不下去,他已经看腻了这样的戏码,抬步朝着废旧仓库的门口走去,郑筱禾看见,挣开了身后男人的手扑上去,“林萧迦,你没死?林萧迦,你这个混蛋!我诅咒你,诅咒你这辈子都不会有人真心真意喜欢!你把别人当玩物,迟早会有报应!”郑筱禾疯了似的扯住林萧迦的袖子,不让他离开。

  “郑筱禾,是你先背叛我!我们的协议上是怎么说的?”林萧迦冷笑,薄唇抿成一条线,郑筱禾望着他的侧脸,手颓然落下,如此俊美的人为何心肠如此恶毒?这一切都是他布的局?!郑筱禾幡然醒悟。

  后来,他才知道真的会有报应,他的报应就是张子萱,他逃不了张子萱的手掌心!

  “楚霖,你不是说兄弟们‘饿’了很久吗?该是时候开开荤了!”说完,身后的男人拍了拍手,从门外走进了几个壮汉,一脸邪笑,逼近郑筱禾。

  而林萧迦带着楚霖从仓库中走出,楚霖听见身后的哭叫声不免有些担心,“萧迦,不会出事吗?”

  林萧迦瞥了一眼身旁同样俊俏的男人,楚霖太过妇人之仁,怪不得没有成大器的潜质,“他们都是有分寸的人!”说完,上了豪车,扬长而去。

  第二天,从总裁办公室发出一条通知,说是总裁秘书紧急补缺,大家这才发现那个美丽的女人郑筱禾没有跟总裁一起进公司,大家纷纷猜测,郑筱禾是不是也成了总裁的黑屋备选人?后来,大家也不敢再议论,这件事就这样淡了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